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十二尘世浮梦生

>

十二尘世浮梦生

思阳YY 著

十二尘世浮梦生 古代言情 落笙羽寒

最具实力派作家“思阳YY”又一新作《十二尘世浮梦生》,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落笙羽寒,小说简介:一盏混沌钟,照出九族之怨,菩提夙殇。 一方盘古幡,掀起仙巫之劫,沉浮未央。 一张太极图,铺开婆娑之难,玥圆芸香。 这是一场前世今生的虐恋,又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亲情,友情,爱情,看似华丽的外表下,又似浮光泡影。信任,支持,背叛,看似消失殆尽的背后,却是彼年微凉,无尽感伤。 他是天界九重均天的帝君,玄衣银发,面容冷峻,尊贵无比。 她是人界五重玄天的女帝,笑靥如花 ,花开堪折 ,百媚丛生。 究竟是谁爱上了谁,又是谁负了谁? 几万年前的夙愿,换来的不是平静如水,而是几万年后的缠绵纠葛,九族的恩怨,仙巫的劫难,却无形的将其卷入其中,无法挣脱。 根无树,花正幽,几入红尘几时休;十二品,莲台生,多情多怨多哀愁;几万事,苦海舟,无边无岸亦悠悠;月星开,浮生尽,三生三世落尘空。...

来源:fqxs   主角: 落笙羽寒   更新: 2024-01-17 22: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十二尘世浮梦生》,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落笙羽寒,是网络作者“思阳YY”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话说这纸扇并非寻常的纸扇,乃是朔方北冥大帝的心爱之物,名为破冰扇,乃是几万年前的一次宴会上输了赌约才将此扇送与落笙的。落笙轻轻踩了上去这冰封的水面,对此很是满意。于是轻点脚尖在冰面上行走,登时冰面之上出现了点点裂纹。还未来得及起身,瞬间冰面已化成水,落笙兀的惊醒,却已为时已晚...

十二尘世浮梦生第二章 封帝(2)在线免费阅读

星露稀,南风斜,艳阳挂残月;思欲暮,梦无穷 ,旧庭落花缺;

落笙出了大殿,回忆起方才的大殿之中,八根硕大的柱子,缠绕着条条九爪金龙。四下瞧了瞧这周围的观景,想起了方才曾路过天池,便凭着记忆寻去。跌跌撞撞的绕过几处宫殿,穿过一片树林后,中间立着一座玉桥,桥上的路上铺满了彩羽火凤的图文。

走过了桥,便见的一方池水,此时已过了午时,因着天池的缘故,天池的周遭散着一股朦胧的水汽,霞光在薄雾间映衬着九重天。

落笙沿着池边缓缓而行,只见得这池水鱼儿三两下的游动,清风温柔,水波荡漾。

落笙莞尔一笑,心想“据说这天池之水乃是不冻的,想来也是件奇事。

或许是有了些许的酒意,落笙从袖中取出一把纸扇,轻轻一扇,瞬间天池之水滚滚而起,又见的落笙将纸扇转了一面,瞬间天池之水冰封十里。

此时的落笙被这凉意的冰冷的水汽吹的有些舒适,也有些清醒。

话说这纸扇并非寻常的纸扇,乃是朔方北冥大帝的心爱之物,名为破冰扇,乃是几万年前的一次宴会上输了赌约才将此扇送与落笙的。

落笙轻轻踩了上去这冰封的水面,对此很是满意。

于是轻点脚尖在冰面上行走,登时冰面之上出现了点点裂纹。还未来得及起身,瞬间冰面已化成水,落笙兀的惊醒,却已为时已晚。

眼瞧着便要落入水中,突然,一双手一把搂住了落笙。此时的落笙有些惊恐,不由得搂紧了些,指尖无意中碰到他的掌心,那样的温暖,那样的柔软。

上了岸,落笙挣脱开来,整了整衣服,忽想起一旁还有人,转身做出了小女儿的娇羞神态,连忙道谢道“方才多谢仙君相救。

刚救落笙的人声音传来,温和而又有力“不必客气。只是不知清浅上神竟有如此神通的法力。

落笙尴尬的嘴角挤出一个弧度,抬起头,一张俊朗的脸呈现在了落笙的脸庞,伴着的是落笙吞咽了一下口水。

只见的这名男子身着一身素白雪纱衣,眼眸如墨,宛如桃花。

他微微一笑,嘴角的弧度落在落笙的眼中温暖又清和

落笙心中觉得这天界好皮囊的人当真是多,无论远近看都是那样的舒服。

落笙缓缓道“你竟认得我?

