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驸马的名头摆脱不了啦

>

驸马的名头摆脱不了啦

逃离葱姜蒜 著

令狐聪大棠 穿越重生 驸马的名头摆脱不了啦

穿越重生《驸马的名头摆脱不了啦》,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穿越重生,代表人物分别是令狐聪大棠,作者“逃离葱姜蒜”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叔能忍,婶能忍,老子不能忍!穿越一回还不是主角?陪太子读书,随公主观影。谁是太子?谁又是公主?这是给谁来当陪练了…侠山之巅,陡然迸出一道金光,随着山体开裂,巨石滚落,风袭草翻,又见几条碗口粗的铁链哗啦啦挥舞,同时从下面跃出一个人来,铁链的一头正捆在他身上…他声嘶力竭叫嚷着:“冲虚天!陷我被困千年,老子还是出来啦!”什么穿越!原来自己是别人助其解除封印的棋子。...

来源:fqxs   主角: 令狐聪大棠   更新: 2024-01-17 23: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驸马的名头摆脱不了啦》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逃离葱姜蒜”,主要人物有令狐聪大棠,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唯一入神道的是他们的一把手蜈老大,可他也仅仅初窥门径,是个神卒下段,即便加上自己这上段,一起去对付那军汉,无济于事啊…去找秘密朋友…想到此处,双眼忽的一睁,心中一动。嗯?军汉打原主真是出于路见不平一声吼?难不成自己身份被发现了?不可能。原主来到这里可是一直消极怠工,根本没和任何人说过神龙令的事,怎么...

驸马的名头摆脱不了啦第2章 被出卖了吗?在线免费阅读

对付一个二阶神勇,自己目前根本没有得力助手,令狐聪搜刮脑海,逐一排除。

庙里那群货,基本都没有入修神道,平时在街面欺负欺负老实人还行,对付神道修习者屁用没有。

唯一入神道的是他们的一把手蜈老大,可他也仅仅初窥门径,是个神卒下段,即便加上自己这上段,一起去对付那军汉,无济于事啊…

去找秘密朋友…

想到此处,双眼忽的一睁,心中一动。

嗯?

军汉打原主真是出于路见不平一声吼?

难不成自己身份被发现了?

不可能。

原主来到这里可是一直消极怠工,根本没和任何人说过神龙令的事,怎么会被识破身份。

平日里游手好闲,不干人事,净欺负老实人,骗小孩儿吃的、偷老汉钱、踹寡妇门,他哪一样少干了?

这些爱好跟做大事找寻神龙令是一点不沾边的。

令狐聪用食指轻轻抠了抠眉心,自语道“龙城援兵赶快来呀!三天时间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望了望西边那军汉离去的方向,五十里外可驻扎着潞州留守军营,汉子多半是他的人。

冷静,冷静!收拾那小子日后再说…令狐聪长舒一口气,调整心念。

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还是不要去招惹他,等援兵到来再说吧。

保命第一。

而后无奈摇头,迈步朝东向镇外走去。

刚到镇口,忽然望见远处奔来一群人,细看是蜈老大领着那帮兄弟。

平日里那些酒肉没白请,有事真上啊!

好兄弟!

虽然他们来了也不是那军汉对手,但至少让令狐聪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待一众人到了跟前,只见各执棍棒,蜈老大还拎了把钢刀。

“大哥,你们可算来了!令狐聪率先招呼一声。

没人回应,气氛有些不对…

只见蜈老大生的膀大腰圆,脸上皮肤粗糙,且凹凸不平,加上一脸络腮胡,犹如鳄鱼皮甲,又像是个黑熊成精。

原主这会应该是被打的不省人事…

蜈老大脸色凝重,回头瞪了身边人一眼。

当即将手里钢刀调转,嘴角不自然抽了抽,强装笑颜“胡兄弟…你…没事吧?听说…刚才一个军汉与你起了冲突…那军汉呢?

对方一笑,加上语气结巴,让令狐聪不觉心底起疑,尤其是手里那把钢刀。

据说,那把刀是他以前从军时配发,可自从落魄到破庙之后再没有露于人前,一直藏在佛像底下。

刀出现,这是有了杀心,准备对付一个没把握取胜的对手。

令狐聪一边心里思索,一边自嘲笑道“嘿嘿…不是他对手,被人家一顿揍,打完之后那小子就跑了。

这时,人群后钻出一个眉头紧锁的白净少年,大家都称他白肉,平日挺爱黏着原主,由于原先是商贾公子,挥霍完老爹留下的遗产便加入破庙,对原主放荡行为和不凡身手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小伙儿穿着得体,虽跟其他人穿的一样破旧,但却没有像他们弄得残渍满身且不修边幅。

到跟前急切问道“哥,你真的要将我们卖给桃花庄那些吃人恶魔?

“这哪跟哪?令狐聪一愣,脑子翻找着有关记忆,随口问道“谁告诉你的?

