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无翼鸟

>

无翼鸟

透明的玻璃人 著

单卿尘蒋琦 小说推荐 无翼鸟

《无翼鸟》,是作者大大“透明的玻璃人”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单卿尘蒋琦。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世上有一种鸟天生没有翅膀,却又渴望飞翔,于是它们会拼命爬上高山,最后从极高的峭壁一跃而下,感受一次真正的翱翔。“如果还能见面,你想要什么礼物?”“二十四日的极光。”请在落叶飘雪时想起我……...

来源:fqxs   主角: 单卿尘蒋琦   更新: 2024-01-17 22: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单卿尘蒋琦的小说推荐《无翼鸟》,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透明的玻璃人”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你知道的,如果你接受治疗,将不只有三个月……”单卿尘借着手机屏幕反光,理了理稍长的头发,笑了笑。医生明白了,不论再有多长时间,他也不愿意狼狈不堪的苟活,他要体面的离开。单卿尘处理完一切手续后出院了,最后从医院里带出来的只有一个背包而已。出门拦了辆车,去往公司...

无翼鸟【百花季】第1章 【铃兰季】在线免费阅读

“单先生,你应该做好心理准备,你的病情持续恶化…… 

面对医生严肃的神情,单卿尘却依旧神游,好似病的不是他而是旁人。

单卿尘回忆起自己的演艺历程,大学刚毕业独自一人来到A城,在几个小电影里串了几个配角,好在幸运遇到齐导,自己也迎来了一个短暂的春天,说是春天也够呛,毕竟只是在文艺电影里有些口碑,到底不温不火。

二十二岁毕业,如今二十九岁,七年了,兜兜转转,依旧是一个人。

半年前单卿尘患病,做手术连个亲属的都没有,还是大学室友连夜赶来帮着打理的。后来的四个疗程单卿尘依旧是一个人。

病房里的小护士于心不忍,也出口问了一嘴,他是单亲家庭,唯一的亲人也在一年前去世了。单卿尘还自嘲自己要保存好身份证件,说不定哪天就没人认识他了。

虽然知道不会有人不认识单卿尘,但小护士还是红了眼眶。半年时间,肉眼可见单卿尘的身体素质下降,每完成一个疗程,单卿尘愈发沧桑。

医生见单卿尘神色淡淡,也明白他心里想的什么,只是出于医生的身份不好说出口罢了。

一个人,病到了这种程度,且不说还有多长时日,即便是单卿尘这半年来也近乎花尽了全部积蓄……

一个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的人,活下去的欲望也不会很强烈。

“单先生,我依旧建议你进行保守治疗……

“医生,我最多还有多长时间?

医生沉默了,他已经明白他心里的决定,认真思考后,沉声到“三个月。

单卿尘轻笑一声,这是他在医院里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容,是无论戏里戏外都未曾见过的笑。“医生,感谢你没有放弃我,但剩下三个月里,我想去外面看看。

“你知道的,如果你接受治疗,将不只有三个月……

单卿尘借着手机屏幕反光,理了理稍长的头发,笑了笑。

医生明白了,不论再有多长时间,他也不愿意狼狈不堪的苟活,他要体面的离开。

单卿尘处理完一切手续后出院了,最后从医院里带出来的只有一个背包而已。

出门拦了辆车,去往公司。虽说住院期间已经和公司解约,但东西还没收拾,旁的都不重要,他只要带走一张照片,是他妈妈的照片。

公司的同事大都寒暄了几句就沉默不语,只有原来的助理小张帮着收拾一下。

“哥……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打算怎么办?当然是去环游世界,我对不起组织,背叛了大家,提前结束社畜生活,迎来自由。现在除了法律和阎王没人能管着我了。单卿尘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欠揍模样。

小张红了眼眶,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单卿尘抹了小张脸上的泪,“哭屁,我还没死呢!就是老子死了也不许有人哭,都要带着百万橘子大军向我朝拜。到时候你提前在附近卖橘子,简直赚翻了。

一想到一群人蹲在路边给橘子画眼睛,乌压压一片,绷不住笑出来,冒出一个鼻涕泡。

单卿尘一脸嫌弃的递给她抽纸,“一个小姑娘还这么邋遢,这包抽纸送你了。

“啊?小张还一脸懵。

“啊什么啊,朕的江山已经亡了,能给你剩的只有这些了,别客气,都拿去。

小张知道他其实是不想整理了,要是以前她一定会顶回去,可现在只是点点头。

单卿尘的目光淡淡扫过楼下拥挤的人群,是他的粉丝和慕名而来的记者。

他轻声叹气,将那个相框塞进背包,随手将帽子戴上,走进电梯打算从地下车库出去。

这个点下楼的人不多,可巧合总是从天而降,电梯里是蒋琦,自己的假想敌。两个人从高中就明争暗斗,大学还是同一专业,同一班甚至同一宿舍。

可最后自己唯一能陪在身边的竟然还是他。

两个人并排站着,也很尴尬,至少单卿尘这么认为。

“几层?

