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吃货王妃的神秘空间

>

吃货王妃的神秘空间

D小了白了兔Y 著

古代言情 梁雪 萧沐辰

完整版古代言情《吃货王妃的神秘空间》,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萧沐辰梁雪,是网络作者“D小了白了兔Y”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品鉴师梁雪莫名其妙的穿越了,靠一条黄金舌头闯天下,竟赚个盆满钵满,养夫君不是事,再多养几个小奶狗也不成问题,没有食材?不存在的,系统在手,天下我有,古代没啥?不存在的,系统在手,要啥有啥。没饭吃,闹饥荒?不存在的,找九王妃,打仗没粮?不存在的,找九王妃,还有什么事九王妃解决不了的?某闲散王爷腹黑一笑:“快去找我媳妇吧,她忙起来就没空找小奶狗了。”暗影说:“王爷,不是狗,是狼,不对,王妃说的是小狼狗。”谁成想王妃顺手救个狼人,却给某腹黑王爷添了个情敌。对媳妇不敢发作,暗影还不能虐吗,去围着王府跑十圈……五十圈。...

来源:fqxs   主角: 萧沐辰梁雪   更新: 2023-11-10 07: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吃货王妃的神秘空间》,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听这声音,跪的得多疼啊,也顾不上疼了,就看萧沐辰脸色大变,略微颤抖的声音:“说,怎么回事?”“王妃去给太后请安,奴才等在门外,奴才手下来找奴才,小安子不小心摔断了腿,小安子是奴才的徒弟,奴才看王妃还得等一会才出来,奴才就去看看,等奴才回去的时候,王妃已经走了。”小六子和九王爷说着来龙去脉。“奴才问...

吃货王妃的神秘空间第8章 萧沐辰发疯在线免费阅读

正巧,迎面走来焦急的小六子公公,看见她,撒腿就跑了过来。

“王妃,可找到您了,九王爷都快急死了,怕您在宫里出事,吓死奴才了,都怪奴才没看好王妃。边说着边抽自己嘴巴。

梁雪看到赶忙拦住小六子“你这是干什么?是我自己迷路了,走太累了,就在一片树林里歇会,没想到就睡着了,误了时辰,醒来后就往回赶,才找回来。怎能怪你,不许再打了,不然我生气了。

“是,奴才不打了,王妃快随奴才出宫吧,宫里危险,没敢大张旗鼓的找您,先出宫再说。

于是,小六子安排人去通知九王爷,他则带着九王妃走小路赶忙出宫,好在一路很顺利,待到宫门口马车前,小六子才松了一口气,可把王妃安全送出来了,不然他弄丢了王妃,得以死谢罪。

梁雪谢过了小六子公公,说改天给他做好吃的谢他,让他赶紧回宫,她在马车上等九王爷。

小六子并未把九王妃的话放在心上,宫里什么吃食没有,就算他们奴才也能得赏,什么好吃的没吃过,还能惦记九王妃做的吃食,以后打脸的时候,他比谁都爱缠着九王妃讨吃的。

等了一柱香的时间,九王爷回来了,上到马车上,说“回府!

梁雪转头看向萧沐辰,只见萧沐辰阴沉着一张脸,脸上满满的黑气,仿佛要爆炸的汽油桶一样,心想这是谁给他气受了,那脸涨成猪肝色,感觉随时要炸裂开了一样,好可怕。梁雪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再说萧沐辰进到宫里,去了御书房,皇上下朝后在御书房招见他,很官方的叮嘱他成婚了,长大了,男人该担的责任担起来,好好和梁雪过日子,还说之前父皇忽略了他,以后不会了之类,看萧沐辰心不在焉,知道他担心梁雪,也没为难他,就让他快去给太后请安,接梁雪回府!

萧沐辰到太后殿中时,容嬷嬷告诉他太后累了,正在休息,不用请安了,又得知梁雪已经走了一盏茶的时间了,谢过容嬷嬷,萧沐辰急忙往宫门口赶,结果到了自家马车前,才得知梁雪还没出宫,焦急的萧沐辰正往宫里走,碰到急匆匆赶来的小六子,只听砰的一声,小六子跪倒在地“奴才有罪,没看好王妃娘娘,还请九王爷责罚。

听这声音,跪的得多疼啊,也顾不上疼了,就看萧沐辰脸色大变,略微颤抖的声音“说,怎么回事?

