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大明海兵

>

大明海兵

九月逆流 著

军事历史 大明海兵 朱先阡隆胜帝

“九月逆流”的《大明海兵》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大明历538年7月8日,在装甲巡洋舰编队与倭寇舰队交火的隆隆炮声中,位于庐州号战列舰战术舰桥上的中央舰队第三舰队舰队长朱先钎中将,目光炯炯的看向舰首飘扬的大明龙旗,大声说道:“诸君,勇气,唯有前行之勇气,才是大明海兵生生不息、战无不胜的最大优势”!...

来源:fqxs   主角: 朱先阡隆胜帝   更新: 2024-01-17 23: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大明海兵》是作者“九月逆流”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朱先阡隆胜帝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对了,本官在大学堂期间严格准守规定,忠君爱国,听从上级指挥,不参加不参与任何党派活动,不过大学堂的学习互助小组不算吧?”朱先阡继续答到,说了这么多话,朱先阡一口气巴拉巴拉说了半天,明显感觉有点口渴,不自觉的拿起水杯喝了口水。郝总旗点了点头,没有搭理朱先阡的废话,继续问道:“据你了解,施犯平日里有哪些...

大明海兵第4章 锦衣卫的笔录在线免费阅读

大明历522年6月3日,天气继续是晴好,不过病房里的人心情不是太好。

下午申时,一袭大红色飞鱼暗纹制服的郝连天总旗,连同上次来过的军官乙,以及四名一般高矮粗壮的白头盔白靴子缇骑,把病房里挤得满满的。

“怎么样,朱中尉,现在可以开始了吗?黑脸郝总旗看着朱先阡问道。

朱先阡半靠在在病床上,点了点头。黑脸郝连天环顾左右,先朝着皇宫方向拱了拱手,然后在病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朱先阡,面无表情的缓缓问道“奉陛下令,锦衣卫北镇抚司总旗郝连天,并参文书事顾大勇,向海兵大学堂第130期毕业学员朱先阡询问施元琅谋逆一案。大明历522年5月18日上午巳时三刻,你和三什什长顾长宗、施元琅、江帆等十人登台,领受陛下颁礼,事前可曾经发现施犯有何异常?

“回总旗,事发前本官未发现施犯有何异常。各位同窗因能有幸面见天颜,均感到激动不已,包括本官在内,陛下没到之前都有点紧张,在台下本官光顾着看前排后脑勺,列队上台时又看着什长的后脑勺,加上施犯在我左侧,本官仅余光隐约感觉施犯也是很紧张,不记得有其他举动,朱先阡答道。

“朱中尉,这届毕业海兵学员觐见陛下前,着装是如何整理的?郝连天又问道。

“回郝总旗,着装整理按照旧例执行,包括军帽、上衣两个口袋、腰带、长裤、皮鞋,先是入场前个人整理,什长检查,领队检查,锦衣卫先遣组检查,未发现有其他变化。对了,郝总旗,本官也很想知道,施犯是如何把短刃藏在袜子里又不被发现的?毕竟这把刀差点要了本官的命,朱先阡反问道。

黑脸的郝连天感觉脸色又变黑了几分,皱眉道“请朱中尉照实回答问题即可,不要胡乱打岔。

“据你了解,施犯在大学堂期间是否有宣传结党结社意图?郝连天接着问道。

“回郝总旗,大明这几年民间结会结社的事情还是很频繁的,尽管大学堂里面三令五申不允许私下结社,也不允许参加外面各种会道门,但每次出门总能碰上些游行或者社团宣传,报纸上也有诸多党派之类新闻,如果说一点都不了解那是骗人的,比如东林党、复社、工人党、工商会、共和党、保皇派,林林总总,光听过名字的就有几十个;施犯在大学堂期间比较木讷,与人交往不多,只听说热衷于航海导航专业相关学习,岸舰导航是本届学员中较为优秀的,没听说过有什么党派宣传;施犯是苏州府人士,家中经营一家规模颇大的漆器行,生产的施氏漆器在江南一带很有名头,据说还远销海外,不过五年级开学,听说施犯家中因公私合营比例问题与官府起了冲突,其父被人打伤,漆器行也被查封,大学堂还派员与苏州府衙门交涉,后面处理结果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此事,还影响了施犯在航海实习考核成绩。至于施犯喊的话,下官实在不知其义。对了,本官在大学堂期间严格准守规定,忠君爱国,听从上级指挥,不参加不参与任何党派活动,不过大学堂的学习互助小组不算吧?朱先阡继续答到,说了这么多话,朱先阡一口气巴拉巴拉说了半天,明显感觉有点口渴,不自觉的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郝总旗点了点头,没有搭理朱先阡的废话,继续问道“据你了解,施犯平日里有哪些交好之人?

