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诡谲之王

>

诡谲之王

排骨缺肉 著

奇幻玄幻 白晓微白晓晨 诡谲之王

火爆新书《诡谲之王》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排骨缺肉”,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市面上的诡谲游戏牵引出一场尘封多年的血案,而血案的背后却潜伏着巨大的阴谋。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吗?还是说这只是某个顽皮孩子的恶作剧。一件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发生之后,大幕的一角才被拉开,原来人类只不过是渺小的尘埃。...

来源:fqxs   主角: 白晓微白晓晨   更新: 2024-03-05 22: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诡谲之王》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奇幻玄幻,作者“排骨缺肉”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白晓微白晓晨,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一开始他打算黑吃黑,从诡异手上套取原始资本。怎奈那些诡异都是死脑筋,就算是白晓晨作为诡异世界的王,也不能让它们去收取一堆没用的废纸。毕竟诡异世界又不是只有白晓晨这么一个王。细数过来,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诡谲之王第5章 不知深浅在线免费阅读

白晓微的暑期过的很快,这段时间里她没有其他女孩的放松,而是投入到积攒学费的打工之中。

由于王父的重病家里早就入不敷出,几月的努力,也让她有了底气。

“哥,我学费差不多了,你就别担心了。

白晓晨的确很郁闷。

一开始他打算黑吃黑,从诡异手上套取原始资本。

怎奈那些诡异都是死脑筋,就算是白晓晨作为诡异世界的王,也不能让它们去收取一堆没用的废纸。

毕竟诡异世界又不是只有白晓晨这么一个王。

细数过来,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就这数目,只要你白晓晨抓不到我,我会鸟你?

再者,上一次陈铭获得了线索以后,狠狠抓了一批人,导致这诡异游戏被贴上了邪教的名头,在打击的号召下,直接就成了过街老鼠。

白晓晨这几月够懵逼的。

好在前期抓到了几只不老实的诡异压榨了一波才能勉强维持,不然他就真成了吃白饭的。

“小妹,你说我现在再去学习来的急吗?

若说这个事情,白晓微也想过。

但要让老哥从中学开始读书,可能对方也不愿意。

思来想去,也只能报了一个夜校,看看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哥,你先在夜校学习,来年摸底试试成绩,要是可以,你报考一下成人。

白晓晨二十二了,白白浪费的十年青春。

却又收获到了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难以理解的东西。

相比之下,只要专业对口,绝对会成为某些人眼里的香饽饽。

可惜白晓晨并不想暴露自己。

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清楚当年白家的血案,不然他内心难安。

“好吧,我听你的,不过你要是在学校里遇到什么麻烦,可要立即给老哥说,我来帮你解决。

这些日子白晓晨神出鬼没,不时就没了踪影。

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王家也不会安宁。

白晓微拧着眉头,仔细在白晓晨的脸上寻找着什么,似乎想要看出花来。

“哥我发现你这些日子印堂发黑,出门小心一点,记着走有路灯的地方。

这丫头是找打吧!

白晓晨刚举起的手掌又轻轻落了下来。

“你这丫头,外面的世界在诡异,有你老哥我诡异吗?我可是能镇压它们的存在。

白晓微吃了瘪,一脸幽怨“哥,你就不能让让我吗?

对于这个唯一的血亲,白晓晨只能举双手投降。

“好好好,依你依你!

陈铭忙碌了俩月,额头上又泛出了白发。

瞧着眼前的卷宗,说起来也就是一些封建迷信之类的事情。

可偏偏有命案在里面,其中还有活着的人。

那些人对于致命游戏三缄其口,一问就是一个不吱声。

导致在关键的节点里面处于一片空白。

“小吕,那些人还是不开口吗?

吕童也是无可奈何。

那些还活着的人,全都受到过恩惠,在这个方面,只要有人提起这事,绝对守口如瓶,一丝一毫也不松口。

到底是为了什么?

吕童也想不明白。

“陈队,那些人不说我们也没有办法,而且他们还没有违法证据,我们不能正常审问。

头疼啊!

