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秉烛待苦春

>

秉烛待苦春

神谷的吹笛人 著

汶冬柊良 现代言情 秉烛待苦春

网文大咖“神谷的吹笛人”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秉烛待苦春》,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汶冬柊良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致敬光风霁月阴雨晦冥交替之时抛头颅洒热血的前辈,致敬身先士卒为辟光明无所畏惧的英雄。 神秘组织C19的猖獗让小城环水化为恐怖谷,时间回溯、年岁逆转……堆积的阴谋之下潜藏的无不是对人性赤裸裸的考量。 我于死水秉烛待旦,请代我向黎明前的春天问好。...

来源:fqxs   主角: 汶冬柊良   更新: 2024-03-03 22: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秉烛待苦春》,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汶冬柊良,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神谷的吹笛人”,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老师说。“大家好,我叫汶冬,汶水的汶,冬天的冬,请多指教。”“洪述同学旁边有一个空座位,汶冬就先坐在洪述旁边吧。”老师环视教室后告诉汶冬...

秉烛待苦春第 3 章 灰色花在线免费阅读

柊良果然说话算话,主动提出要送汶冬去上学。

“看你的年龄,去上二年级刚刚好吧!柊良推测。

汶冬暗中倒吸一口冷气,要说现实中她已经是一名高中生了……但她不愿意放弃这个大好时机,只有去上学才有机会外出去找她想见的那个人……

那就……再争取一下?

“不……我之前已经上到三年级了!汶冬不好意思地笑着,看着对方怀疑的神情默默冒出了冷汗。

三年级……已经是撒谎的极限了吧,再说她相信这只是临时,自己是不会长久待下去的。

“在学校好好与同学相处,多交几个朋友,我走了哦!

以监护人的身份帮汶冬办好手续后,柊良又细心叮嘱了一阵才离开了。

………………

“听说了吗?班里要来新同学了!教室后面,一群小“百事通们正围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

正埋头读书的洪述被讨论吸引住好奇地向后观望,然后紧紧盯着自己旁边的空座位陷入沉思。

“同学们,上课了!年轻的班主任拍拍课桌,笑容满面地说,“今天我们三年A班将迎来一名新成员,大家欢迎!

孩子们激动地鼓起掌,门外汶冬两手抓住书包带子,怯生生地走进来。

她头部微低,扎着小辫,瞪着大眼睛尴尬地看着讲台下一排排红扑扑的脸蛋和忽闪忽闪的星星般明亮的眼睛。

“向大家介绍一下吧。老师说。

“大家好,我叫汶冬,汶水的汶,冬天的冬,请多指教。

“洪述同学旁边有一个空座位,汶冬就先坐在洪述旁边吧。老师环视教室后告诉汶冬。

汶冬面无表情快步来到洪述旁边坐下,洪述愣愣地看着她,汶冬对他笑了笑,洪述也礼貌地点点头,随后看着她打开书本读起来,头埋得很低。

“汶冬的右眼看不见……洪述严肃地看着她,有了新的发现。

………………………………

放学后,汶冬听见有人在叫她,回过头看到追上来的洪述。“汶冬!他挠挠头,气喘吁吁地说,“真巧,我们竟然同路。

真不巧!汶冬完全不想和这个男孩子有什么接触,更别说一起回家。

两人在路上默默走着,洪述先开了口。“汶冬家住在哪里?

“延棠路921号。 她小声回答。“我是个孤儿,柊良医生收留了我。延棠路医生诊所的楼上就是医生的家。

一口气解释完,她不想再多说什么,踢开了前面的一块小石子,直盯着前方扑棱着翅膀自由飞翔的白鸽,又陷入深思。

“柊良……就是那个医术高明、闻名于众百姓之间的著名医生吗? 洪述脑海中浮现出穿白大褂的柊良模糊的背影。

“正好哎,我舅舅托我去柊良医生的诊所买点药。

真服了……汶冬暗自无奈。

“汶冬……为什么取这样一个名字?汶水是环水市的母亲河,这样叫倒给人一种寒冷绝望的感觉。 洪述分析,倒还真分析到汶冬取名的点子上。

汶冬好奇地看看他。“你的家人怎么样呢?

