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梦不成章

>

梦不成章

溪月三眠 著

古代言情 梦不成章 温策舒荣

古代言情《梦不成章》,讲述主角温策舒荣的爱恨纠葛,作者“溪月三眠”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医毒孤女VS命不久矣小将军两人青梅竹马,家世相配。但皇帝猜忌,舒家家破人亡,独留独女在世。温家父母接连被杀,唯一独子被暗算身体伤残,命不久矣。两人相携找寻真相,但是真相难以查明。皇帝多行不义必自毙,被亲儿一举推翻,最后妻离子散,国破人亡。预知后事如何?请点进来看看,欢迎你来预测。...

来源:fqxs   主角: 温策舒荣   更新: 2024-03-05 22: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梦不成章》是作者“溪月三眠”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温策舒荣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侍卫刚靠近舒季一步,就闻到一股奇香。他们并没在意,伸手去拉舒季。突然侍卫顿感头晕目眩,伸出手指还未碰到舒季的衣袖就晕了过去。大堂的围观群众不由得发出惊呼!郑洋转身看到依旧站在原地的舒季,和倒了一地的侍卫...

梦不成章第5章 出手在线免费阅读

这时楼上传来声响——

“谁说没人救她?

舒季面带白纱走下楼,冰冷地看向郑洋。

郑洋嗤笑,狂妄的说道“哟!这是哪家小姑娘在这逞英雄啊!

周围的侍卫随即发出大笑,嘲笑舒季的不自量力。

舒季并没有因为嘲笑而恼火,反而娇声说道“今日 我非要成逞这个英雄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郑洋懒洋洋地说道。

他来此目的就是柳涵。

随即抬了抬手,身旁的侍卫将舒季团团围住。

对于舒季,郑洋不屑一顾心想“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大能耐。

楼上的温献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暗道“这人完蛋了!

只见舒季就站在原地,周围的侍卫不断向她靠近。

侍卫刚靠近舒季一步,就闻到一股奇香。

他们并没在意,伸手去拉舒季。

突然侍卫顿感头晕目眩,伸出手指还未碰到舒季的衣袖就晕了过去。

大堂的围观群众不由得发出惊呼!

郑洋转身看到依旧站在原地的舒季,和倒了一地的侍卫。

郑洋内心大叫“不好!

还未等他反应,舒季闪身走到郑洋的面前,挥了一手。

郑洋也闻到一股奇香,随即应声倒地。

扛着柳涵的人,旁边还有一两个侍卫,一脸戒备地看着舒季

这时一个黑影飞身而下。

随即闪身跳到他们身后,打晕扛着柳涵的人,扛着柳涵,随即飞身上了二楼。

剩下的慌张后退,只见舒季仿佛鬼魅一般来到他们的眼前。

一阵奇香飘过,剩下的人也纷纷倒地。

大堂地上躺了一堆人,一旁早已清醒的店小二看着地上的人还有呼吸,应该都是晕了过去。

理都不理倒地的人,跨过他们的身体,转身上了二楼,去看自己家的坊主。

大堂的众人见此变故,都不敢出声,生怕此事牵连到自己。

舒季迷晕了郑洋等人,随即转身将手指放在嘴前示意众人不要说话。

众人连忙用手将自己嘴捂上。

舒季见此点了点头,就向二楼走去。

楼上的阿四见此情形张大了嘴巴。

没想到柔柔弱弱舒小姐竟然是用迷药的好手。

一旁的思卿对阿四嗤之以鼻,不屑地说道

“你不知道得多着呢,快收起你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一旁给柳涵松绑的温献开口说道

“小看阿季的人都死定了。

阿四听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看到上来的舒季,阿四马上毕恭毕敬地扶着舒季走下,为舒季倒了杯茶。

舒季见此,感到十分奇怪,看向温献。

温献也就是笑了笑并未解释。

舒季也没有继续问,抬起手喝了一口茶。

随即看着柳涵和店小二开口道“你们如今有何打算?

一旁的柳涵听闻,向舒季和温献福了福身,说道

“今日多谢两位贵人相助,我们日后已有打算,不劳烦两位贵人操心。

舒季点了点头。

因为在座的都明白郑洋不会善罢甘休,今日是舒季将人拦下,明日,后日,还会有人替她们拦下吗?

