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缘与命舛

>

缘与命舛

蓝蓟儿 著

季隗重耳 现代言情 缘与命舛

季隗重耳是现代言情《缘与命舛》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蓝蓟儿”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一场关于“舛”的修行,一场关于世俗的讨论。苦行僧修佛修舛,无法顿悟。入定太虚幻境,得见七孔睡莲。后来一僧一莲,落入凡间,化相逄滂与沅芫 。修尘缘解尘心,堪破命舛——何为命,何为舛,活着是命,苦活着是舛。公元前621年,岁在庚子,那个送重耳归晋的秦穆公薨逝,殉葬了177条生命。甲子更替,时轮飞转又一轮,历史的悲剧亦从未停歇。公元前561年庚子,灭郐国之后的莒国仍不思安稳,再度进攻鲁国,是福是祸终是不仁。是故,天道罚不仁,灾荒现世,流年不利,阴晴不定,庄稼不成,民生疾苦。疾苦的是身,自缚的是心。一边努力生存,一边为世俗所困。逄滂和沅芫无法相守的一生,是该执着,还是该放开……...

来源:fqxs   主角: 季隗重耳   更新: 2024-03-03 22: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缘与命舛》,是作者“蓝蓟儿”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季隗重耳,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自此,骊姬之乱伊始。骊姬之乱,顾名思义,骊姬祸乱朝纲,离间王室,而引发的血染王室,晋国动乱。骊姬是掳来的,对晋献公有几分真心可想而知。儿子奚齐的到来,让骊姬的复仇之心膨胀,想到儿子流着骊戎的血,若能成为了晋国君主,也算是骊戎的希望...

缘与命舛第2章 沉浮录在线免费阅读

历史长河滚滚,淘不尽英雄侃侃——

公元前697年,姬重耳诞世,他虽出生晋国王室,却饱尝世态炎凉。

公元前672年,重耳的父亲晋献公伐骊戎得胜,掳骊戎首领之女为妃,史称“骊姬。自此,骊姬之乱伊始。骊姬之乱,顾名思义,骊姬祸乱朝纲,离间王室,而引发的血染王室,晋国动乱。

骊姬是掳来的,对晋献公有几分真心可想而知。儿子奚齐的到来,让骊姬的复仇之心膨胀,想到儿子流着骊戎的血,若能成为了晋国君主,也算是骊戎的希望。野心和欲望在心底扎根,骊姬之乱一触即燃。

公元前667年,看上去于重耳并无紧要,但冥冥中又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这一年,赤狄公主季隗诞世。说到公元前667年,说到季隗,突然想到了四个字“男尊女卑,之所以有此感慨,是因为,若非季隗最终成为了重耳的首妻,若非季隗和重耳几十年缠绵悱恻的爱,谁会记住她,谁会记得她何时出生。

公元前656年,晋太子申生被骊姬陷害,自缢而亡。

公元前655年,重耳在乱世沉浮中,带着赵衰等人,开始了他的流亡之路,他举目四望,选择了母亲的故国——白狄。想到自己已年过不惑,本以为下半生得过且过,却没想传奇旅程才刚刚开始。

白狄大败赤狄,正值豆蔻年华的季隗成了落难公主,成了白狄的战利品,最终被当作婢妾赐给了四十三岁的重耳。彼时的季隗心灰意冷,不知等待她的是死亡还是行尸走肉。家仇国恨让季隗一时抑郁难解,于重耳又何尝不是,季隗的到来让他感慨颇多。

重耳不舍季隗终日以泪洗面,便对其百般呵护。还带着她一起种莲,一起等待莲池开花,然后再一起采莲,度过了一段十分惬意的时光。日久见人心,季隗终于感受到了重耳的孤寂,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爱,于是她放下心锁,坦然接受了这闹剧般的婚姻。两个同命相连的人,在涧峪岔镇的黑水湖畔定居下来,并生育了两子——伯鯈和叔刘,最终将这场闹剧修成了正果。

公元前651年,重耳46岁,晋献公薨逝,骊姬之子奚齐登位。骊姬权谋一生,为的就是此刻,可是她万没想到,那染血的帝位,却也催化了奚齐和她的悲剧收尾。

奚齐死后,晋国卿大夫里克派狐毛找到重耳,希望重耳回晋称君。但是重耳自觉对父不孝,加之生来与世无争,只想世事安稳地陪在季隗和孩子身边,便拒绝了狐毛的邀请。于是,卿大夫里克又派人找到了重耳的弟弟夷吾,夷吾觉得时机已到,便在秦穆公的支持下,回晋称君,史称晋惠公。

