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爷你清醒点,小娇夫要被别人拐跑了完整文集

>

爷你清醒点,小娇夫要被别人拐跑了完整文集

鹿息 著

爷你清醒点,小娇夫要被别人拐跑了 现代言情 纪知夏陆岱

火爆新书《爷你清醒点,小娇夫要被别人拐跑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鹿息”,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纪知夏被家人逼迫嫁给了陆岱,结婚之后,陆岱对他说:“我们可以是朋友,但绝不会是夫妻。”又向纪知夏保证,等时机成熟,他们可以离婚。只是,一年又一年,陆岱口中的时机成熟,一直未到来,纪知夏忍不住去问,“……什么时候离婚呢?”换来的却是陆岱的一句,“不离。”纪知夏错愕,“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陆岱声音沉稳,目光冷淡:“我们可以不是。”纪知夏:“……”*小可怜半聋x温柔沉稳宠妻*绝世甜文,不甜来打我...

来源:ffsjzddi   主角: 纪知夏陆岱   更新: 2024-01-06 21: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爷你清醒点,小娇夫要被别人拐跑了》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鹿息”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纪知夏陆岱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纪知夏眼里划过一丝惊讶,慢吞吞地回答:“我……我没事。”顿了一下,垂下眸说:“谢谢。”丁希仁说:“没事,我就是路过,幸好撞见了你们,不然就让他得逞了。”纪知夏:“……”他抬起眼看了丁希仁一眼,看见对方脸上真真切切的关怀,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他防备心很强,因为之前的相处经历,他对丁希仁这样的表现并没有太...

第13章

引人入胜的人物设定,《爷你清醒点,小娇夫要被别人拐跑了》中的每个角色都有着独特的个性和动人的故事,为纪知夏的旅程注入了无限魅力。目前该小说已连载至第324章 番外好幸福哦(全文完结),总字数已超过905005字,现代言情、豪门总裁、甜宠、读者一定会喜欢它的!

书友评论

呜呜呜看完真的很意难平,看书的过程也一点点见证了知夏的成长,也没有让人乏味的狗血情节,文笔也特别清新,喜欢

家人们眼熟一下我,过两天我要开始考古了[顶帖]

真的敲好看好吧?错过了就是损失

章节推荐

第239章 好可爱啊乖老婆

第240章 三十岁的男人一枝花

第241章 浏览器搜索记录

第242章 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第243章 可能要彻底聋了

作品阅读

纪知夏挺直脊背,直视着黄成宇的眼睛,强调了一遍“不能,我不会帮你说什么好话。

黄成宇顿时恼了,“你!

他想起什么,又努力地平复了激动的情绪,重新斟酌着道“为什么不能?你要是气我之前说的那些话,我可以请你吃饭赔罪,都是同学,也是三年室友,你有必要赶尽杀绝吗?

纪知夏面对人高马大且情绪极端化的黄成宇,终究是有些害怕的,因此他后退了一步,声音都低了下来,“我什么都没做,你不要污蔑我。

黄成宇呼吸急促起来,胸脯也在猛烈的起伏,鼻孔似乎都像斗牛一般喷出灼热的气息,“我都说了要请你吃饭了,你还要怎样?做人不要太恶毒,你以为人家陆岱真拿你当一回事?你一个聋子,光长一张小白脸有什么用,这天底下比你好看的人多的是,等陆岱腻了你,你就什么都不是!

“你现在帮我一把,没准我以后发达了,还能救济救济你呢!卖屁股的表子都是这么不识好歹的是吗?我算是长见识了,你特么傲什么呢?有什么好傲的?黄成宇越说越激动,还上前走了一步,举起了一只手。

纪知夏连连后退,脸上浮现出了慌乱和惊恐,“你、你不要过……

像是失声了一般,说到后面,像是哑了一般,眼睁睁地看着黄成宇那只手朝他挥来。

就在那只大掌即将碰到他的那一刻,一只矫健的腿出现在纪知夏的视野之中,用着十足的力道踹上了黄成宇的胸口。

黄成宇被狠狠地踹倒在地,发出了狼狈的嚎叫声。

纪知夏恍惚了一瞬,目光落到了来人身上,背对着他,看不见正脸,但声音确是熟悉的,“你在搞什么,大庭广众之下想打人?

回过头来看纪知夏,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竟然是丁希仁。

纪知夏眼里划过一丝惊讶,慢吞吞地回答“我……我没事。

顿了一下,垂下眸说“谢谢。

丁希仁说“没事,我就是路过,幸好撞见了你们,不然就让他得逞了。

纪知夏“……

他抬起眼看了丁希仁一眼,看见对方脸上真真切切的关怀,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他防备心很强,因为之前的相处经历,他对丁希仁这样的表现并没有太触动,谨慎又客气地轻声说“谢谢,要不是你,我可能就要被打了,为了表示我的谢意,下次我请你吃饭。

又带着一丝窘迫地说“只能请你吃食堂。

丁希仁却说“这个无所谓啦。

话音刚落,黄成宇从地上爬起来,怒吼道“丁希仁!?你帮他做什么?