修染笑了笑,望着落笙,眼波似水“虽然刚才清浅上神的大典我并不在场,但是这些个仙婢们你一嘴,她一舌的,倒是活生生的描绘出了帝君的模样,瞧着帝君的这眉宇之间,似有似无间,有着上古仙狐一族的影子,想来便是清浅上神了。“落笙脸一沉,竟不知说些什么好。

这时,远的传来一个声音“修染。

缘是落笙背对于他们,他们便问出了口,听着这声音,落笙觉得有些熟悉。

落笙转过了身,猛地一惊,想想已经过去如此之久,未曾想今日却又会相见。

那张熟悉的脸庞,现下细看竟有些陌生。依旧是那一袭玄色长袍,目光如炬,矍铄有神,落笙的目光迎了上去,他眼眸微抬,却如初融新雪,冷的让人无法靠近。

看到这,落笙总觉得有些熟悉,但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一时间竟想离他远一些。

修染看着他们走了过来,笑道“今日聚的倒是齐全。你们倒是都来了,怎的又单单的不见月娥。

一名身着朱红色的衣服的仙子开了口“月娥姐姐身子骨倒是一直未曾见好。听说最近琴柔族长又渡了好些真气给她。

修染听此点了点头,眼神中露出一丝惋惜之情。

这时一名淡绿色长纱衣的女子开了口“莫不你便是五重玄天族长清浅上神吧。

方才在大殿上除了这衣服倒是离得远看不清,如今细看,倒是真真是个美人呢。落笙点了点头,对她笑了笑,没有开口。这名女子到很是热络,说道“小女名为竹怜,是六重阳天上古巴蛇一族的。落笙嘴角挤出一个弧度,道“看年岁你倒是稍长我一些,我名为落笙,你唤我落笙便好。

后来,落笙知道了这名穿朱红色纱衣的女子是四重熹天浴火凤凰一族恩双族长的女儿,名为沫一。

而身着玄色长袍的男子竟是九重钧天的太子,离墨。

可是落笙与他确是相视无言,未等他开口,落笙便随便一个借口,匆忙得,慌张的离开了。

却未曾看见离墨似乎挽留的眼神。

这时玉霜看向离墨,好生欢喜“听闻离墨哥哥最近在处理三界的许多事情,好生厉害,可不像我们,瞎着玩的修炼,果真是一无是处的紧。

离墨看了她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缓缓的离开,未曾搭话。

修染见此道“沫一妹妹,以后这凤凰一族还是要靠你呢,怎说你一无是处呢。

沫一笑了笑“对的呢,怎么我也是凤凰一族,我祖上可是天地间的第一只凤凰,万鸟朝拜。想来我以后也会是这三界中厉害的人物。

众人相视一笑,这玉霜真是天真,每每都是这样的有什么说什么,倒也是这个性格,倒是令大家很是很欢喜,彼此说话也就没什么顾虑。

接着众人继续赏景,好像一切没有发生过一般,如同泡影,转瞬即逝。

五重玄天

落笙回到五重玄天后,见到如烟等人也已经回来了。如烟问道“你去哪里闲逛了,到处寻你不得。

落笙有些疲倦,声音有些无力道“不过是闲走走罢了。

羽寒从殿外走了进来道“落笙师姐,这五重玄天的殿宇真是好生气派,比起咱们往来仙山真是好了许多。

如烟瞧了羽寒一眼道“这是天界仙族,乃是统领这三界的,自然是最好的都在这天界。

又絮絮了一会,接着如烟道师尊吩咐了只得待一日便要回去,如烟又絮叨了絮叨白皓上神的话,等人拜别了落笙要回了往来仙山。

落笙倒也没有强行挽留,想想这五重玄天也有一档子事要处理,便送走了他们,在吩咐采荷一些事情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落笙侧卧在床榻上,一只拳拄着额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觉中竟睡着了。

奈何世间总是如此多的巧合,不愿见到的人总会见到,不愿记起的事也总会浮现在脑海。

五万年前

那时落笙不过三万岁,确实皮的很,往来仙山虽说是这人界之中,却是灵气很是凝聚的地方。

可落笙的师尊白皓上神却在整个往来仙山照上结界,以防各路不明的人上了仙山,拜师的也好,仙族来拜访的也罢,真真是一概不见,难怪有人道,这白皓上神乃是这三界之中冷峻之人。就连这徒弟也是只收了师兄弟大小六个人,近半数还是师尊捡来的。而在往来仙山的每日除了清修,看看仙族古人所著的书籍,倒是无聊的紧。

一日落笙趁着师尊闭关,用了好久才在往来仙山的山脚处开了一个口子从结界里跑了出来。

这三万年来,落笙每每都趁着师父闭关之时偷出来玩。听大师兄旬尘道,师尊的天劫快到了,需要闭关清修,对于这种事情,落笙已经习惯了,师父活了几十万岁,大大小小的天劫也扛过了十几个,听闻这次师尊要闭关许久,一来是扛过天劫,二来也是修炼了一门飞升金身的法门。

这时的落笙向北走,路过乡下的集市,烧鸡很是好吃,而这桂花糕更是美味的紧。

落笙有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狐狸真身,肉吃的少,这素的倒是吃的美味。

再往北行,就是一座庞大的雪山,听闻此山名为扶摇山,乃是当年扶水花神在此处得道成仙的,这么算来也是一块福地。

在这山上融化的雪水经过几十个村庄,滋养着这些个村庄,再者师兄便是来此处寻的雪莲,落笙心想自己是否有这好运气也会拾的一颗,所以每每的这个师父闭关的时候,落笙都会选择来这个地方。