“王妃去给太后请安,奴才等在门外,奴才手下来找奴才,小安子不小心摔断了腿,小安子是奴才的徒弟,奴才看王妃还得等一会才出来,奴才就去看看,等奴才回去的时候,王妃已经走了。小六子和九王爷说着来龙去脉。

“奴才问了当值的宫女、太监,他们说看见王妃和李贵妃起了争执,然后李贵妃突然来了葵水,血流成河,王妃趁机跑了,王妃应该暂时是安全的,就是不知道跑哪去了。小六子把他打听来的消息,全部告诉了萧沐辰。

萧沐辰听后才没那么害怕,对,就是害怕,害怕梁雪在宫里出什么事。

“你起来吧,咱们分头去找,无论找没找到,一个时辰后在御花园见。

“是,王爷,等等,王妃可能跑反方向了,从太后殿中出来可能去浣衣局方向,也可能去冷宫。您往浣衣局那边去看看,奴才往冷宫去看看。

后面就是小六子碰见了梁雪,萧沐辰没碰到,则等在了御花园。

“王爷,王妃,王府到了。只听金子说道。

萧沐辰都没等梁雪,一步跨下马车,可见是气很了,梁雪愣住了“这……

“王妃,奴才扶您下马车。金子说道。

“好。梁雪扶着金子的手臂,下了马车。

回到主院,梁雪推门,居然推不开,从里面反锁了。“这感情是和她生气啊!她这才意识到萧沐辰是在生气她回来晚了。

“萧沐辰,你给我开门。她还委屈呢,梁雪使劲敲着门。

“王妃,您回来了。冷冰和冷凌从主院外跑进来说道。

“嗯。回了她们一个嗯,继续拍门,“萧沐辰,你到底开不开门,你再不开门,姑奶奶可走了,再也不回……。

这句再也不回来了还没说完,门突然开了,梁雪被拉进屋,门又关上了,冷冰和冷凌大眼瞪小眼的,心想主子们这是吵架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赶紧走人。

梁雪被拉进屋后,就被抱了个满怀,感受到抱着他的男人浑身紧绷,甚至身体微微颤抖,梁雪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道“你先松开我,把灯点上,屋里太黑了,我看不见。

梁雪想看看萧沐辰到底怎么了,可还不待梁雪再说什么,唇就被堵住了,炙热的吻,霸道强势的吻,吻的梁雪毫无招架之力,双腿一软,差点摔倒,一双结实的臂膀,顺势抱起梁雪,走向大床,被吻的晕晕乎乎的梁雪,被惩罚性的扔到大床上,还好大床铺的厚实,没摔疼梁雪,就是吓了一跳,没掌灯,看不到,感官就特别敏感,所以吓了一跳。

可还没等梁雪反应过来,只听“次啦一声,锦帛断裂的声音,梁雪的衣服被萧沐辰用内力震碎了,还不待梁雪说话,唇又被堵住,梁雪被萧沐辰吻的大脑当机了,太强烈了,她没有任何招架之力,她太疼了,嘴唇,舌头,满嘴铁锈味,肯定破皮了,吃东西得多疼啊!她还有心想吃的,让萧沐辰知道,更得生气了她心里到底有没有他,她到底是喜欢吃还是喜欢他。

萧沐辰一边吻她,一边将自己剥干净,趁梁雪还没反应过来,就已圆房。

“还有空走神,嗯?萧沐辰因为一直在宫里找梁雪,滴水未进,这会嗓音沙哑的该死的撩人心弦。

梁雪的最后一丝理智也被他这迷人的嗓音撩迷乱了,任由萧沐辰折腾,不反抗,甚至还会回应他,这更给萧沐辰动力了,奋战至快天明,累的梁雪已不知昏过去还是睡过去,萧沐辰也累,但是身心从未有过的满足,紧紧抱着梁雪,怕她跑了,怕她离开自己,当听到她不见的时候,他是多么的害怕,害怕又变成一个人,害怕梁雪丢下他,一如那个人,一生下他,就丢下他,离开他,他太害怕了,不想再被人丢弃。