“我嘛……我的父母很忙,常年在外地工作,我平时就寄住在舅舅家里。他顿了顿,用一种极为崇拜的语气说,“我舅舅是一名最优秀的警察!

……警察吗?汶冬眼睛不易察觉地一亮。

“话说汶冬你真的好幸运!因为柊良的确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医生,我舅舅托我来时还这样评价! 洪述还在喋喋不休地讲着,不知不觉间两人到了诊所。

汶冬没有再感觉很烦,反而对眼前的男孩有了新的看法,认为他很有正义感,是志同道合的人。

“柊良医生,我来拿药!

“症状?

“嗯……我舅舅说他老毛病犯了,咳嗽得厉害。

“咳嗽啊……让我找找……柊良一边弯腰拿药一边吐槽,“小伙子,下次让你舅舅自己来!让我看看他嗓子怎么样,不是治得更精确吗?

“哈哈哈好好,我告诉他,不过我舅舅平时怪忙的,的确没时间过来。

“没时间没时间,等到把身体熬坏,落下病根再来看就晚啦!回去教训他! 柊良也毫不客气,操着纯正的当地方言大声教训。“好了,带好回去,注意安全。

洪述接过药,却目不转睛地朝着柜子上绑好的灰色花看。

“咋了? 柊良也看过去。

“没……没事。就是看那朵花,挺别致的……我走了,再见!汶冬,再见啦!

少年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跑出去了。

“你们认识? 柊良探身问正在写作业的汶冬。

“同桌。 汶冬小声告诉他。

柊良走到她身边。“这么用功!在学校过得还好吧?

汶冬点点头,看着柊良走远了,才把藏在三年级课本下的高中试题拿出来……好险好险!她抹了把冷汗……

一天结束了,真海关上通风的窗户,看着柜子上自己绑的花,陷入沉思。

又见面时,洪述有点心不在焉,还在思考那条银灰色花的事情。

洪述的舅舅不是一般的警察,他隶属于秘密抵抗组织高层。

有了C19的作恶,就相应必定会有与其为敌的抵抗组织产生。他知道最近抵抗组织有了一个秘密的交流记号——灰色花。

所以,柊良医生也是抵抗组织的人?

放学后,他低头无言向前走,定睛一看,前面路过的男子脸上遮的很严实,而他背上背着的黑包上,正有一朵银灰色花朵!

“汶冬,你先走,我……我有点事过去一下。舅舅对他很少提及抵抗组织的事,还千叮嘱万叮嘱要小心行事。他犹豫了下,打发走汶冬,还是悄悄跟上了那个人。

男子转进了一个偏僻的小胡同,洪述意识到事情不对时,已被对方巧妙地引进一个死胡同。

男子拉起洪述捂住他的嘴就要把他往车里送。然而千钧一发之际,汶冬跳出来,“放开他! 原来,汶冬放心不下洪述,并没有离开,也偷偷跟在他后面。

趁对方愣神,洪述灵活地挣脱男子,迈开步子和汶冬向外跑。谁知对方人多势众,从胡同外又杀出一个同伙逮住汶冬,“你放开我!

汶冬挣扎起来,身上却没有什么力气。她抬头和对方对上眼,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他就是那晚袭击她的黑衣人……是C19!

男子想把汶冬和洪述一起逮回去,但通过他的耳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发出了指令“只抓男的,把无关紧要的人放了,别惹多余的麻烦!

这……幕后还有指挥?汶冬暗叫不好,两人的面孔估计早已通过男子身上的摄像头被幕后黑手熟知。她被狠狠丢在地上,眼看着洪述就要被带走……

汶冬心急跑了,就在男子得意之际,汶冬清晰拍下了男子的面貌,放任对方追赶她,然后一边跑一边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绑架啦!C19歹徒绑架啦!救命!