听到这个问题,朱先阡也变得慎重起来。“回郝总旗,海兵大学堂管理严格,平日里教导最多的就是严守大明律法,遵循海兵传统,强调团结,不允许因地域之间、家族影响、家庭贫富、学习能力之差别而歧视,不允许超出学习以外的结党结社,同窗之间鼓励互敬互助。前面也说过,施犯为人木讷,性格孤僻,感觉大部分时间都是独来独往,且与本官平时编组不在一个什,并不了解施犯平时有哪些交好之人,朱先阡缓缓回到。

郝连天又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朱中尉,你觐见陛下时,当时是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

“额,这次是朱先阡变得一脸黑线。

郝连天回头对边上运笔如飞的顾参事说道“这句话就不用记了。

顾参事点点头,直接把“这句话就不用记了也写了下来,然后又觉得不对,晃晃脑袋把这句话划掉,然后还觉得不对,想了想直接把这页记录抽出来,重新抄写起来。

“看中尉身体比较虚弱,加上其他人证均已做了笔录,这次问询就到此为止,郝总旗说完,等顾参事抄好,再吹干墨迹,把厚厚一叠笔录交给朱先阡。

朱先阡看完笔录,斜着身子就着床头柜在笔录上签下大名,然后很仔细的按上手印,印泥很旧,一看就用过很长时间,手印按在笔录上浅浅的,很像是一抹干了很久的红玫瑰,不对,是打死的蚊子血。

此间事了,郝郝连天也不多话,直接带队收工,到了门口,停顿了一下,和顾参事等人说了一句,你们在外面稍等片刻。

然后关上门,径直走到病床前,黑黑的黑脸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从朱先阡角度看来,面目狰狞很有夜间止婴儿啼哭的效果。

郝连天说道“堂上官赵程曦大人特意让郝某带话给您,此次事件,锦衣卫上下感谢朱中尉舍命相救,此等恩情锦衣卫上下铭记在心,日后必有重谢!

“这特喵的就完了啊,日后来报还不如现在来点实在的,朱先阡心中暗暗吐槽道,锦衣卫果然是靠不住的铁公鸡,尽开空头支票。

“此外,郝连天很犹豫的说道,“除了锦衣卫以外,家兄郝连峰也带话过来,此次幸亏有朱大人,不然家兄这次只能自杀谢罪了。对了,家兄是陪同陛下到海兵大学堂的四名百户之首,现正在南镇抚司反省。这次朱中尉也是救了我全族性命啊。在此,代我全族感谢朱中尉救命之恩。郝连天说完,很干脆的跪地叩首致谢。

朱先阡吓得直接向郝总旗伸出手,“郝总旗这是干什么,万万不可,恕我有伤在身,郝总旗请起,我们都是陛下子民,救护陛下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只不过是我离陛下近一点而已,如果是令家兄当时在侧,必然是一样的。碰上此事也是谁也想不到,如果说责任,更多的应当是在我海兵大学堂,与郝总旗和令兄何关,快快请起。

郝连天倒也干脆,听朱先阡说完直接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两根沉甸甸的金条塞到朱先阡手里,涨红了脸说道,“一点心意还请朱中尉笑纳,这也是家兄的意思,务必不要推辞。

“哎呀呀,一看就是没送过礼的雏儿,哪有把小黄鱼直接塞到人手里的,寻常话本上不都是说弄个袋子丢下就走么,哪有这么墨迹废话的,朱先阡咬牙切齿的想着,然后面色诚恳的说道,“郝总旗这是干什么,护卫陛下,此乃公义,何必拿此阿堵之物污你我耳目,看这金条上都起了包浆,想必也是郝总旗祖传之物,岂能随便轻予他人,况且令兄现在南镇抚司反省,此时更需要打点一二。看郝总旗也是先公后私的好汉子,如果郝总旗当我是可交之辈,那就容我斗胆以兄弟相称,兄弟之交,贵在交心,郝兄心意小弟已领,这金条还请收回,后面哪天小弟出院了,郝兄我们一起喝上一杯,权当是谢礼,你看这样可好?

郝连天本就不擅长此等蝇营狗苟之事,听完这话,脸色倒也不红了,直接抽手把金条收了起来,然后正容对朱先阡说道“朱兄果然是爽快人,你这个海兵兄弟我认下了,以后有什么事招呼一声,兄弟家在京师也住了快二百余年,大事办不了,各种零零碎碎的小事还是能想办法的。

言毕,郝连天右臂横前,轻捶左胸“既然如此,那就祝朱兄早日康复,你我兄弟后面再聚,告辞了。

到了门口,郝连天又回头道“对了,兄弟复姓郝连,单名一个天字,以后叫我郝连即可。

“这……

郝连天走后,朱先阡暗自神伤,一则是这锦衣卫的笔录,直面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锦衣卫北镇抚司还是很紧张的,后世普通人第一反应就是杀威棒和各种酷刑,朱先阡绞尽脑汁、插科打诨,好歹把这问话给糊弄过去,因为元气没恢复还是搞得精疲力竭,另一则最最重要的,真心疼这两根金条,每根都有二两多重,折算成银元大概有195元,朱先阡进学期间待遇按照海兵准尉算,每月例银10元,除去给妹妹的每月生活费5元,还要积攒妹妹新学期的学费,经济上确实算不得宽裕,每到月底也是穷的叮当响,因为自己的假客气,让两块金光闪闪的小金鱼就这么快游走了,朱先阡真真心如刀绞,忍不住捶床懊恼。

“中尉,中尉,好消息,锦衣卫这次就是个例行问话,听说后面不会再来了,这时白士官闯进来了,看到朱先阡这这副模样,以为身体又不舒服了,赶紧说道“要不要找医官来给你看看。

朱先阡无力的摆摆手,喃喃自语“你不懂的,你不懂的。

小说《大明海兵》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