陈铭感觉怪事年年有,今年怎么就这么多。

先是邪教游戏导致意外发生,后来就是小巷血案,接着又是邪教游戏扩散。

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似乎是在隐藏什么东西。

只是他们连一个确切的目标都没有,就很是让人抓狂。

“盯着那些人,要是他们有什么诡异的举动,立即上报给我。

说完,陈铭就发现站在身边的吕童一动不动,而在其身边还有一名身穿军服的美女站在旁边。

美女笑盈盈,看到陈铭望向自己,露出笑容敬了一礼。

“陈队,我叫方宁,隶属于国家特别安全局,此来是接受你们调查的邪教案件,当然,还有前段时间的小巷血案。

国家安全局本来就是一个特殊部门,什么时候还在前面加了特别两个字。

陈铭感觉没听过,但还是保持着得理的微笑。

“欢迎欢迎,小吕你快端点茶水来,我和这位先说说话。

吕童明白队长的意思,转身就走了出去。

等他回来后,就看到陈铭面色红润,一脸带着怨气。

“方小姐,我支持上面的决定,但是这些事情在我们辖区发生,希望你们尊重我们的工作。

方宁缓缓起身,再敬一礼“陈队,我只服从上面的命令,如果你有不满,可以上报,而我只是来告知你们,谢谢合作,希望日后能免于尴尬。

说罢,方宁那是一个雷厉风行,大步就离开了陈铭的办公室。

吕童为以防万一,还是敲了敲门。

“陈队,茶水还要吗?

要个屁啊!

这俩月觉都没睡好,还有人硬插进来。

怎能让陈铭好受。

“不用了,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关上门,陈铭坐在椅子上点起了烟。

此时或许只有尼古丁能麻痹自己的思绪。

可这东西吸的越多,脑子怎么就越清醒?

掐灭了剩下的半支烟,陈铭走到窗前,呼吸着新鲜空气。

“看来我得加快行动调查清楚,不然我对不起身上这一身衣服。

时光一转,白晓微入学了,王叔也能继续工作,家里更是宽裕不少。

白晓晨不时也会拿一点钱回来,算是提交的伙食费。

只是今天出去,原本老旧的小区里竟然多了些许陌生面孔。

对此,白晓晨不以为然,依旧按部就班的来回进出。

“是这小子吗?方宁站在一套出租房里观察四周,看到白晓晨张口就问。

“是这小子,根据我们的判断,小巷血案十有八九和他有关,只是没有任何证据。

这一点方宁一点都不意外。

如果直接破案,上面也不会派他们这种特殊部门过来了。

“给我准备一下,我要亲自去会会这小子。

公交车上。

白晓晨笔直的站在车里,即使拥挤,但任何人都无法靠近白晓晨一寸的距离,仿佛那里就是禁区。

车行一个弯道,力道有点猛,人挤人的车上有了偏斜。

恰在这时,某个柔软的身躯径直向着白晓晨倒去。

本想着英雄救美,怎料白晓晨像是旁边长了眼睛一样,一躬身,那柔软身体就噗通摔在了车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人正是改头换面的方宁。

此时的她身穿背带短裤,里面套着短袖体恤,头上还带了一顶花里胡哨的鸭舌帽。

看上去青春靓丽,却又精明能干。

可偏偏事情出乎了她的预料。

白晓晨竟然没有给她靠一下的机会,还在这么拥挤的车厢里硬是挤出一个空隙让她摔倒。

好丢脸。

方宁感觉自己这二十年都没收到过如此暴击。

于是一双杏眸狠狠盯向白晓晨。

得到的结果却是男人看都不看他一眼。

好无情!

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方宁都在怀疑自己今天出来是不是打扮出了问题,想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

恰在此时耳边传来旁边大妈的声音“闺女疼不疼啊,你看看要是磕着可不好了。

方宁无语,缓缓卷去修长的美腿轻轻揉捏“没事的大妈,不是什么大问题。

实则心里却在嘀咕“是个男人多少也会瞟一眼吧,不然一定就不是男人。

结果白晓晨还是那张死鱼脸,目光一直盯着车窗外。

咋滴?