越来越多的人被引来,拿着武器与摄像机一拥而上,黑衣人见状只得丢下洪述,上车一通横冲直撞后落荒而逃。

看到孩子平安无事,人群渐渐散去,“汶冬,汶冬!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 洪述吓得差点流下眼泪,依旧对刚才发生的事心有余悸。不敢再想下去,他赶忙对着汶冬一阵感谢。

“洪述,C19的人为什么抓你? 平静下来,汶冬很疑惑。

“我……我……

“洪述,我有件要紧的事情,你知道抵抗组织吗?我需要找到他们。 汶冬趁机向洪述坦白自己的需求。

“洪述。 没等他回答,一名瘦高戴着鸭舌帽的男子轻轻走过来,静到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

“我听同伴反应这里出了事……刚刚你碰到C19了?男子的语气十分关切。

“舅舅!

“舅舅? 汶冬诧异地望向两人,眼前的“舅舅正是她费尽千辛万苦要找到的人。

“对不起,舅舅,是我太大意了,差点被他们抓去,但是我的同学汶冬救下了我。 洪述十分惭愧,又很高兴地向对方介绍汶冬。

听到这个名字,他的舅舅好奇地注意起身旁的女孩,看到她的脸后却呆住了。

汶冬点点头,仅能看见的左眼中眼神炽热又坚定。

“平旭先生!平旭先生!我是……我是…… 汶冬热泪盈眶,激动地一步走上前,哆嗦着想解释自己的身份,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况且洪述还在身旁。

“你是…… 平旭也明白了,变得异常激动。

洪述却全然不知什么情况,为什么汶冬会认识舅舅,为什么舅舅看到汶冬会如此振奋与欣喜。对了,她刚刚不是还向他询问关于抵抗组织的事情……

“我是漱冰! 汶冬说了句在洪述听来更莫名其妙的话后,像是释放出了心中的所有情绪,喜极而泣。

就连路边闪烁的彩灯都像是在替他们高兴。

……………………

一只乌鸦盘旋着,盘旋着,最后落在一根支棱的树杈上,盯着眼前阴森庄严的铁黑色大楼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

令人拘束不安的办公室里,黑衣人瑟瑟发抖地把抓捕洪述失手的情况报告给面前昂首抱胸的男子。

手下话没讲完,领导似的男子黑着脸,三下两下把手中卷起的资料撕成碎片。

“没用的家伙……连个小孩都对付不了!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也不愿再出言训斥。

“X大人,再,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

男子不耐烦地摆摆手让他们离开,又突然叫住领头的手下,“查查惹事的那姑娘。手下心领神会,退下了。

被称作X的黑衣人点上烟来回踱步了几趟又回到桌前,心里有气却找不到地方撒似的,把匕首竖直着狠狠扎进桌上洪述和汶冬的照片上。

……………………

两人被平旭带到车上,洪述向舅舅讲述了遇见C19的全过程。

平旭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早提醒过你,不是特殊情况,抵抗组织成员不会向C19那样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行动鬼鬼祟祟。下次擅自调查前记得好好过过脑子……不!没有下次!

他沉思了一会儿,知道银白色花的标志已经暴露。“不对!柊良不是抵抗组织的成员。 平旭一惊,语气十分肯定。

“一般来说,很少有人会拿银白色花做装饰。汶冬认为。“可是那花是助理真海小姐绑上去的。

“那个真海……平时怎么样?

“从我来到的一段时间看,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但是……不知为什么,汶冬总感觉柊良医生对真海有些躲闪。

平旭嘱托汶冬,认为有必要多观察下助理真海。

“所以,我不用再留在柊良先生那里了吧!

“不,留在那里,也不要告诉他你的身份。思考了一会儿,平旭做出了决定。

“等一下,我想知道……汶冬和抵抗组织有什么关系?漱冰又是怎么回事。洪述听得云里雾里,不得不趁两人沉默的间隙开口询问。

“这……由当事人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平旭看着汶冬,微微一笑。

“洪述。 汶冬正襟危坐,态度也认真起来。

“我发誓,接下来我讲的可全是真话,就算再离奇,再不敢相信,也请不要打断我……

小说《秉烛待苦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秉烛待苦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