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全集小说一念关山:和光同尘,与时舒卷

>

全集小说一念关山:和光同尘,与时舒卷

云嫤 著

一念关山:和光同尘,与时舒卷 古代言情 宋一帆褚帝

热门小说《一念关山:和光同尘,与时舒卷》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宋一帆褚帝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云嫤”,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宗政漪澜\\/紫绡\\/时欣vs李同光\\/鹫儿宗政漪澜,褚国皇室之女,其父为褚国前任国主,母亲为褚国皇后,然其父亲被自己的亲祖母联合自己的亲叔祖父围杀,母亲为了护她孤身一人引开追兵自刎于褚都城外,母亲将她托付于故人照顾,逃亡途中失散流落至安国,被大安的昭节皇后所救,昭节皇后看着小小年纪就遭受重伤的人,权衡之下将人留了下来,以沙东部秘药牵制将人送入了朱衣卫,宗政漪澜感念昭节皇后的恩情留在了朱衣卫中,更名紫绡,一心只奉皇后为主,三年的时间从最低级的朱衣众做到了绯衣使,而在这一年也是认识了任辛。...

来源:fqxs   主角: 宋一帆褚帝   更新: 2024-01-06 22: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一念关山:和光同尘,与时舒卷》,这是“云嫤”写的,人物宋一帆褚帝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有宫女拿了药上来,昭节皇后拿出一瓶药,转身看向始终低着头的紫绡。昭节皇后:“将衣服脱下来。”紫绡闻言抬头看向了昭节皇后,见她手里拿着药瓶,连忙起身跪下,道。紫绡:“娘娘,怎敢劳烦您亲自为臣上药,臣回去自己上药就好了...

一念关山:和光同尘,与时舒卷第4章 右使紫绡在线免费阅读

紫绡领了绯衣使之位后便是换上了那身绯衣,而后便是急匆匆的直接进了宫,半年前她便是得了昭节皇后诏令可自由入安宫。

昭节皇后看着眼前一身绯衣的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个人果然是没有让她失望,仅仅不过一年半的时间,就已经坐上了绯衣使的位置。

昭节皇后“紫绡,你做的很好。

然后招了招手,让人又是上前了一些,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却不想只听她轻轻闷哼一声,很快肩上的绯衣便是有鲜血侵染出来,昭节皇后见此不由得愣了一下,而后皱眉问道。

昭节皇后“这是受伤了?怎么不好好包扎一下了。

说完便也不等紫绡回话,起身让她坐下,又是快速唤了人进来去取药。

紫绡不敢坐下,却被昭节皇后瞪了一眼,紫绡见此也只能低头坐了下去。

有宫女拿了药上来,昭节皇后拿出一瓶药,转身看向始终低着头的紫绡。

昭节皇后“将衣服脱下来。

紫绡闻言抬头看向了昭节皇后,见她手里拿着药瓶,连忙起身跪下,道。

紫绡“娘娘,怎敢劳烦您亲自为臣上药,臣回去自己上药就好了。

昭节皇后看着因她动作又是开始渗血的伤口,面上泛起一抹不忍,口气也是带了些命令,道。

昭节皇后“起来,坐好,将衣服脱了。

紫绡抬眼看了一眼昭节皇后,见她面上露出的不忍之色,又听着她语气里的不容置疑,终究还是从地上起来。

紫绡“臣僭越了,劳烦娘娘。

紫绡缓缓将衣服解开,肩上的伤口是刺杀定武将军时被他所伤,宿国定武将军绝非脓包废物之人,要不然也不会阻拦安帝半月之久。

紫绡天生武脉,是当世难遇的练武奇才,小小年纪就武艺超群,即便是现在的左右二使在她手中也是难过五招。

宿国定武将军多年征战沙场,杀伐之气深重,她杀了他的一个近卫改装才是有了近身的机会,一击必中之后她也是被他一剑刺穿了肩胛骨,拼着手会废掉的危险才是将那颗头颅取下。

主将被杀,很快她就被宿国大军围攻,从围攻之中脱身后才是发现那定武将军的剑上淬了毒,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服用了万毒解,内力全失的境况下万里奔袭回了安都。

