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月照棠下草

>

月照棠下草

傩水 著

古代言情 李凤鸾 陈鸣和

古代言情《月照棠下草》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傩水”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李凤鸾陈鸣和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PS:完全架空的朝代,但是政治、文化、服饰参考的明朝,若有不妥之处,请留言纠正!她是大卫唯一的嫡公主,他是她的暗卫。甘棠树上的十年,从她的七岁到十七岁,花开花落,无声无息。满是鲜血的手接住那朵落下的白色甘棠花,他举着烛火走过她心中的每一个沟壑。“我不过是这檐下泥潭中的杂草,生于泥潭之中,一身的泥泞。若要活着,只能深深扎根在烂泥之中。”“抬手捞月,即便一无所获,也不至于满手泥泞。”“可我终究没能成为母后期待的皎皎明月。”“阿月,这世间,还有人愿你只做阿月。”...

来源:fqxs   主角: 李凤鸾陈鸣和   更新: 2023-11-10 08: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月照棠下草》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傩水”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月照棠下草》内容概括:连哀悼都是虚情假意,又怎能指望六年之后还有人记得她母后的忌日。李凤鸾早早的来到西华门的城墙上,最后再送元妃娘娘一程。十人的送葬队伍,十分简陋。领头的是一位道士,一路上随手撒着符水...

月照棠下草第8章 久别重逢在线免费阅读

春去秋来,蝉鸣再响已是六年后。

“君之使我,非欢也,抑欲测吾心也。是故赐我奇服,而告我权。又有甘言焉。言之大甘,其中必苦。谮在中矣,君故生心。

李凤鸾斜靠在榻上,轻声念着什么。

“公主,今日暗阁递了帖子,说是有个暗卫旧伤复发退隐了,让您去选个新暗卫。

念柳放下一壶泡好的蜜饯金橙茶,在茶碗中加了一块冰,澄清的黄色茶水浇在冰块上,只是看着便觉得沁人心脾。

“暗阁的暗卫哪有什么退隐……

想起六年前的那个暗卫,李凤鸾突然止住话语,救命之恩,日后还是要寻个机会还了这个人情。

“那便去看看吧。

李凤鸾向来不愿意管暗阁这些事,也从未派自己的暗卫做过什么暗杀之事。皇帝设立暗阁,便是默许皇子互斗的意思,但没人傻到用暗卫行刺杀之举。说是各宫的暗卫,实际他们的主子只有皇帝一人。

今日也不知哪里来的心思,李凤鸾突然想去暗阁看看。

暗阁位于皇城东边的奉先殿后,不轮值的暗卫皆休憩在暗阁中。一旦有人在皇城内生乱,上百的暗卫足以扭转局势。

李凤鸾坐着四人步辇,还未到暗阁,便有小太监出门相迎。皇城内大半的太监都是魏奴的人,也清楚谁才是自己真正的主子。

“公主殿下,您慢点。

李凤鸾搭着太监的手腕下了步辇,徐徐走进暗阁院内。一栋三层高的楼阁竖立在院中,每层只有一个暗门,没有窗户,外廊处站着四个暗卫,时刻监视暗阁周边的情况。

暗阁中往来的暗卫皆戴着黑色面具,除了高矮胖瘦有些许不同,旁的也看不出什么。

“公主殿下,院中正在扫洒的暗卫皆是今年新来的。一旁的太监笑着道。

李凤鸾本想抬手胡乱选一个,白皙的手指却突然定在空中,远远指着一个身影。

那人背对着李凤鸾,正在擦拭着连廊的柱子,身形隐在檐下的阴影处,只露出左耳在光下若隐若现。

李凤鸾收回手,紧紧攥着袖口,一时恍惚。

那人许是察觉到李凤鸾的目光,回头望向这边,规矩行礼,“公主殿下。

六年能改变一个人很多,李凤鸾还是一眼认出了他耳后的那颗红痣。明明那人面目隐于面具后,只凭一点红痣,李凤鸾却是十分肯定他便是陆峥。

几乎脱口而出的名字,被压在胸口,李凤鸾缓缓说道“就他了吧。

一旁的小太监却是有些为难,“可这人是二殿下定下的暗卫,这……

“承衍?

李承衍与陆峥本就是表亲,此时陆峥进入暗阁定然与李承衍脱不了干系。

即便知道李承衍和陆峥图谋些什么,李凤鸾还是坚持道“你同他说声便是,他会同意的。

“那咱家先遣人去文化殿走一趟,若是二殿下同意,明日便安排上。

“嗯。

李凤鸾几乎是逃一样的出了暗阁,心跳得飞快,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举起折扇掩在面上,挡住猩红的眼眶,不让一旁抬轿的太监看出异样。

直到李凤鸾坐在栖梧宫中,胸腔内依然躁动不安。

她拿起那块白色的玉佩,在手中磋磨着,“也应似旧,盈盈秋水,淡淡春山。

他那双和从前别无二致的眼睛,看向她时,平静的像从未相识。

六年前陆氏惨死的景象像梦魇一般夜夜折磨着李凤鸾,何况是他呢。

“念柳,生个火盆来。

念柳疑惑地伸手探了探李凤鸾的额头,“没烧啊,公主,这大夏天生火盆干嘛?

李凤鸾笑着拍向念柳的腰间,催促道“烧点东西,你快去。

念柳很快便端来一个碳盆,放在屋中,自己却耐不住热,跑到院中树下扇风。

李凤鸾打开梳妆台旁的大木箱,里面整齐的摆放着一卷卷画轴。

她与陆峥定下婚事时,他七岁,一首《春泥》名冠天下,是汴梁闺阁少女朝思夜想的如意郎君。

“风袭树飒飒,雨打叶哒哒。花落亭台下,却是明年芽。风息雨忽大,树静叶不乏。今朝开一霎,再做枝头花。

“竟是一语成谶。

一幅青涩的画卷展开,少年站在宫中的莲花池旁,神仪明秀,朗目疏眉。那年宫宴,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名满都城的夫君。她那时觉得,喜欢自己的夫君总是没错的。

六岁那年秋猎,她的马匹无辜发疯,四处逃窜,险些将她摔下马。他纵马追上,翻身跃上她的马,在崖前勒停了发疯的公马。

他问她 “可有受伤?

那时的她惊魂未定,只是摇摇头,二人便再无言语。马匹早已跑得精疲力竭,他背着她走回营地,那是李凤鸾距离他最近的一次,也是那时,她发现了他耳后的那颗红痣。

同年的马球比赛,她偷偷跑去看,回宫后,亲手画下这幅少年纵马图。少年纵马,锦衣飞扬,耳后的一点红痣欲要滴出血来。

这般明艳的朱砂色,李凤鸾寻了好久,只为点上这一点红痣。

“少年纵马去,归来已不识。

一幅幅珍藏多年的画卷被丢入铜盆,化作齑粉。火星溅出,在空中黯淡。

“陆峥在圣德十年已经死了,这世上再无他了。

她泯灭了所有他存在过的证据,只留下了那枚从坟山带出来的玉佩。

十几年的记忆,在被撩起的火舌下没有撑多久便消失了。

“你此后,便再无过往了。

殿内降温的冰块早已化作一摊水,蒸腾热气,她什么都没留下。

小说《月照棠下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