这是被我说中了?

方宁不信邪,伸手想要拉着白晓晨的长裤站起来。

下一秒,好巧不巧,车到站了。

白晓晨在方宁出手的那一瞬间,就立即挪移身体走向车门。

这一幕看的方宁都瞪大了眼睛。

“太无情了吧!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大妈还在担心方宁的伤势,就看到方宁猛的站起,直直追着白晓晨下车。

“这闺女身体真好,这都没事,换做老婆子可就不行了。

一下车,白晓晨径直走着,不多时就进入了一家商场。

七拐八弯就进入了一家店铺,而后坐在老板对面聊着八卦。

方宁在旁边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心下一横,大步走了进去,正好对上和颜悦色大笑的两人。

见到方宁进来,老板也是一愣,感觉这么一个大美女为何要来这种地方,不合时宜的问道“美女,你是不是进错店了?

方宁看了稳如泰山的白晓晨一眼,才回应老板的话“我进来看看有没有我喜欢的。

当即老板就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脸色,伸手一指周边商品。

“美女,我这家店只卖剃须刀,请问你要什么牌子?

剃须刀?

怎么是这玩意?

方宁感觉自己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就不先看看招牌。

她一个女人要剃须刀干什么?

不会剔腿毛吧。

可是今天她穿的是短裤,光溜溜的美腿上哪有什么毛发。

脸上顿时浮现了红晕。

“我给家人买的,老板你给我介绍一款好用的。

如果话都不会说,方宁也不会干这一行了。

老板信以为真,热情的介绍着自家每一款剃须刀的功能以及价格。

就在这时,白晓晨起身对着老板说道“老哥今日有客人,我改天再来。

老板没有挽留,挥挥手就送走了白晓晨。

方宁人麻了。

怎么我一来你就跑了,自己是被发现了吗?

可能吗?

很有可能。

方宁心下一沉,稀里糊涂的就买了一款,付完钱就追了出去。

这时候出来哪还有白晓晨什么影子。

狠狠在地上跺了两脚。

“白晓晨,真有你的,我就不信你还能逃出我的法眼。

说着就拿出电话拨了过去。

“给我查查白晓晨现在在什么地方?

一分钟过后,白晓晨的位置暴露了。

不得不说现在科技的力量太强大,想要弄丢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坐车走了?

“立马安排车给我追上去,我要知道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两人像是影子一般,一个乱窜,一个追逐,始终都没有彻底脱离。

最终在郊外的某条大河边找到了白晓晨。

现在的白晓晨正坐在一把太师椅上垂钓,看样子有些时间。

方宁看的又气又怒,追了半天,你就带我到这种地方?

是不是闲得慌?

白晓晨的确闲得慌。

前些日子帮人处理了一些事情后,有了 一些所谓的朋友,只要有空就会出来看看。

没想到今天遇到一个愣头青。

自己几次都甩开了那女人。

可她偏偏还是来到了这种地方。

既然来了那就自己受着吧。

时间一长,河边的蚊虫可不管你是男是女,只要血液美味,那就前赴后继。

方宁穿着短袖短裤,不到半小时就受不了了。

“该死的白晓晨,我和你没完!

说完,拍着身上血迹斑斑的蚊虫,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走,白晓晨也轻松了许多,收起鱼竿递给旁人。

“谢了,下次有事找我,不过费用另算。

一转眼。

杨家老太爷的丧事刚过没多久,现任杨家主事人杨凡就在家族里拍板某事。

至于他父亲,一直就不在他爷爷的计划之中,这些年更是没有参与杨家的任何事情,属于可有可无的人员。

“现在我们杨家要扩大,就必须要吸收更多的新鲜血液,过段时间在各个高校进行一场选拔,成绩优秀者,可提前到杨氏实习。

这种普通的招新任务,大家族每隔几年都会来这么一次。

但杨家在此时此刻做这样的举动就有点让人看不透。

底下有人在窃窃私语“这估计是杨少爷上台想给自己奠定资本基础吧,不然以前的老人可没有几个服他。

“我看不像,至少我没听到有人反对杨少爷的话。

…..