昭节皇后看着紫绡褪下来的衣服,背上大大小小的伤疤纵横交错,有新伤有旧伤,肩上的伤口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如今已经被血侵染透了。

昭节皇后放下药瓶上前替她轻轻解开绷带,期间有血肉粘连在纱布之上,昭节皇后看着始终隐忍不发一言的人,竟是怎么都下不了手了。

紫绡感觉昭节皇后停下来的手,转眼看了过来,就看到她满眼心疼的盯着她肩上的伤口。

紫绡见此抬起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握住昭节皇后的手,然后在她看过来后对她笑了笑说道。

紫绡“娘娘,处理伤口的时候如果这样犹犹豫豫反倒会更加痛苦,快刀才能斩乱麻。

紫绡的话音刚落就感觉紫绡带着她的手快速将那血肉粘连的绷带取了下来,紫绡原本就惨白的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滑落,但她却是快速的止血,祛除粘连坏死的腐肉,动作娴熟的让她眼睛都忍不住红了。

将这一切处理妥当后,又是艰难的给自己上好了药,最后包扎的时候一双温和的手却接过了她手中的绷带,轻柔的替她包扎起来。

昭节皇后“紫绡,你后悔吗?

紫绡听着昭节皇后这有些沉闷的声音,心仿佛被狠狠敲击了一下,随后沉声回道。

紫绡“娘娘,紫绡不后悔!

紫绡“想要有所得必有所失。

昭节皇后轻柔替她包扎好,听了她这话也是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将她的衣服拉上来替她穿好,然后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缓缓说道。

昭节皇后“紫绡,你太出色了,难免会有人妒恨,你平时总是独来独往的,也没个朋友心腹的,做事难免会有掣肘的时候,你今日出宫后就去白雀营挑两个人带在身边,这期的白雀营中有几个很不错的苗子。

昭节皇后说完便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便是起身离开了。

进宫的时候就已经是日暮黄昏了,如今已经是月明星稀了,紫绡抬眼看了一眼夜空,然后便是赶在宫门落钥前出了宫,一路往安都朱衣卫白雀营而去。

到达白雀营的时候也已经很深了,紫绡看了看时间,估算着噬心发作的时间,快步走了进去,一进去便是有人迎了上来。

白雀营主事“紫绡大人,你怎么过来了?

紫绡闻言只是偏头似笑非笑的看了那主事一眼,这主事在两年前还是她的训鸟师,可是如今不过短短两年的时间,她已经是绯衣使,可他依旧还只是白雀营的一个主事而已。

那名主事看着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额上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他这人就有个好色的坏毛病,白雀营的姑娘大多都是上乘姿色,只要没有破身,偶尔偷个香也是常事。

紫绡是当初那批白雀中姿色最出众的,只是那时候她们年龄都小,他原想着一般白雀出师怎么都得四五年的时间,有的甚至更久,那时候必然已经是曼妙少女了,他到时再下手也不迟。

但是他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紫绡不仅姿色出众,能力更是出众,仅仅不过半年的时间,就完成了白雀的出师任务,被指挥使亲自点名出了白雀营,眼看着这国色天香的美人还未长成就飞走了,他还惋惜了许久。

但是他还没惋惜多久就听到了她晋升丹衣使的消息,他初初听到的时候被吓了一跳,要知道这期间也不过一年半载的时间,可她却能从最底层的朱衣卫连跨两级成为了丹衣使。

这时候他突然止不住的背脊发凉起来,就怕她会回头来找麻烦,可是等来等去就等到了她出宿国刺杀的消息,他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还没完全松完就听到她不仅完成任务回来,还直接又连跨两级成了绯衣使。

一整天这主事都是坐立不安的,好不容易看着天也黑了,夜也深了,他想着她肯定是已经不记得那些事了,自己也没事了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人来报,她来了。

紫绡收回了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轻轻哼了一声,然后便是继续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紫绡“我没有功夫料理你,但我希望你能明白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道理。

