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春日迢迢

>

春日迢迢

潇潇渔歌 著

古代言情 春日迢迢 藤落叶成幄

《春日迢迢》,是网络作家“藤落叶成幄”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本文很虐,很憋屈,三观歪,男主渣,女主弱,剧情现实,沉闷,寡淡无味。值得注意的是,本文男主,之所以是男主,只是因为他的戏份较多,与女主纠缠的较多,并不是作者喜欢他,也不是女主多爱他。架空,大部分参考明朝,也有宋朝和清朝的影子,大杂烩。本文是古代言情,讲的却不是男主与女主的爱情,只是多种多样的人生,多种多样的婚姻,多种多样的凄苦中的一种。总之,就是作者恶趣味,想写超级人渣和受气小媳妇的一生。女主心有所爱,男主不懂谈情说爱。最后强调,文中人的性格,处事,三观,不代表作者,我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此文讲述的是婚姻之苦,岁月之难,人生之伤。男主是真的人渣,别指望他悔悟,他也不干净,整篇不存在洗白,女主前几章是真的受气包,爆起虐渣的情节不多,满篇的不痛快,没有一点金手指,慎点!本文虽然归类到言情,但是,女主不是恋爱脑,只是乱世中求生存的弱女子,她的一切行为和选择,只是想让自己和孩子活的好一点,不能期望她很强,性格和环境有限制。千万不要纠结做不做夫妻,原不原谅啥的,在生存面前,别纠结男人好不好?爱不爱?离不离?不遭罪是本事!不要用现代观念看纯古言,会很不开心!...

来源:qwwrkbd   主角: 藤落叶成幄   更新: 2024-03-03 22: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藤落叶成幄是《春日迢迢》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潇潇渔歌”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虽说自己的媳妇不招人待见,但也是清清白白,搞家里一个不干不净的,真是让人闹心。叶母半碗粥下肚,莺莺的房门终于打开,一脸靥足的叶成幄走进堂屋,藤落不敢怠慢,立即去打水伺候叶成幄洗漱。“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有了正经营生,就要务正途,这整日里莺歌燕舞,乌烟瘴气的,像正经人家过日子吗?”叶母嘴上斥责着,却亲...

第2章

夏秋交季,藤落的胃口变差,身子疲乏的很,早晨起来头脑昏沉,却还要忍着难受,为一家四口人准备吃食。

厨屋与莺莺的房间一墙之隔,偶尔在此处忙碌的藤落,总能听见房间里的欢笑声,也能听见一些难以启齿的吟叫。

藤落没有多少难过,只是有些好奇,那种事疼痛难忍,莺莺为何笑得那么开心?而且她的夫君与女人在一起时,也会异常开怀,究竟是为什么?有什么东西是她不懂的?

藤落将早餐端到堂屋的桌上,叶母很快起床,见莺莺的房间门扉紧闭,偶尔传来戏笑之声,立即沉了脸。

叶母看不上青楼女子,但凡一个头脑清醒的婆婆,都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与风尘女子鬼混。虽说自己的媳妇不招人待见,但也是清清白白,搞家里一个不干不净的,真是让人闹心。

叶母半碗粥下肚,莺莺的房门终于打开,一脸靥足的叶成幄走进堂屋,藤落不敢怠慢,立即去打水伺候叶成幄洗漱。

“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有了正经营生,就要务正途,这整日里莺歌燕舞,乌烟瘴气的,像正经人家过日子吗?

叶母嘴上斥责着,却亲自拿起一个鸡蛋,仔细地剥了皮,递到儿子嘴边。

叶成幄一口咬去大半个鸡蛋,吊儿郎当道“娘亲不要急着怨怪,你怎知儿子没有务正途?

叶母嗔怒道“你务什么正途啦?一个小小巡检你能干一辈子!

叶成幄哈哈大笑“娘亲说错了,儿子马上就要高升。

叶母还是不信“你能升到哪儿去?

“不差这三五日,娘亲等消息就是。

叶成幄穿衣出门,不知忙什么去了,叶母只当他故弄玄虚。

藤落总是被排除在这个家之外,她只管出苦力做活,其他事她一概不知。

婆家不把她当人,她也没有胆量争取,小小年纪,浑浑噩噩,只想着今日不被夫君折磨,不被婆母责骂,其他都没有关系。

失了倚仗的小女孩儿,在如花的年纪里,不被疼爱,不被关怀,只学会了逆来顺受,混吃等死。

“哎,把饭热热,把这件衣服洗了。

莺莺到太阳晒屁股了才起床,把亵衣亵裤扔给藤落,指使起她来,理直气壮。

叶母看在眼中,却是不闻不问,不喜欢那青楼女子,但儿子宝贝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藤落那小媳妇懦弱惯了,若也是个张牙舞爪的,这日子还怎么过?消停一会儿是一会儿。