不知什么时候,可能是自从遇到梁雪,认定梁雪开始,他变的那么脆弱了,原来他没有表面看着那么强大。他想他爱上梁雪了,不知何时开始,她已走进他的心。她已成为他的一部分,所以他想和她合二为一。只有当他和她结合的时候,他才真实的感觉到她在他身边。他这二十二年,活的太苦了。累自然是累的,但是他就想这么看着他的雪儿,萧沐辰不知何时睡着的。待梁雪醒来,已是次日午时,府里没人敢来打扰他们,冷冰和冷凌已经吩咐下去,不能打扰主子。

梁雪艰难的睁开眼睛,实在是太累了。连眼皮都是累的,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依然被萧沐辰紧紧的抱着,睡着了还能抱那么紧,轻轻动了一下,萧沐辰睁开了眼睛,深情的看着梁雪“雪儿,我爱你。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打了梁雪一个措手不及,这怎么还告白上了?难道古人都是睡了才说爱吗?

正愣神间,萧沐辰的吻再次袭来,梁雪疼的想飙脏话,昨天被他咬破的唇刚愈合,被这么一吻又裂开了,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太特么疼了,谁能把这个疯子拉走,粉丝们快把他弄走,姑奶奶.雪儿我太疼了。

萧沐辰吻完抬头看着梁雪,却看到一张愤怒的脸,疑惑道“雪儿,你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太疼了。

“对不起,我轻点。

那意思他还要继续呗。

“靠,你起来,给我下去。

“不行,雪儿,就一次,一次就好。

刚开荤的男人惹不起!萧沐辰没有理会梁雪,继续做他爱做的事,昨天他太生气了,只是把该办的事办了,不知疲倦,乐此不彼。

又一场激烈的奋战,结束时,梁雪又昏过去了,萧沐辰让冷冰和冷凌准备了热水。晚上那场没洗,因为太累了,这会也累,好在睡了一觉。抱着梁雪坐进浴桶,好一会才把两人都洗好,帮梁雪擦干身子,给梁雪换衣服,看到梁雪被他折腾一晚上的青紫痕迹,才意识到他对她到底做了什么,他到底有多疯狂,就这身青青紫紫,最少得养上几天才能好,他太变态了!而且梁雪还是第一次,那大床上猩红的梅花,展示着他变态的战果!他心虚了,赶紧给梁雪换好衣服,盖好被,他得去找药,他怕梁雪醒来喊疼!

萧沐辰没顾上用膳,他已经两天一夜水米未进,洗漱过后,喝了一杯温水,然后吩咐冷冰备好吃食,等王妃醒了赶紧伺候王妃用膳,他便离府找药去了。

萧沐辰飞快的来到一间茶楼,直接去了三楼的最后一间房间,开门进去,走到里面的一幅画前,拿起桌上的笔,画上点睛之处后,画移开了,不,应该说是墙移开了,一条密道出现在眼前。

萧沐辰进入密道,墙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如果有人在,会发现画不一样了,这个机关设计的如此巧妙,每次进入都会换一幅画,只要找出画中的点睛处,添上一笔,暗道门就会自动打开,否则将迎来满屋子的机关密箭,会被射成刺猬,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每次用过的画会自燃,再换新的画,这机关也是结合了阵法设计的,设计者在里面放了很多画,不用担心会用完,就算用完了也会有人补充的。

萧沐辰往下走了很久,通过密道出了后院,来到后街的一座宅子,也不知在墙上按了什么机关,就进入了宅子的一间房间。

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只见一个长身玉立,正在舞剑的男子,剑招飘渺,行云流水,身姿轻盈,一看就是一个武功高手。

“白玉箫,快,给我拿盒雪玉膏。萧沐辰语气急促的道。

“哎呀,我还以为什么风把堂堂九王爷给吹来了,原来是要雪玉膏啊,你不是不屑用雪玉膏吗?还说身上有点疤算什么,有疤才男人。

“你到底给不给?九王爷拉下了脸。

“哎呦,怎么还生气了?白玉箫咧嘴笑着调侃道。

这贱贱的样子,着实欠揍,萧沐辰直接上手和白玉箫打了起来,如果梁雪看到,肯定嘴巴张老大,萧沐辰武功那么高的吗?