紫绡“我就是来白雀营挑个人,挑完人我就走。

那主事闻言连忙躬身应着,然后一路客客气气将人往里面引。

紫绡本就是白雀营出身,即便没有人领路也能轻松找到地方,但她却并没有出声让那主事下去,而是自顾自的往前走。

此时夜已经深了,但是那些白雀却仍然没有休息,依旧还在练习着训鸟师发放下来的任务。

紫绡远远便是停了下来,抬手制止了那想上前让人都过来的动作。

一批白雀一共有150人,第一轮淘汰之后只会留下30人,而此时在的正是第一轮淘汰过后的30人,人数不多,但却是已经筛选过的精英了,紫绡沉默不语,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些人。

环视一圈后她将目光定在了一个角落的小身影上,那个小姑娘就那样一个人静静的待在角落里,周围没有一个人,但她却把目光投放在场中的每一个人身上,她在观察,在观察这些她日后的对手。

紫绡就那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却不想那个小姑娘突然便是转过了头,两人目光交汇,那个小姑娘眼中有着很深的防备,但当她看到盯着的视线也是来自一个看着不大的小姑娘时,微微皱了皱眉。

紫绡微微挑了挑眉,警惕性还可以,反应也不错,就是不知道身手怎么样了,转头对着一直躬身在身侧的主事说道。

紫绡“你去将那角落里那个小姑娘带过来。

那主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竟然是那丫头,不由得有些错愕,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一眼紫绡,然后战战兢兢的说道。

白雀营主事“紫绡大人,那丫头桀骜不驯,您要不还是挑个温顺懂事的。

那主事说完便是放眼望去,然后指了一个另一边的小姑娘,此时那小姑娘正在提笔写着什么,周身柔和,与其他人都是不同。

白雀营主事“那丫头叫做林已,温柔懂事……

这主事的话还未说完便是感受到了紫绡冰冷的目光,顿时感觉后背发凉。

紫绡“是我挑人,还是你挑人?

短短几个字却是让那主事感受到了杀意,那主事觉得他若是再多说一句话,眼前之人一定会杀了他的,当即便是不敢再出言,赶紧上前去将人带了过来。

那小姑娘虽然跟着过来了,但却始终冷着一张脸,不见丝毫惧意,紫绡的心里又是满意了几分,待人到了跟前才是开口问道。

紫绡“叫什么名字?

那小姑娘也不怯懦,抬眼直直看向了她,盯着她吐出两个字。

“壬辛

紫绡闻言突然便是笑了,看着她继续问道。

紫绡“想不想离开白雀营?

那小姑娘也不思索,直接点了点头。

紫绡见此也不再多问什么了,她们的气场相似,她明白这个小姑娘的性情肯定也如她一般,既然娘娘让她挑个人带在身边,那她必然是要挑个合自己眼缘的才行,这小姑娘她一眼便是看上了。

紫绡“这个人我要了。

紫绡去了白雀营还带走了一个白雀,这个消息很快就被宫里以及朱衣卫总部的人知道了,但她刚立下大功,不过一个白雀而已,倒是没人在这事上找她的不痛快。

紫绡带着人一路回了自己‘嘉园’,半年前昭节皇后将此处小院子赐给了她当府邸,她取了她从前褚国寝宫萱嘉宫的‘嘉’字为名。

刚一入府,紫绡便是捂住了胸口,脸色变得惨白如纸,额上细细密密的汗珠瞬间便是冒了出来,步伐不稳直接倒向了一旁。

此时的她因为服用万毒解没有一丝内力,又是回到了当年刚刚服下噬心之时的样子,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巨大的痛楚让她紧紧咬住了唇,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一些心上传来的噬咬感。

面对这突然的变故,壬辛虽然有不解,但还是很快便来到了她的身边,伸手去扶她,但却又是碰到了她肩上的伤口,看着绯衣上渗出的鲜血,壬辛满眼的不可置信。

壬辛“您受伤了?

紫绡压抑着那些痛楚,对她露出一个笑容,随后声音都在发颤的说道。

紫绡“离开白雀营并不是脱离苦海,相反还会落入另一个泥潭,你怕了吗?

