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名利尘烟长篇小说

>

名利尘烟长篇小说

抠叔 著

刘昆张畅 名利尘烟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名利尘烟》是作者““抠叔”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刘昆张畅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一个从小不知道父亲的私生子,从小立志出人头地,本想考上大学远走他乡,不料命运多舛,最后还是下岗后回到了家乡,曾发誓要在仕途上走出一条路,可三十五岁还是一个连股级都算不上的小角色,只到一场“艳遇”后咸鱼翻身,一冲而起。不料二十年后又因贪婪而坠入尘埃。...

来源:fqxs   主角: 刘昆张畅   更新: 2024-01-06 22: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名利尘烟》,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抠叔,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刘昆张畅。简要概述:事实上,在天州,周副局长是知道这件事的第一个人正在开会的周副局长放在一旁的手机闪烁起来,他瞄了一眼就压了,可紧接着信息进来:要事回电周局长只好尴尬的向政委示意,然后出来一月一次的党委中心组学习,政委抓的很紧来电的是自己十年前公安大学进修班的同学,同宿舍住过半年,眼下是陕省汉江市局的一把手对方说了大致情况和要求:一个牵扯黄赌赌盗的窝案,出了人命,其中一个线索和你们三岔乡的一个乡民有关嫌犯...

名利尘烟第 7章 合久必分吗在线免费阅读

刘昆腹黑周大毛的时候,大毛正领着陕省的同行往返于乡野之间。

事情发生的突然。大毛接到县局通知时,陕省的同行已在三岔乡住了几天,四个人一台车在三岔周围的崇山峻岭中转了三天,硬是没有找到这个李二住的地方。把一个拘人就走实习警都能办的小案子办的窝囊至极。

这怪不得同行的业务能力。山民们本来就分散住在山上,隔沟对面能讲话,握手却要走上几个小时,有的路,人能侧身过可牛却转不过来,汽车力大跑的快四个轮子要着地才行。加上本地人虽朴实却不乏精明,违法的山货生意多少都沾边,民风素来又强悍,几个穿着便装操着外地口音的人问东问西,能问出一加一肯定等于二那简直就是扯淡。

于是才放弃了先拘人再沟通的方案,通过上级正式沟通后准备依靠当地公安。大毛刚开始不以为然,听完了局里的电话才有些心惊肉跳,把狂跳不己的胸腔按了几按,故作正经的亲自带队出警配合,连所里的实习警都觉得事出反常。

抽机会给刘昆通了消息,大毛就亲自陪同前去拘人,外地人几天找不到的地方,大毛带队两个小时就把车开到了家门口。至于事先不告知的原因双方都不再提。都是千年的狐狸,说破就没多少意思了。

人是找到了,却和手中的线索大相径庭嫌疑人住宿时登记的身份证姓名和地址属实,眼前的人却在一年前不慎滚下山来,至今卧床不起,两个月前根本没有出门的可能,乡民村围了一堆看热闹,听说李二娃二个月前犯了事现在要抓他,有人就开始起哄这狗怂摔下炕来都爬不起还能跑省外做贼,莫不是有腾云驾云的本事。还有的说这下好了,抓走了自己吃官话,俩个娃是不是政府要管起?问起身份证说三年前丢失补办至今没有下文反正也出不了门。李二娃讪笑。看着市医院唯一一次治病的票据,谁都知道这是个乌龙。

回所查看身份证办理记录,确有三年前丢失补办的记载,领取签字栏中和申办栏中本人所写笔迹一致,只是本人没收到还真是怪异。

回头又去车管所查看了只知两个末数的车牌号码。符合条件的吉普车只有一辆,属于县内一家私营商贸公司,找上门去时,车摔的一塌糊涂,就放在院里。车主说车在半年前摔下山坡,拉回来后准备报废还未来得及,机架上山鸟窝里爬着几只快要出巢的幼鸟,交警队出警记录、保险公司出险记录、车架号等全部与登记一致无误。只是车牌不知什么时候丢的。

唯一剩下的线索是宾馆停车场监控中截取的人头图像,像素太低画面模糊距离太远,又只是个侧脸,大毛一眼就认出是谁,可他不能说我认识吧?