舒季和温献随即与二人道别,离开柳虞坊。

离开时看到除了倒地的众人,大堂上早已空无一人。

不妨有人去通风报信,那就不是舒季和温献要管的了。

柳虞坊二楼

“坊主,你看我们这该怎么办?店小二看着眼前明艳的女子。

只见看眼前的女子从娇柔的模样变得粗鲁起来。

从怀中掏出两苹果,原本丰盈的胸部变得扁平。

柳涵随手将一个苹果丢给店小二,自己拿另一个吃了起来。

一脚抬起踩到椅子上,一条胳膊随意地搭在腿上, 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

直到吃完一个苹果,随即像想到什么一样,嫣然一笑“怎么办?凉拌呗。

原本温润的声音变得更加深沉。

“我已经替我们想好了去处,但是咱们也不能让人白欺负了去,你说是吧!柳涵笑着说道。

店小二看着柳涵一脸坏笑,心知楼下的人死定了。

等郑御史派人来找他的儿子时,柳虞坊早已人去楼空。

此时的舒季和温献已经回到家中了。

舒季正蹑手蹑脚地走进大厅,管家见到她刚想说话,只见舒季慌忙摆了摆手,管家会意向舒季福了福身。

舒季继续向自己房间走去,路过书房时更加小心翼翼。

结果刚经过书房,舒季原以为可以松一口气时,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要去哪里?

惊得舒季一个哆嗦,内心暗道“不好!

转过身冲着舒荣笑了笑,撒娇地叫了一声“父亲!

舒荣没吃这一套,随即摆了摆手,示意舒季进来说话。

舒季只好灰溜溜地进入书房。

舒荣和舒季在书房的椅子上坐好。

“怎么?看你这副做贼心虚的模样,你是不是又闯祸了?舒荣看着舒季,沉声问道。

“啊,没有,没有,哪能啊!我什么时候惹过祸啊!舒季心虚地辩解道。

舒荣也不深究,抬手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明日便是夏日宴,你准备一下明日参加宴会,别给我闯祸!

“哦,那明日阿献回去吗?舒季小声问道。

“应该会吧,毕竟这次宴会还是很盛大的。舒荣没好气地回答道。

“哦哦,好的,那父亲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回去收拾一下。舒季娇声说道。

舒荣上下打量一下舒季,随即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舒季恭敬地福了福身,迈着愉悦的脚步,走出了书房,将门好好关上。

随即一个闪身快步逃离此地,生怕被舒荣发现今日自己的所作所为。

另一侧温府

温献刚路过安乐堂,便被沈清叫住。

“阿献,来!我要介绍一个人。

温献闻声走过去,见到一身朴素的少女站在大堂上。

温献和少女互相点了点头。

温献看向沈清说道“不知这位?

“这是来咱家借住一段时间的沈家表妹,沈媛。沈清淡淡说道。

“哦,表妹好,我是温献。温献客气地说道。

“嗯嗯,表哥好,表哥可以叫我阿媛。沈媛热情地说道。

温献看了看沈清,沈清并没看他,只是在一旁喝茶。

温献朗声说道“毕竟我们还不相熟,直呼名讳即可。

“啊,这样,好的。

沈媛见温献冷冷淡淡的,也没再说什么,向两人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小姐,他们怎么这样?好歹小姐也是沈夫人的亲侄女……身边的环儿愤懑不平地说道。

“慎言,这毕竟不是沈府。沈媛冷冷地说道,一改刚才的热情。

“我就是为小姐不平。环儿小声嘟囔。

“好了,不必再说了。沈媛面色晦暗。

内心暗自咬牙切齿说道“不用你们今日如此,等我登上高位,你们都得匍匐在我脚下。

温献见沈媛走远,才缓缓开口“母亲,这还什么情况?

沈清放下茶盏,冷声说道“我哪知道,毕竟是你祖母传信应承下来的,天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温献听后,陷入沉思。

沈清见此,出言打断“阿献,别想了,咱们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放心好了!

温献此时也没有什么好想法,只好点了点头。

随即沈清继续说道

“明日就是夏阳宴,你好好准备一下吧,毕竟这次宴会还是很盛大的。

“是,儿子知道了。

“嗯,你刚回来,就先下去收拾一下吧!

“是。温献转身离开大堂。

郑府

郑新容下朝还未到家,流言蜚语早就传遍大街小巷。

气得郑御史面红耳赤,谁叫自己家儿子不争气呢。

郑新容刚到府上,就见大夫人焦急地走向自己 ,凄凄哀哀地说道

“老爷,洋儿不见了,这可如何是好?

只见郑新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大声怒喝“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去找人啊!

此话一出,郑府的小厮和奴婢全部出动,开始寻找郑洋。

大夫人还在一旁小声哭泣。

哭声吵得郑御史心烦,不由得大喝“别哭了!听着让人心烦!

“他如今干的这些荒唐事,都是你惯的!慈母多败儿!