公元前650年,心胸狭隘、背信弃义的夷吾即位后,患得患失,先后杀掉了里克及其他拥戴重耳的人。

公元前645年,晋国民众对重耳的呼声愈高,夷吾对重耳心生恨意,派人暗杀重耳。曾经的兄弟情义,在权力面前,土崩瓦解。

公元前644年,是重耳和季隗相守的第十二年。如果不是因为逃离迫在眉睫,他不会离开。逃离前,他依依不舍地跟季隗道别。想到季隗不仅自己要忍受思念,还要独自安抚照顾孩子,重耳心中如煎似熬。千言万语在一躬,重耳道不出离愁,只得故作轻松地交代季隗,好好生活和抚养孩子长大。季隗没有多言,重耳知道季隗必是期待他能归来,他想给季隗一个期望,却又给不出,便苦笑道“尔今二十五,便以二十五作约。待我二十五年不来,乃嫁。。季隗纵然心有不舍,也深知重耳的身不由己。为了不让重耳担忧,她强忍悲痛安抚道“我二十五年矣,又如是而嫁,则就木焉,请待子。

重耳离开白狄之后,到了卫国,但卫文公草草地打发了重耳,这在重耳看来就是一记耳光。于是重耳转身投奔了春秋第一霸主齐桓公,并迎娶了齐桓公的宗女——齐姜。既然在齐国成了家,重耳便在齐国安居了下来。对于齐姜,说不清重耳对她的感情深浅,毕竟彼时的重耳,需要安稳,需要一个靠山。不论重耳是否深爱齐姜,不可否认的是,在他心里,季隗永远是他的糟糠之妻,十二年的相守,不是说忘就忘的。

公元前641年,齐桓公薨逝,齐国动荡,内忧外患。

公元前639年,失去齐桓公庇护的重耳在齐姜、赵衰、狐偃等人的协助下再次出逃。说到这里,不得不提,齐姜也是一个大局为重的女子,为了成全重耳,不惜杀了自己的侍女,灌醉重耳,让赵衰和狐偃把重耳偷偷载离齐国。醒来后的重耳一通怒气之后,还是跟着赵衰和狐偃继续前行,开始为复出发力。

他先后拜访了宋襄公、郑文公,但两国之主心有顾虑,都拒绝了重耳的求助。无奈之下,重耳抱着最后的稻草,前往楚国。楚成王设宴款待,并在宴席之上试探重耳,问道若楚国助重耳回晋,重耳何以为报。重耳机智道,若日后两军交战,晋必先退避三舍。楚成王对重耳的气魄赞赏有加,便收留了重耳。在重耳离楚之时,还赠送了许多礼物。

数月后,晋惠公夷吾病重。争夺半生,终熬不过生老病死,真是讽刺!夷吾之子圉得知,从秦国不辞而别。秦穆公不满,许是担心圉日后不受控,便把目光投向了重耳,并将女儿怀嬴赐给了重耳。

公元前637年,晋惠公夷吾薨逝,太子圉继位,史称晋怀公。晋怀公害怕秦国讨伐,就令重耳及其随臣按期归晋,逾期者杀死整个家族。

公元前636年,六旬花甲的重耳迫于压力,在秦国护送下,回到晋国。结束了长达19年的流亡之路。这19年间,重耳所受冷落有并非本意,所受恩惠也有并非真心。即便为人傀儡,能治一国之安,重耳也甘之如饴。

公元前636年二月,重耳到武宫朝拜即位,史称晋文公。重耳即位后,狄王便将季隗母子送到了晋国。时隔八年,夫妻父子团聚,其中欢喜,莫能言明。

继季隗之后,齐姜也到了晋国。重耳有意将第一夫人之位授予季隗,但季隗却心有顾虑,她自知自己身世落魄,无能助重耳巩固帝位,而齐姜和怀嬴却不同,她们都是助重耳归晋的人,都是重耳的臂膀靠山,如果因为位份排序而不和,势必会影响重耳的根基,也会给自己的孩子招惹祸患,想到这里她便婉言谢绝了。在季隗心里,十二年的相守,八年的期盼,她等的只是重耳这个人,不是回晋,不是第一夫人之位。

最终齐姜被封第一夫人,季隗为第二夫人,怀嬴为第三夫人。三位夫人同心同德,辅助重耳,让重耳没有后顾之忧。这也是为什么重耳能在位九年,成为春秋五霸之一,为晋国长达百年的霸业打下奠基。

公元前628年,重耳行将就木。

小说《缘与命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缘与命舛》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