“啊?哦,负二层。

两人又不约而同沉默了。

“有时间吗?话刚出口,蒋琦发觉得不太好,也没有追补什么。

“有啊,我现在也只剩时间了。其他一切要么卖了要么送人了。

“和我一起吃个饭吧。

单卿尘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这是迟到的午饭还是提前的晚饭 ,不过考虑到自己还没吃午饭,欣然接受了。

“我现在的时间无价,不要随便给我吃个牛排糊弄我。

蒋琦点点头,他知道单卿尘不喜欢吃西餐。

蒋琦带他吃了一家私房菜,可还是明显看出他兴趣不大,草草吃了几口了事。

“为什么?

“这个菜味道太淡了。单卿尘一个北方人吃不惯这些。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单卿尘顿了一下“你也知道我不喜欢这样,这半年你也忙的够呛,剧组医院两边跑。我也不想和消毒水味耗到死。

“……

“行了兄弟,看开点,咱俩斗了十多年了,最后还是你赢了。

不是有句话嘛,最好的反击就是活过对方,笑到最后,笑到坟头。

“……

看着面前的人手不住的抖,还故作聪明的掩盖,蒋琦心中很不是滋味。

“走吧,送我去高铁站,我要去H城看看。那是他妈妈的故乡。

“你的药呢?看得出来单卿尘脸色苍白,他的病发作了。

“吃过了,问题不大,劳驾扶我起来。

“你……劝说的话到嘴边又硬生生憋回去。

在车上单卿尘一直打哈哈“淡定淡定,我都到这般田步了,也是迟早的,人生自古谁无……

“闭嘴!

单卿尘安静如鸡,坐在副驾上抱着背包,病弱的身躯在宽松的衣服里,不禁让人惋惜。

等红绿灯期间,蒋琦瞥见单卿尘自顾自打开包翻着什么,最后翻出几个常见的化妆品,动作稍有生疏地在脸上涂抹着。

可以看出他很努力的想要改善一下自己的气色,掩盖自己的病态。

直至分别两人都再没开过口,这是真正的分别,不是再见。

在高铁上翻手机订酒店,偶然看到一家民宿,不同于精致的小楼,是一个有年代的富有当地特色的大院,鬼神差的就点进去,订了它。

打车到民宿,在一个丁字路口下车后却没有见到大院,只有几棵槐花树。

红颜自古多薄命,总有刁民想害朕,古人诚不欺我。

怎么办?

只好给民宿的人打电话了。

电话响了两声被接通,是一个男的,声音还挺好听,就是态度不太好,冷冷淡淡的,好在最后答应来接他。

单卿尘蹲在槐花树下,摆弄落在地上的槐花。不一会儿听见远处传来行李箱轮子在地上滚动的声音,越来越近。

抬头一看,一个青年带着口罩,耳朵上带着两个小银圈。看他的模样好像也在找东西。

该不会也是房客吧?那不就可以一起走了!

单卿尘越想越觉得对,见他快到自己面前,自己就腾地一下站起来,“你好,你也是要去民宿的吗?

那青年淡淡看了他一眼,沉默一会,“是。

“那正好我也是,你知道在哪里吗?我找不到在哪。

“知道。

“那我们一起走吧。单卿尘立刻精神起来。

“……

单卿尘心里默念沉默就是同意,同意就是接受,接受就是朋友,we are friends!

背上背包跟上青年的步伐,跟在他后面才发现,介个小伙砸长嘞恁高啊!比他高半个头,181的北方大汉表示不服,紧赶两步跟上青年。

“帅哥,你是哪里人呀?看你长的怪俊呐。

“……青年没有回答他,单卿尘还想开口问什么。

“到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扇木门,低调精致,两旁各有一只石狮子,端庄大气。

接着青年推开门进入院内,迎面走来一位笑脸相迎的中年妇女。

“呀!你就是小单吧?欢迎欢迎,一路上累了吧,快进屋坐下歇歇。

“姐,不用麻烦的。

那女人呵呵呵的笑着“哪还能叫姐啊,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叫王姨。

“诶,王姨。我叫单卿尘,您还叫我小单就行。

两人聊的不亦乐乎,单卿尘才后知后觉道“王姨,这位是……本想着向她夸一下这位热心的房客,结果却是这样的。

“你还知道回来!你不是能奥!不是嚷嚷着去法国找梦想奥!这会儿回来想抓?王姨用当地的方言说道,“吔,乌托邦找不着回来找房梁奥?正好院里还有几根结实的绳儿,系高点儿,别还没吊起来,脚就挨地了。

猛的一顿输出只得到青年的一句“妈,我回屋了。

王姨又转身和单卿尘嗔怪,“那小子是我儿子,好好的偏要学摄影,一年到头都见不了几面。

单卿尘被那一声妈干懵了,“啊?那儿子是您小子啊。

“什么?

单卿尘反应过来,连忙摆手“不,不,不是这意思,哈哈,您,您儿子真俊呐,一看就像您。

这就是社死吗?!头一次悔恨自己不是哑巴。

王姨被哄的高兴,笑着让他到处转转。

怎么说呢,人也不能太听劝。

这个道理是单卿尘瞎转撞见那青年换衣服时懂得的。

小说《无翼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