壬辛闻言拧起了眉,但很快又舒展开来,抬眼直直看着她说道。

壬辛“不怕,因为我没有退路了,退后一步就是万丈深渊,倒不如一往而前。

紫绡听了她这话笑意更深了,就着她的手站了起来,然后踉跄着继续往里走。

紫绡“好,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紫绡收了壬辛作为她的侍女,将她的壬字改成了‘任’,告诉她如果不愿意再去想过往,那就从这一刻开始她只需要做任辛就好了。

任辛在白雀营的时间不短,后面紫绡才是知道其实两人不过只相差半年的时间前后进的白雀营,如果不是因为紫绡晋升速度太快,她们其实应当早就在白雀营见面了的。

此后几年里两人也算是一起成长的,紫绡出的大部分任务都会带着任辛,而任辛自己也确实是争气,在一次抗击外敌的任务中脱颖而出,为大安立下了汗马功劳,指挥使本就欣赏紫绡,见她带出来的也是如此出类拔萃,很是高兴,直接破格将当时只是朱衣众的任辛晋升为了紫衣使,至此任辛成为了继紫绡后朱衣卫中的第二个传奇人物。

安都城门。

任辛一袭紫衣正在持剑站立于此,不时会抬头眺望远方,不多时远处一袭绯衣带着斗笠的人策马出现在了视线中,任辛原本冷峻的眉眼也是柔和了下来。

紫绡“吁~

紫绡勒住了马,然后翻身下了马,来到任辛身边,取下头上的斗笠,露出一张有些苍白的面容,但却还是对她笑了笑说道。

紫绡“恭喜你!

任辛闻言却只是有些担忧的看着她的脸色,然后开口说道。

任辛“你受伤了。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紫绡也不否定,转身牵起了马匹的缰绳,抬步往城内走去。

两人一同来到城中一所酒楼,紫绡将挂在马匹上的几个布袋取下,然后抬步便是走了进去,两人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最顶层,一进去便是看到了早已经在此等候的昭节皇后,紫绡和任辛一同上前见礼。

紫绡任辛“参见娘娘。

昭节皇后放下手上端着的茶盏,悬了多日的心也是放了下来,目光落在了紫绡身侧的几个布袋上,她知道她完成那几个任务了。

紫绡“娘娘,沅国太子、宿国康王,以及褚国袁太后的首级皆在此。

昭节皇后看着始终还跪在地上的人平静说出这句话时,心底还是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昭节皇后“都起来吧!

两人一起起身,昭节皇后这才看到紫绡那苍白的脸色,眼底的心疼仿佛要溢出来了一般,这些年她们两个人是陪伴她时间最长的人了。

前年她的公主夭折,她险些没有挺过来,那时候安帝一心在征战之上,丝毫没有顾及她的感受,是她们两人交替的陪在她的身边,而也就是那时开始她将她们两人真的当做女儿在疼了。

昭节皇后“紫绡,你此次立下大功,本宫会让陛下进封你的,你自己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紫绡闻言只是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昭节皇后说道。

紫绡“娘娘,这是紫绡身为臣子该做的,而且此行紫绡的仇也算是报了一半了。

任辛并不知晓紫绡过往,对于两人的对话自然是听不懂的,如今在昭节皇后跟前也是无法开口询问,而那两人显然也是不想多说,两人很快也就从邀月楼出来了。

任辛“你刚才跟娘娘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紫绡闻言停住了脚步,握剑的手微微收紧,转头看了任辛一眼,然后开口却是说出另一句话。

紫绡“褚国袁太后这个任务原本应当是你的,是我抢了你的功劳了。

任辛听着她这扯开话题的话,又是抬眼看了她一眼,想要从她的眼中看出些什么,却只觉得她眸中深邃,如同一潭死水,转过了头。

任辛“算了,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我们赶紧回府吧!我帮你看看你的伤。

两人不再说话,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三日后,安帝册封紫绡为右使的旨意便是到了‘嘉园’,这是紫绡在安国的第七年,她做到了当年对于昭节皇后的承诺,仅仅七年的时间她成了朱衣卫的右使。

小说《一念关山和光同尘,与时舒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集小说一念关山:和光同尘,与时舒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