说完甩了甩衣袖,走入了书房。

郑姚闻声从房间出来,搀扶住夫人柔声说道

“母亲,万不可哭泣,我想大哥不会出事的,而且您哭坏了身体,大哥也会担心的。

大夫人看向郑姚眼中含泪的点了点头。

离日

最热闹的鹤林街——

“这是谁啊?哈哈哈哈—他怎么这样了?……

“哎,这不是郑家的大公子吗?……

“哎呦,哎呦,快走!一会儿该来人了。……

“这个魔头终于让人收拾!……

“是呢,是呢。……

“小点声,看他快醒了!……

郑洋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眯着眼睛,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

随着意识的回归,议论声也逐渐清晰。

郑洋慌张地坐起身,迷茫地看着大街来来往往的人。

周围的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时不时发出笑声。

低头发现自己身无一物,赤裸着全身,只有一条单薄的亵裤。

郑洋的脸由红到青,再由青到黑。

冲着人群,大声怒斥道“笑什么笑!再笑老子割了你们的舌头!

众人听后,也不害怕,索性爆发更大的笑声。

这时从远处来了两队人——

“让开,让开,快让开!

围观的群众纷纷散开,一时大街上鸦雀无声。

“少爷,我们总算找到你了。侍卫看着一身赤裸的郑洋,关切地说道。

“少爷,您先随我们回去吧。侍卫将外套脱下为郑洋披上。

郑洋咬牙切齿地说道“让这帮贱民等着,走!我们走!

侍卫起身将郑洋扶上马车,消失在众人眼前。

随即大街上爆发更大的笑声和雀跃声。

郑府

郑洋一只脚刚踏进家门,就见一个身影向自己扑来。

“儿子,你可算回来了!娘可担心死你了!大夫人急切地说道。

“快让娘看看,伤到哪里了吗?大夫人对着郑洋上下打量起来。

郑姚也冲上前说道“大哥,你可把我们吓坏了,你没事吧。

“没事,娘,我没事。郑洋安抚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大夫人提着的心可算放下了。

一声怒喝响彻院落——

“你个逆子,还不给我跪下!郑新容从屋内出来,抬手给了郑洋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郑洋头偏在一侧,嘴角流出一丝血色。

“老爷,你怎么能……大夫人刚要出言制止。

“你闭嘴!你都不知道这个小兔崽子给我惹多大祸!郑御史大声打断大夫人的话。

大夫人也知道这次事件严重了,纵然心疼儿子但也再没出声。

郑新容看着一身狼狈的儿子,感觉气血上涌,抬手扶了扶额头。

大声呵斥“来人!将这个小兔崽子关在柴房,禁足。

“是。管家应声答道。

“如果这段时间,要是让他跑了,你就不必在府上了。郑御史眯着双眼看着管家,冷声说道。

“是。管家更加恭敬地回应道。

说完,管家就带着郑洋去了柴房。

郑洋一脸的无所畏惧,目光阴沉。

“老爷,洋儿他……大夫人想要开口劝阻。

“你也是!我要是发现你放那个小兔崽子出来,就别怪我不留情面!郑御史不耐烦地打断大夫人的话。

冷哼一声,转身就向书房走去,理也不理身后的人。

郑姚也跟了上去。

只留大夫人一人,一脸委屈,低头小声啜泣“怎么能怪我呢……

一旁的嬷嬷看着大夫人这个样子,出声安慰道

“少爷肯定一天没吃东西了,夫人我们去做点少爷爱吃的东西,别让他饿坏身体。

大夫人听闻,立马停止啜泣,转身去了厨房。

柴房内

“少爷,委屈您了,我们这是按老爷吩咐的,您不要为难小的。管家恭敬地说道。

“哼!郑洋冷哼一声,转身坐到柴火垛上。

管家见此,福了福身,转身将门拴上便离开了。

郑瑶上钱,就看见郑洋在柴房内面色晦暗,猛地一拳捶在墙上。

郑洋的内心愤恨地想“柳涵,真是好样的!是小爷小看了你了。别让我抓到你!

郑姚连忙开口说道“大哥,你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变成现在的样子?

郑洋讲事情大概和郑姚说了一遍……

郑姚没想到在这望京中,还有这样正直的人存在。

心想“若是当时自己遇到这样的人,如今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此时温家军营

“请问一下,是不是在这里报名参加温家军?冷清的声音传来。

“是啊。小兵闻声应道。

“太好了!我们报名!

小兵闻声抬头,见到一个俊朗的少年,和一个瑟缩的矮个子少年。

在这样的对比下,显得俊美少年更加俊朗。

“好……好的,在这里签名。小兵结结巴巴地说道。

柳涵和店小二快速地签下自己的名。

“柳城,王军,你们到那边队伍报道。小兵指了指远处的队伍。

“好的。柳涵和王五向远处队伍走去。

“坊主,这就是你说的好去处?王五委屈地质问。

“对啊,这不是好去处吗?你放心,那个二货绝对想不到我们在这。柳涵一脸的得意洋洋。

王五见此一脸的生无可恋。

愉快的军旅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小说《梦不成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梦不成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