又开始走访。乡民们无不摇头,饭馆旅馆中只有一个多嘴多舌的半老徐娘说是两个多月前,两个外地人在这吃过饭,好像其中一个有些相似,但因何而来,口音何地却记不起点滴。乡民们不傻,周大毛想抓的人不用问,周大毛不抓的人谁管这些闲事。

一路忙下来,竟然过了三天,才想起还没和刘昆联系,打了几个电话却是无法接通。大毛气的直骂你拉屎我擦腚你他娘的还不撅屁股。但总算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刘昆不是不接电话,而是断了所有的对外联系手机关了机小灵通直接抠了电池,原因是来电太多,重复一个谎话连自己都觉得成了真的,何况对门的老太太很有些京都大妈的风范,拉手说话、问东问西热情的让你恨不得把祖宗八代的隐私都说出来,要是听见单身女人家里白天晚上都有男人声音,估计要不了三天派出所就会访上门来。

所以,二人世界虽然甜蜜,还是有些心虚,反正买的菜几天也吃不完,外刘瑞的熟人也不知道她在休假,所以俩人干脆整天穿着睡衣,吃了饭就卧在床上说话。刘瑞说以前好几次发现对门老太贴着门偷听。

小心翼翼说话却敲不在一个点上。刘昆在想眼下的事如果化解不了下一步怎么办?而刘瑞却存了探一下共同将来的心思。

更没想到的是似乎很和谐的以前,在二人世界中却出了许多不和谐的音符,一个爱吃面一个爱吃米,一个爱整洁一个爱随意。上床不洗脚,放屁撅屁股的刘昆怎么都和口若悬河的大学生相去甚远,更像自己在乡下种了一辈子地的父亲。

想来想去,除了那个不是人的物什,刘悦竟然找不到刘昆一点共同生活的好处。暗叹一声这许是自己的孽缘吧,就多了些走一步是一步的打算,到了嘴边的话也再次咽了回去。

等的着急的刘昆再次给大毛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机关机。

大毛接起电话的第一句就是你不只是长了个马户屌还生了个野猪心,这么大的事你就一点也不急还关机?

刘昆因为理亏就不多做解释,大毛说我在钱柜办公室你立马过来。刘昆还未说话大毛又说我知道你在哪,别跟她说我们在钱柜。

钱柜是天州一家很上档次的歌舞厅,开业一年多,生意兴隆,门庭若市,事实上真正的幕后老板就是他俩。这种上班干工作下班做生意的情况在当下很是普遍。只是没有后台,这种打擦边球的生意谁也干不起来。

刘昆直接来到顶层的办公室,大毛黑着脸扔了一包熊猫烟过来,才把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刘昆说那我就能回去了吧?

我看你这几天是让那个娘们把你榨傻了吧?你没事了,你知道这事在县里市里的振动有多大?我人没回家老爹的电话就问候了几遍。

那个东西多少年没出现过?这几年为这事进去了多少人?有钱也的有命花才行。

刘昆还真没有考虑这么多,只想着自己了。

现在这事全市都炒开了,下一步一次专项整理是少不了的。我爹己经在考虑把我调回来。你现在想一想还有没有其它漏洞。否则,一旦漏了没人保的了你。还有,这个事我以后不干了,你一定要干不要拉上我。

大毛一顿火发完,长叹了一口气,身体后仰躺在老板椅上,双手抱头看着镶嵌了篮天白云的屋顶昆哥,老爷子下了死命令,要我彻底抽手,我自己也想明白了,升官发财死老婆的事不能一次干完,我要彻底退出,你考虑一下吧。

大毛起身走了,刘昆却坐了好久。合久必分吗?他问自己。

小说《名利尘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名利尘烟长篇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