话里话外显得和丁希仁很熟悉的样子,丁希仁对纪知夏解释说“我们之前是朋友,但是因为一些事情已经闹掰了,你不要误会。

纪知夏回“嗯。

他看了黄成宇一眼,说“我要走了。

丁希仁看了黄成宇一眼,说“一起吧,我送你。

黄成宇黑着脸,朝纪知夏所在的方向走了一步,却又在丁希仁充满警告的眼神下,满脸不甘的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远,眼神里充满了愤恨。

丁希仁和纪知夏走了一段距离,才对纪知夏说“他经常在寝室欺负你么?

纪知夏没说话,丁希仁没话找话似的,继续说“其实我之前也听过他说你,不过我没觉得你娘,我觉得你真的蛮好看的,很中性,中性才是最美的,也是最时髦的,所以你这样很好,而且你成绩还这么好,年年都拿奖学金。

丁希仁的话对纪知夏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他甚至觉得丁希仁有点吵。

丁希仁却没有丝毫直觉,他一边说话,一边目光再次落到了纪知夏脸上,纪知夏从前总是低着头,现在不知为何,脊背始终是挺直的,脸也会露出来,虽然目光还是只看眼前的路,但至少能看见他那张完整的脸蛋了。

纪知夏长得真的很漂亮,在阳光下白皙到几乎透明的皮肤,眉毛清秀,是非常自然没有经过任何修剪的柳叶眉,眼皮薄而美,睫毛又浓又密,乌黑得像乌鸦展开的羽翼,在过于洁白的眼下皮肤落下一层淡淡的翼状剪影;山根高挺,到鼻头的线条都格外流畅,没有丝毫的起伏,鼻头虽然有点圆润,但因为挺翘,所以呈现出来的弧度也非常的恰到好处;最后是嘴唇,是丰润的粉红色,唇珠明显,下唇饱满,像嫣红的玫瑰,隐约能嗅到一丝丝的香气,令人有一种心潮澎湃的诱惑力。

丁希仁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一颗未经过任何雕琢的宝石绽放自己光芒的特殊时刻,仅仅是望着纪知夏的侧脸,都有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丁希仁说话的语气更轻柔了几分,像是对待自己心仪的对象,“……我真的觉得……你很好看,你是不是也没有谈过恋爱?

这个问题并没有僭越,但听在纪知夏耳朵里,有一种古怪的不适感,他看了丁希仁一眼,下意识地又移开了目光,盯着前方的地面,“你到底想做什么?

纪知夏顿了一下,说“如果是为了认识陆岱,你不要费这种功夫,我不会介绍你们认识。

要说丁希仁之前还有这种想法的话,那现在的目的则更肤浅一些,他纯粹是被纪知夏的美色吸引了,才会纠缠过来。

但是这种话,丁希仁肯定不会如实跟纪知夏说的,因此只是含糊、又有几分暧昧地说“不是啊,我只是觉得我们可以当很好的朋友。

纪知夏沉默了一下,开口,“我不需要朋友。

“嗯?每个人都有朋友,你怎么会不需要?丁希仁说。

纪知夏终于停下脚步,看向丁希仁,说“……你很烦。

丁希仁笑眯眯地说“是因为之前没有人跟你说这么多话吧?你习惯一下就好了,真的,我真的蛮欣赏你的,你确定不要做朋友吗?

纪知夏说“不要。

丁希仁耸了一下肩,大大咧咧地说“那我继续努力。

又压低了声音,在纪知夏那只佩戴了助听器的耳朵旁低语“陆岱跟你,真的没有那方面的关系吗?毕竟……你长得真的挺漂亮的。

纪知夏“……

他看向丁希仁,眼里有不容忽视的恼意,音量提高了许多,“你是在羞辱谁?说出这种话,你还说想跟我做朋友?

丁希仁看他这个反应,也大概知道了,爽快地道歉道“好吧好吧,我错了,我知道了,我只是好奇,人都有好奇心,你可以理解的吧?

纪知夏说“我不理解,我也不想理解。

他说完,迈开步子,甚至小跑起来,与丁希仁拉开了距离。

丁希仁也不追赶,只是在他背后说“纪知夏,你说了下次请我吃饭的,你不要忘了。

纪知夏没理,等跑开一段距离,回头看了丁希仁一眼,见他没有追上来,才停下脚步,慢慢地走在路上。

*

过后的几天,黄成宇没有再找他,纪知夏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只是丁希仁的纠缠,让他有些受不了了。

纪知夏本身是那种很内向的人,因为性格关系,也喜欢一个人呆着,喜欢安静地一个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是丁希仁打破了这份安静,经常跟他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纪知夏不想理会,将忽视对方贯彻到底。