藤落虽不情愿,也还是把衣服洗了,她想着洗一件也是洗,多洗两件也累不死,只要他们都不找麻烦,她干一天活,能在自己屋子里睡个整觉,就谢天谢地了。

然而,就因这两件衣服,藤落挨了打。

早晨洗的衣服,晚间干透了,她叠好送到莺莺屋里,全没放在心上。

第二日一早,藤落正在厨屋熬粥,就听见莺莺惨叫,正想细听发生何事,随后,厨屋门被猛力踹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疾步罩过来,抡起膀子就呼了她一个大耳雷子。

藤落跌倒在地,半开的粥锅倾倒,滚热的米汤,一滴不落地泼洒在她的大腿上。

男人常年在街上鬼混,舞刀弄枪,手劲可见一斑,耳光打得太重,藤落的眼前黑了几个呼吸,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腿上的刺痛,就让她疼得满地打滚,啊啊惨叫起来。

“哎呀,这是怎么啦?

叶母听见莺莺的尖叫,火气上来,正想训斥几句,疾步踏出房门,却见藤落在厨屋地上翻身乱滚,可比莺莺叫得凄惨多了。

“这死丫头片子,居然敢给莺莺的亵裤上抹东西,让她的下身红肿起疙瘩,你叫儿子怎能惯着她这份恶毒?

叶母一边去扶藤落,一边对叶成幄斥骂道“你真是被那小娼妇迷晕了脑袋,你媳妇儿有多老实,你不知道,还是我不知道?她整日在家里洗衣做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手上能有什么东西?

叶成幄稍稍清醒,转念一想,也知道自己被青楼出身的臭娘们耍了,可是,男人就好那一口,正在兴头上,还没玩腻,被耍了,也觉得那女人够味儿。

所以,无情的男人只是挥挥手,无所谓道“是她不是她又能怎么样?打了就打了,让她歇几日,雇个婆子做活就是!

藤落已经被打傻了,被叶母搀扶着回到房里,只觉得脑袋上套了个罩子,耳朵听不见声音,眼前发黑重影,腿上疼到麻木,只知道缩在墙角发抖,哭都哭不出来。

叶成幄回到房中,眯起一双狭长的眸子,对着假哭的莺莺,似笑非笑地警告道“臭婊子,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老子家里可不是你这个骚货随意耍闹的。

莺莺见自己的招数被识穿,男人的眼神依旧在她的胸腹流连,索性彻底抛开脸面,水蛇一样缠了过去,一只手搂住男人的脖子,一手蜿蜒而下,娇媚道“你有我一个还不够吗?你那媳妇呆呆笨笨地,碍眼得很,不如……

女人的手轻轻摩挲,男人的腰腹紧绷,魅惑的低语响起“将她送到乡下去,免得我伺候你的时候,一想起她在隔壁,总不能尽兴……

“好啊!男人的不快烟消云散,将女人扑到床榻上下其手“来吧,让我看看你尽兴的时候美不美?

又闹了半个时辰,叶成幄才提着腰带走出门,叶母气得不轻,等在堂屋里,满面寒霜。

“你媳妇不讨喜,可也是咱家明媒正娶,你领回来的那个下流货色,惯会作威作福,整日里想方设法欺辱落落,我的心眼儿是偏的,就图个家宅和顺,可是……

叶母一拍桌子,怒声道“我再不是个好人,也不能任由你们虐待她!

“您别生气,我就是一时气愤……

“放你娘的屁,你爹年轻时比你玩的还花花儿,可也没动过我一根手指头,抬手就打,那是畜牲!

叶母被勾起多年前的回忆,叶父也是个混不吝的,但是,她的性子泼辣,叶父再怎么鬼混也不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如今再看落落老实巴交,还被无故殴打,难得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再不管管,就是缺德做损,到了阴间是要被阎王爷记上几笔的。

“好了,您消消气,一会儿我就去雇个人力板车,把她送到乡下去,我想打也打不着了不是!

叶成幄把玩着茶杯,说起话来漫不经心。

“啥意思?是不是那小娼妇又吹了一股邪风?

“娘亲稍安勿躁!

叶成幄把头凑近叶母,压低声音道“再有半个月,胡国舅将赴青洲任节度使,他老人家手下第一猛将高之明与我有些交情,您就要随着我去青洲享福去了……

吴县隶属青洲,而青洲城是大靖朝的南北要塞,现如今,朝廷势弱,各方人马蠢蠢欲动,正是抢地盘,抢兵马,抢得最热闹时期。

叶成幄一年多前混到军营,合该他有运气,在与望洲江尚的混战中,背着受伤的高之明逃出生天。凭着这份恩情,半年后战乱平息,返回老家的叶城幄混来了官职。

高之明承诺,小小巡检只是第一步,待得胡国舅拿下青洲城,必将提拔他,步步高升。

小说《春日迢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春日迢迢》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