只看哪里是对打,分明是虐打,萧沐辰三招就把白玉箫双手压在背后,一脚一脚踢着白玉箫的屁股,嘴里还说道“你给是不给?一脚。

“你给是不给?又一脚。

“你给是不给?再一脚。

连着踢了三脚,而且是一脚比一脚重,白玉箫当即求饶道“停停停,太疼了,太羞耻了,萧沐辰,你够了,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再不放手我翻脸了。白玉箫吼道。

这羞人的姿势让白玉箫憋红了脸,喘着粗气,看萧沐辰还不松口,赶紧求饶“快松手,疼死老子了。你还要不要雪玉膏?

萧沐辰松了手,朝着白玉箫张开手道“拿来。

“哎呦喂,太疼了,你说说你,这娶了媳妇就这么对我,重色轻友,绝交,对,必须绝交。白玉箫洋装很生气的道。

嘴里虽说着绝交,还是捂着屁股回屋去拿了一盒雪玉膏,递给萧沐辰“拿着,赶紧走人。

“谢了。一阵风过,萧沐辰已然消失不见。

“靠,不就是武功比我好点,轻功比我好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白玉箫嘀咕道。

“呵呵呵……一声银铃般的笑声传来。

“红玉,你怎么来了?白玉箫惊喜的开口道。

只见一个穿着红色纱衣,容颜绝美的少女走了进来。少女约莫二八年华,嘴角微微上扬看着白玉箫,回道“来看看你有多潇洒,听说你偷着跑出来,你家老爷子差点被你气死。

“哈哈,他才死不了呢,我要是不跑,天天被老头子逼着练武,本少爷才不受那罪呢!

“啧啧啧,不练武就让人家踢屁股玩吗?

“切,本少爷的屁股是谁都能踢的吗?萧沐辰那个妖孽的武功,就是我家老头子都未必能打赢他,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别满嘴屁股屁股的,你也不害臊。

“屁股怎么了?你没有屁股吗?大家都有屁股。怎么不能说了?红玉不服气的回道。

“你你你……你还是女孩子吗?怎么一点不矜持,小心嫁不出去。

“我嫁不嫁的出去,关你什么事?哼~

“当然关我事了,你要嫁不出去,我就勉强娶了你。明明喜欢人家,偏偏说出来的话就那么的贱。

“你,你,你……你做梦,就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嫁你,哼!

“哎呦,我错了,小祖宗,别生气,怎么还真生气了,你来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嘴贱,怪我了。一边说一边打自己的嘴。

白玉箫是武林盟主白巅峰的儿子,号称一剑一箫走天下,武功在武林中数一数二。他的志愿不是接替他爹当下一任武林盟主。

他从小跟在他外公身边长大,耳濡目染,喜欢捣鼓药材,他外公又是有名的医圣,医术了得。

他医术不及他外公,但是他制药相当厉害,雪玉膏就是他研制出来的,用了很多珍惜药材,千金一盒都不一定有,药材难寻。

红玉是武林中玉女门少掌门,也是掌门的干女儿,在门中地位颇高。玉女门都是女弟子,掌门创建此派是因为掌门的母亲当年被休弃,无家可归,最后惨死。

掌门便从小勤练武功,长大后和她那个爹,那家人脱离了关系,终身未嫁。

创建玉女门,收留天下所有被婆家休弃,或者各种原因走投无路的可怜女人们。愿意习武,她就安排练武,不愿意习武的,同样安排一门技能,在玉女门产业下做工,自给自足,给了女人们尊严,也给了女人们可以赖以生存的地方,堪称再造之恩。所以玉女门在武林中有着特殊的地位,甚至在诸国间也有着举足轻重的知名度。

因此,红玉和武林盟主家的傻儿子熟识。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红玉是被人扔到玉女门门口的,襁褓里的红玉冻得小脸铁青,眼看再没人捡走就要被冻死了。刚巧门主回来了,看到红玉,赶紧带回门里。门主打开襁褓,揉搓红玉全身,折腾了好一会,才缓过来,也算命大,她的襁褓里有一块红玉,因此起名红玉。也刚巧她和白玉箫两个人名字都有玉,这该死的缘分,但是两个人情路坎坷。

小说《吃货王妃的神秘空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