除了丁希仁,也开始有女生来跟他要联系方式,这种体验其实之前不是没有,只是没有现在这么热烈,好像突然从某一个时刻,他从透明人变成了万众瞩目的存在。

其实纪知夏知道跟他抬起脸有关系,他也知道自己的长相在他人看来是不错的,知道归知道,还是有点难以适应。

要知道他最不喜欢别人注视他,也很不喜欢和对人对视。

但他答应了陆岱,他觉得,自己也是需要改变的,从变得不怕和人对视,敢与人交际开始。

这周很快就结束了。周五刚下课,纪知夏所在的F大驶进来一辆黑金豪华的迈巴赫,车牌甚至还是极难拿到手的A字88888,一看就是豪贵的车。

迈巴赫停在学校显眼的马路上,下来一个穿着西装长相板正的司机,打着电话,到处张望,很快就找到了想接的人,在路上小跑着跑到了对方面前,态度毕恭毕敬的,请人上车。

很多人看着,很快就认出来了司机接的人是谁,是最近风头正盛的“校花。

虽然有很多流言说校花被人包养,但这是没有证据的,相反,有不少人目睹了陆岱过来跟校花在一块吃饭,大家又不是山里来的,陆岱什么人,网上一查都是新闻,还有专门的百度词条。

这下校花的身价就水涨船高了,就算他和陆岱是最简单的朋友,那含金量也是颇高的,想攀上陆岱的人多了去了,但陆岱平常都在公司,出行也都保密,哪儿那么容易能攀上,但是纪知夏就不一样了,还是个学生,每天都能见上面。

虽然大学校园还没到社会那种复杂势利的程度,但意识到阶级不平等的人已经很多了。想想看,普通人一个月生活费1000块钱,穿的是路边摊几十块钱一双的鞋子,吃的是十几块钱的便宜面条,用的是淘宝买的几十块一套的水乳护肤品。同个寝室的室友一个月生活费几万,脚上踩的是华伦天奴,是从时装秀场上走下来的传奇品牌Maison Margiela的著名设计分趾鞋,是女式切尔西,吃的是人均两千的高档餐厅,用的是一瓶上万的护肤品。

这样的巨大差距,又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嫉妒、焦虑心酸?

因此来勾搭纪知夏的人,有不少目的不纯的人,也跟丁希仁一样,想借纪知夏跟陆岱攀上关系,借此打开另一条道路。

这点纪知夏还不是很懂,但也能隐约的感觉到,所以他学着跟陆岱一样,能拒绝的都拒绝掉了,实在是脸皮薄没法拒绝的,也只能加了一个联系方式,躺在列表吃灰。

现在,纪知夏在众人的目光之下上了车,很不自在地问司机“你不能在校外等我么?

司机“啊了一声,恭恭敬敬地说“我想让夫人少走几步。

纪知夏“……

他心里腹诽,就那么一小段的距离,他还不能走吗?

但是他没说出来,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看纪知夏的脸色,很识趣地说“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纪知夏听了,没说话了。

司机却话痨起来,“陆总今天很忙,可能会晚点回来,对了,下周陆先生陆太太要回来,到时候夫人可能要过去跟他们见一下面。

纪知夏一听,顿时紧张起来了,孟池跟他说的话,他没有忘记,陆岱的父母还不知道他们俩结婚这件事,那……

纪知夏不敢继续往下想,但心情肉眼可见变得糟糕了。

司机却浑然不知,继续道“夫人想去哪里逛逛么?或者去陆总公司看看他?

纪知夏心不在焉地回答“不了,回去吧。

司机说“哦哦好,那就回家。

司机没有再说什么话,而是专心开车,大概是下班的晚高峰期,路上很堵车,过了一个多小时快两个小时,才将纪知夏送回家。

这个点,陆岱请来的厨师已经开始做饭了,纪知夏回来的也是时候。

只是一个人,终究是有些难以言说的寂寞,因此纪知夏给陆岱发了一条信息,问他,“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陆岱大概很忙,很久都没回复,纪知夏等了有半个多小时,陆岱的消息才发过来,“晚上有一个宴会,会喝点酒,你不用等我,早点睡。

纪知夏回“好的,哥哥少喝点酒。

那边陆岱看着这条短信,唇角不自觉地翘起,手指在屏幕上敲下一个“嗯。

过了一会儿,纪知夏收到了一条短信,“想我了吗?

纪知夏“……

他看着这句话,脸颊涌起一曾薄红,即使不去触碰,都能感觉脸颊烧了起来,明明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却依旧让纪知夏感到羞赧,但是他也不愿陆岱等太久,因此手指微动,回了一个,“想,想你了,哥哥。

这会儿,轮到陆岱那边微微愣住,随即,唇角上翘的弧度,微微扩大了几分。

小说《爷你清醒点,小娇夫要被别人拐跑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爷你清醒点,小娇夫要被别人拐跑了完整文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