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中邪了

>

中邪了

桃花林里 著

中邪了 叶洋江一林 现代言情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中邪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桃花林里,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叶洋江一林。简要概述:他们,他是他的救赎,他是他心尖尖上的人。他当他的兄,他当他的弟,可他们中邪了……直到被世俗紧箍的脑壳突然醒悟,这该死的君子之道他是一天都不想守了,而他也不想再装了。...

来源:fqxs   主角: 叶洋江一林   更新: 2024-03-03 22: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中邪了》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叶洋江一林,讲述了​“洋洋我不是不相信你妈,你奶奶岁数大了,我们就只当给她一个安心好不好?”“可是这样做你对得起我妈吗?这明明是赤裸裸的侮辱”,叶洋湿了眼眶。“你奶奶不容易,一个人把我养大太不容易,我不能这点心安都不给她”。邹老太结婚不过四年便没了丈夫,为了孩子没有再婚,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将邹昌海养大,邹昌海...

中邪了第3章 命运弄人在线免费阅读

恶战终于在两个老师的强行制止下停止了,江一林自称保护弱小,老师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不再理会他,叶洋和邹明皓二位自然是通知了家长,邹昌海和稀泥式的“平息了两边的战神。

事后,倒是金秋把邹明皓叫到自己屋里关上门,语重心长的劝导他,不要再和叶洋计较,更没必要去敌视叶洋,邹明皓是左耳朵出,右耳朵冒,听了等于没听。

一晃二十几天过去了,关于做DNA的事邹老太太始终记挂在心上,这期间叶洋被叫回去一次。叶洋的态度是坚决的,然而叶老太太不是个好惹的主。

“这个DNA必须做,我们邹家不能白养着一个身份不明不白的孩子邹老太不依不饶。

邹昌海小心的弱弱的道“妈,这么多年了叶玲从没因为抚养孩子的事找过我,我甚至都不知道洋洋的存在,是叶玲实在没办法才把洋洋托付给了我,这么做未免太伤人心了。

“我不管,我只要一个真相,如果他确实是你的骨肉,你供养他上学我也就认了,如果不是就该去哪去哪邹老太越说越激动。

叶洋按捺不住回绝道“我是不会去做的。

邹老太气急的嚷道“好啊,那你现在就走,不做你就不是我们老邹家人,我们也没义务管你。

“是我爸管我,又不是你管我,有你什么事?叶洋毫不客气的驳回。

邹老太霸气道“哼!真是可笑,他得听我的,这里我说了算。

“爸,您真要听她的吗?不做DNA就不管我了是吗?叶洋质问。

邹昌海支支吾吾“洋洋,我……。

“爸,您可以否认我,但不能不相信我妈,好歹您也和我妈一起过过日子,我妈什么样的人您一点都不清楚吗?叶洋痛心质问道。

“洋洋我不是不相信你妈,你奶奶岁数大了,我们就只当给她一个安心好不好?

“可是这样做你对得起我妈吗?这明明是赤裸裸的侮辱,叶洋湿了眼眶。

“你奶奶不容易,一个人把我养大太不容易,我不能这点心安都不给她。

邹老太结婚不过四年便没了丈夫,为了孩子没有再婚,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将邹昌海养大,邹昌海心知邹老太的不易,向来对邹老太的话唯命是从。

“她一个人把你养大不容易,我妈就容易吗?既然有这么相似的经历,她应该对我妈能够感同身受,有最起码的怜惜之情,为什么要这般刻薄无情?难道是自己受的苦太多了不甘心,要在别人身上找补回来吗?

听到“不容易三个字,叶洋立时激动起来,谁容易?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的母亲?还是年迈的姥姥?

“混蛋,真是混蛋,我绝对生不出这样的孙子,昌海,你立马给我把他从户口本上销掉。邹老太气急败坏的几乎去了神智。

邹昌海也有些气急“洋洋,你确实太过了?怎么这样说你奶奶?

“DNA我是不会去做的,您要是不认我不管我了,您就提前告诉我一声,学校的大门关的早,回去晚了进不去门,我得走了。叶洋说着夺门而出。

“野种,就是个野种。

“昌海,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再管他就别认我这个妈,也别再见我。

…………

屋内邹老太大喊大闹的声音传出门外,隐隐的无情的责骂声如一盆盆冷水自叶洋的头顶浇下。

接下来安静的过了三天,邹昌海的电话又来了,当然是说服叶洋配合邹老太的要求——DNA检测,叶洋自是坚决的。

再之后邹昌海又打过几次电话,每次无非就是以老太太不容易,一个人把他拉扯大,如今她只不过是想吃颗定心丸,他不想让老太太为难,更不想老太太和叶洋因为这事都不开心,两个人一辈子耿耿于怀,说什么做了检测老太太一定会把他当成亲孙子,叶洋也光明正大的成为邹家人了……巴啦巴啦的每次都这些,叶洋烦得不行,台词都背下来了,现如今连邹昌海的电话都懒得接了。

再有一个星期就是十一了,学校里会放假,叶洋想回家看望姥姥和姐姐,更想一去不复返了,也不仅仅是自己不想复返,而是昨天邹昌海电话里下通牒了,若是不配合做DNA检测,邹老太要将他的户口立马清出,不再资助他上学,以邹老太的面相,这种事是绝对做得出来的。