白肉没有说话,回头怒瞪着蜈老大,扬着头又看了一圈其余兄弟。

半月前,这伙人断了生计,便合计着出去弄点财物,将目标锁定了东城的桃花庄。

那庄主不过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有自己独特的酿酒法子,领着二三十个酿酒工。

他庄里的桃花笑、杏子美以及李子飘远近闻名,潞州的钱他可没少赚。

对付那些没有修习品阶的酿酒工,蜈老大和原主很是自信。

商量之后便前去踩点,接着大家合议,只要晚上偷摸潜入,不等他们通知到官府衙门,自己就拿到财物跑路了。

当即这伙子趁着夜黑风高之时,绕开守夜,翻墙进入了桃花庄。

半夜三更,别说庄主没有察觉,就连那些酿酒工都睡得跟死猪似的。

众人找到藏金银的地方,轻松得手。

就在准备回去时,忽然前面传来敲门声,接着听见与守夜人对话。

惊慌下大家各找地方先躲了起来,令狐聪记起当时自己藏在花园旁边,不多时就见庄内人前边打着灯笼照路,来到了后园。

客人不去庄主客房跑后园来干什么?

来访的是四五个凶狠大汉,目露精光,各执刀兵。

看样子明显都是神道修习者,近距离下原主与蜈老大不敢施展望阶术,但见他们脚步稳健,散发神气,至少也是神道三阶,神差。

其中还押着一个身受重伤,看上去也就二十岁的少年。

借着灯光看他已被打的遍体鳞伤,衣衫撕扯得难以蔽体,两边各有一名大汉架着,拖拉前行,一边加以嗤鼻奚落。

过门槛时两名大汉粗暴地提起伤者,重重甩过来,过于吃痛,少年怒气朝左边汉子喷了一脸血。

汉子气急败坏,骂骂咧咧挥刀从少年左膀旋下一片手掌大的肉,接着扔进嘴里嚼了起来。

鲜血顺着少年手臂流了一地,但他眼神里充满倔强,紧咬牙关,没有一句求饶的软话。

令狐聪现在想起仍不由起一身鸡皮疙瘩,有种感同身受的痛楚,或者说是同情。

因为那少年和他是一事儿的!他也是龙城寻龙使,代号白兔。

为龙城效力,寻找神龙令,说好听点叫寻龙使,实际就是龙城撒下的众多小兵卒子,炮灰而已,谁会在乎呢?

带路人走到院落尽头,抱着一株桃树左右扭扭,在墙壁上一顿敲,旁边地面竟然拉开了一道门。

庄内原来还有暗室!

等那些人下去打开密门,带着少年进去之后,破庙一伙赶忙寻机翻墙出逃。

这时,守门人突然打着灯笼从暗室出来了,看见这些生人,急扯着嗓子大声呼叫。

庄内顿时乱作一团,破庙一伙谁也顾不上谁,四下逃窜,为顾命连金银都抛下,翻墙四散。

等到第二天,桃花庄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依然如往日,没有丝毫要追究的意思,更不见官府上街拿人。

也许是财大气粗吧…

丢俩小钱根本不在乎。

众人破庙集合,决定先在庙里窝几天,至少别在东城出没,避避风头,接着互相问了那晚情况。

原主当时轻松逃脱,只是委屈在别人柴垛下睡了半宿。

再问其他人,有说被追得躲在茅厕窝了一夜的,还有说钻进猪圈躲藏的,更甚者犹如惊弓之鸟在街面捉迷藏一样溜达着转了一夜的…

好在是都平安归来,虽说偷到的金银仓皇之间弄的所剩无几。

当问到蜈老大时,他只是淡淡说进了一家农户,被收留便躲过追捕。

当时大家也没细问,可这会想想,谁大半夜的敢给你开门呐?

你那凶狠模样,不提防你入室抢劫就不错了,还敢开门收留?

他撒谎了。

而现在蜈老大却告诉大家,原主当晚被捉了,为保性命竟要出卖众兄弟换自己平安无事。

那晚大汉行为众人可都是亲眼目睹的,庄里还有密室,他们表面是酿酒营生,背地里却是吃人恶魔。

照此看来,蜈老大那晚是被捉了,既然桃花庄里的人又将他放了,肯定是和他做了什么交易。

这交易就是自己?

令狐聪想破脑袋也记不起什么时候得罪过桃花庄,若说身份被发现,自己不应该暴露啊…

就连那晚,眼睁睁看着自己同伴受折磨都没有任何行动。

当然,面对几个神差武者,就算出手也是废。

唉,怎么穿越到这种人身上?

干这么危险的工作,潜伏卧底和炮灰。

这工作开始还可以,只是近来潞州背叛了龙城而转投良国。

原先虽知道他们这些人的存在,但因为是上边指派,都睁一眼闭一眼,甚至还会帮一把。

现在不同了,潞州听命良国的,死命抓你,逼供问讯神龙令线索,往死里整啊!

小说《驸马的名头摆脱不了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驸马的名头摆脱不了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