也正是这般,也便认识了扶摇山上的一名雪妖,名为半夏。

对于一名雪妖取得这样一个名字,落笙其实从内心觉得有些好笑。

可是在后来的相处中,落笙才知道原来半夏是一朵雪莲幻化而成,而这个名字便是她心爱之人所取得名字。

说完,半夏脸上却露出难得的一抹弧度。

明明是冰魄寒骨的雪莲,却因着一人喜半夏清凉,到底是爱深之至,可爱究竟是什么,谁又能说的清楚,说的明白,只是想起那人时的嘴角的上扬,亦或是心中的隐隐作痛。

后来听半夏提起,她的口中所说的那心爱之人名为连清川,是京都的一名阆中,每每说起那人,半夏的声音总是那样的娇柔且清脆。

那日,他为采药,不慎跌入悬崖,恰巧被路过的半夏瞧见,虽说是妖,可到底是有一颗纯善之心,便救下了他。

连清川醒后,道谢了半夏。那时的半夏还不懂何为爱情,连清川在问询了一些事情后,便为她取名为半夏。

半夏很是心悦,一部分是因为修行千年有了名字,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连清川对其表达了爱意。

或许是半夏一个人待的的久了,她总是期待着会出现那样的一个人,也或许这便是她以为的世人口中常常念叨的爱情,而一切直到连清川伤养好的那一天,事情发生了改变。

连清川道自己家中还有母亲需要照料,便匆匆拜别了半夏,说他家在京都卿菊斋,半月之后再回来看望半夏。

落笙便陪她等,看着半夏每天都在数着日子,落笙有些不耐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连清川让半夏等上半月,可半夏倒是很愿意等,因为那是他们之间的约定。

其实那时的落笙对于情啊爱啊的倒是模糊的很,可是看到半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心想,或许这情爱是个好东西,只是自己还未曾熟知罢了。

终于到了半月有余,半夏没有等到连清川。

半夏辞别了落笙道“我去找他罢,许是他有什么事情耽搁了,许是他记不得来的路,这扶摇山上长年的积雪,自然是不好走的。

半夏自己的脑海中想了一番说辞,简单的嘱咐了若汐几句话,便上路了。

落笙其实是想一同随行的,归其原因是因为担心半夏,缘是半夏为一只雪莲幻化而成,若是离开扶摇山的冰冷之气许久,恐怕出些什么差池,可是又怕扰了他们二人的好事,于是便化成真身护狐狸悄悄跟在后面。

老一辈的人常说狐狸是个辨方向的好手,可不知为何到了自己这怎么会如此辨不得方向。

如此看来世间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落笙在跟了几日后便寻不得路,不知绕了多大的圈子才到了京都,此时的落笙有些晕。

进了城门,听到了一旁的二人在交谈,其中一人说道“你可知道前个日子卿菊斋捉了一只妖怪。那妖怪甚是厉害,据说至今还未咽气呢,到底是可惜了,虽说是个美女模样,可不知为何竟惹上了卿菊斋的人,恐怕是逃不掉了。

说完那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而一旁的人只是叹了叹气,也没有说些什么。

落笙大惊,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适,连忙问道“卿菊斋怎么走?

那人瞧了一眼落笙,道“前方转过两个路口,再直行百步便是。

落笙听此便再也顾不得身份,便腾云而起,直奔卿菊斋。留下了两个张大了嘴指着却说不出话的人。

在上空,落笙看见了半夏被困阵中,此时的半夏衣衫褴褛,头发散落,再也没有了当初在扶摇山上之时的双目流动,嘴角挂这半干的血,两个手被牢牢的绑在了栏杆之上。半夏的全身被贴满了符印,自然还有看守的人。

落笙见此状,心念口诀,一道闪电劈下,劈开结界。这时一旁的人上来便要捉她,只见落笙从袖中取出一把破冰扇,一挥力,扇的那几人被冰封住。落笙打开了阵法,扶起了奄奄一息的半夏,道“你要撑住,半夏。

这时,听到动静的连清川从房里走了出来,拍了拍手,笑道“又来了一个小妖,当真是姐妹情深的很,恐怕你今日也出不的这门了。

其实连清川一早便知晓扶摇山上有妖,跌下山崖不过是连清川的一方计谋罢。

半月的时间更是为了布好法阵的缘由。

落笙后悔当初未曾当初和她一起来,现下便让她落的这样的下场。

一旁的半夏奄奄一息的说道“落笙,你快走,卿菊斋是捉妖的地方,你是斗不过他的,快走。

落笙拿起破冰扇轻轻扇动为的是给半夏一些凉意,语气有些轻和道“无事,半夏,你撑住,我这就带你走。我们一起回扶摇山。

小说《十二尘世浮梦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十二尘世浮梦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