之前几次电话里叶洋都想对姥姥说出实情,但又都憋回了肚子里,对于他们来说被要求做DNA这件事是绝对赤裸裸的侮辱,如今被下了扫地出门的通牒,不做就得滚蛋。

离开总得有合理的理由,但若是像什么没有人给好脸色、与邹明皓合不来、想家……这些一般的理由,别说叶姥姥会说他矫情,就是自己都觉得矫情。

窗外,看不到群星闪烁,没有明月当空,只有被路灯衬得更加浓稠的灰黑色的天空,叶洋犯起难来,此时他更想家了,更想念母亲了。

一生好强的叶玲,与癌症抗争了两年之久,为了能让叶洋继续学业,不得不在弥留之际放下十六年的倔强与怨气,主动联系了邹昌海,将叶洋托付给了从未谋面的父亲。

叶洋明白母亲的无奈,母亲走后家里就只剩下年迈的姥姥和两个在上学的孩子,一个农村老人供养两个孩子上学那种艰辛和苦难可想而知。

临去B城前,叶姥姥不停地抹着眼泪,不停地叮嘱,“要用热水洗头发,热水洗脚,别老喝冰水,倔脾气改一改,到了B城不像是在姥姥这里,对你爸少些怨气,毕竟还得他攻你上学,记住你妈的话,要好好学习,将来才能有一份好工作……。

自从叶玲去世以后,叶姥姥肉眼可见的衰老,原本麻灰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脸上的褶皱也更深了,叶洋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无奈又无力。他知道此一去再见怎么也要寒假的时候了,他看看姥姥,再看看姐姐,抹了一把热泪吸溜着鼻子“姥姥,我舍不得你和姐。

“傻瓜,跟着姥姥能有什么前途,跟着你爸能上高中,上大学,等你出息了随时回来看姥姥叶姥姥半斥责半安慰道。

“二洋,你尽管安心学习,我会照顾好姥姥,不用记挂我们叶迎也劝解道。

叶洋看着比同龄人成熟懂事几倍的姐姐,一股酸楚涌上心头,他只是不停的点着头。

一阵凉风突然夺窗而入,全乎在了他的脸上,叶洋打了个激灵,缩了缩脖子,寒凉打断了他的思绪,外面已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漆黑冰凉的夜,叶洋猛然觉得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格外的陌生,窗外的雨、脚下的瓷砖都是陌生的,想家的情绪更加浓厚了,他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关机,由于叶姥姥平时用电话的时候不多,经常没电了自己也不知道,偶尔关机也算正常,但这次他却莫名的感到心慌,再加上此时想家的心情如蔓延的野草一般疯狂的疯狂的疯狂的涌在心头,难以排解。

他拨通了邻居李婶的电话。“喂,谁呀?李婶,我是二洋,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姥姥电话一直关机,也不知道……

“老太太一个人在医院可能太忙了,忘了充电吧!没等叶洋说完,李婶抢先说道。

叶洋一脸惊愕“医院?

“对呀,你姥姥一直在医院照看你姐呢。

“我姐怎么了?叶洋登时着急起来。

“你不知道吗?哎呦,看我这……李婶总算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算了,你就当李婶什么都没说。

叶洋一听更急了“我姐到底怎么了李婶?

“唉!李婶轻叹一声,“反正也是早晚要知道的,你听了可别着急啊。

“我不着急李婶,你快说到底怎么了?

“你姐她病了,白血病。

“啊!?叶洋犹如五雷轰顶,定在那里。

“二洋,二洋,二洋……叶洋没了回音,李婶那边急促的喊着。

“什么时候的事?叶洋终于缓过些神儿来。

“你去B城后没几天就查出来了。

…………

叶洋挂掉电话,想到姐姐悲苦的命运,想到白发人守着黑发人的凄惨,隐忍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涌出。

“咳

一声故意发出的干咳声打破了楼道里的沉寂,叶洋回身望去,那不是江一林吗?

江一林嘴里叼着根烟,显然是出来抽烟的,看见叶洋便朝他走来。

叶洋赶紧回过身去,擦掉挂在脸上的泪水。

“干嘛呢?江一林与他并排站在窗前,朝窗外吐着烟圈。

“看雨。

“呵,还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啊!

叶洋朝他瞟了一眼,吐出的烟圈随着风向又被吹回来,直扑到叶洋脸上,叶洋提醒道,“学校不让抽烟。

但他说完就后悔了,因为江一林正疑惑的盯视着他转而竟又莫名的笑了,这让他终于想起了眼前这个人是官二代啊!!学校还不让打人,不让谈恋爱呢,他哪一样没干啊?心中不免暗暗责怪自己“你是没话可说了吗?

叶洋自知尴尬,又随便找了句话“你也住校?

江一林弹了弹烟灰道“不住,和同学玩晚了,不回了,和他挤一起凑合一宿。

“哦,那个,不早了,我回去了,一会宿管要查房了?

叶洋不想再聊下去,他的姐姐还在躺医院里,他的心里乱糟糟的,没有一丁点儿闲聊的心情。

小说《中邪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中邪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