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只有杨凡自己才能明白为什么这么做。

而此时的杨凡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杨凡。

等人散去,独自一人站在屋里举杯邀月。

“看吧,人类是愚蠢的,这么轻易就被玩转在手掌之中,等到新鲜的血液到来,我就能彻底占据这副身体,再活一世也不过如此。

笑着笑着,一个奇怪的念头就突然浮现。

“王薇?

“我那乖孙的禁脔?

“即是如此,那爷爷就帮你好好疼疼这位小姑娘,也算全了你的心愿。

方宁刚回到出租房里,立马就迫不及待的冲进洗手间解决自身的问题。

一直跟在她身边俞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来到门前敲了敲“小宁,你这么匆忙是发生了什么吗?

门里面顿时就发出了方宁的怒骂“俞姐,我怀疑白晓晨就不是个男人,而且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

俞姐在门外听的一阵茫然。

这么些年也不见方宁发什么脾气。

可为什么今天才出去了一天,就变成了这样。

看来那名叫白晓晨的男人很有问题。

“小宁,有什么事你给姐说说,让我给你想办法?

门被偷偷打开,方宁伸出半个脑袋脸色难看。

“姐,先帮我找点止痒的药来,我快受不了了。

“怎么回事?

俞姐推开门,就看到方宁原本光洁的长腿被叮的满是大包小包。

这可疼坏了这位大姐。

“你瞧你这是去哪弄的?为何变成了这样,我先给你找点药敷一下。

在俞姐找药的这段时间里,方宁又问道“姐,白晓晨那小子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比你还要早一个小时。

说完,方宁顾不上腿上没有冲洗的泡沫,直接就扑到了窗口,拿起望远镜直直对着王家看去。

王家在二楼,正常情况下都能看到大半的光景。

由于白晓微上学去了,这洗碗的工作就留给了白晓晨,他也甘之如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明明我从郊外马不停蹄的赶回来还用了两小时,他怎么比我还快?

见鬼了吗?

方宁感觉自己是真的见鬼了。

然而下一秒就恢复了镇定。

等待俞姐来到她的背后,方宁这才开口。

“俞姐,你说这白晓晨是人类吗?

作为特殊部门的一员,俞姐见识过不少东西。

随便一件拿出去都能引起轰动。

“我们不是有他的资料吗?还有血液比对,是人类无疑!

方宁是看过白晓晨档案的人,也清楚对方是人类。

可当不合理摆在眼前,不得不让人多留几个心眼。

“姐,我怀疑他是被侵占的那一类,必须严阵以待。

说到这里,俞姐一改温婉娴雅的神色,双眸里直接发出了摄人的精光。

“是吗?

探头去看对面的白晓晨,正好对上对方的目光。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瞳孔,深邃幽暗,无边无尽,好似旋涡一般想要把俞姐拉扯进去。

方宁站在一旁看出了不对劲,飞身扑倒了俞姐。

这才把交汇的两人斩断。

“姐,你没事吧?

俞姐神情恍惚,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过了几息,这才出了一口长气。

“我感觉自己跌进了无尽的深渊快要被溺死!

“那个男人的实力深不可测,不是你我能对付的。

方宁想过很多方案,却没想到俞姐直接毁了自己的所有,显得自己是那么的可笑。

“白晓晨真的很强大吗?强大到俞姐你也无能为力?

俞姐不说话了,某些东西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

而且刚才白晓晨的目光就是警告。

要是她敢多说半个字,可能都活不过今晚。

“小宁,姐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只能靠你们自己。

“不过最好和此人保持良好关系,有事也能找他帮忙。

小说《诡谲之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诡谲之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