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什么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团宠女主

>

什么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团宠女主

蝴蝶宴 著

什么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团宠女主 古代言情 施澄音顾裕恩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什么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团宠女主》,这是“蝴蝶宴”写的,人物施澄音顾裕恩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在磕到头后,她猛然发现自己是豪门书中的炮灰女配,女主角竟然是她妹妹。书中,她知道自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这可不像她的真实脾气,谁叫自己是个从古代穿过来的真公主,脾气可是大大的有!不合理的剧情?推翻!不识趣的人,轰走!就是……慢慢的,剧情发展有点不一样?我这么任性,怎么大家都纷纷转了舵,这就成了团宠?...

来源:qwwrkbd   主角: 施澄音顾裕恩   更新: 2024-03-07 22: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什么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团宠女主》,讲述主角施澄音顾裕恩的爱恨纠葛,作者“蝴蝶宴”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施澄音:“什么叫断更。”系统:“作者写到后期就不写了,跑路了,所以我的作用就是,给这篇文弄上一个结局。”施澄音听得迷糊。于是系统开始说正经的:“这篇文的女角色很多,你这个角色不用说了,就一个人人喊打的恶毒女配,按照我的推测,女主就是林恩静,她出身平凡,一般这种情况,都是用来和总裁配对的,这种超越地...

第2章

呵呵。

看来施月月刚才那一出是故意的。

很好。

施澄音的斗志被迅速激发了起来。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在皇宫里长大的。

没有些宫斗手段怎么会成为大盛皇朝最受宠爱的公主呢。

把自己送到这地方是对了。

来活了。

施澄音让系统重新给自己梳理了一次背景。

系统说“刚才你醒过来的时候我没说完,你穿进的这本甜宠文,是本断更文。

施澄音“什么叫断更。

系统“作者写到后期就不写了,跑路了,所以我的作用就是,给这篇文弄上一个结局。

施澄音听得迷糊。

于是系统开始说正经的“这篇文的女角色很多,你这个角色不用说了,就一个人人喊打的恶毒女配,按照我的推测,女主就是林恩静,她出身平凡,一般这种情况,都是用来和总裁配对的,这种超越地位的爱情大家爱看。。

施澄音开始类比“这跟去年大盛工部尚书的儿子闹着要娶一位坊子里的织女,在京城里掀起了好大的波澜一样,对吧?

系统“对。所以我猜林恩静一定是女主。

“你要是没猜对呢?

系统“那我就换一个人猜。

施澄音“……我不关心谁是女主,我要听施月月的事,她刚才挑衅我。

系统“收到。

原来,施夜澜有过一位相处了很多年的家庭教师。

而施月月则是家庭教师女儿。

家庭教师出了意外离世之后,施夜澜就收养了施月月。

家大业大,多养一个人是随手拈来的事。

偏偏这施月月是和原主截然不同的性格。

原主刁蛮,她就温柔善解人意。

原主骄奢,她就低调不铺张。

总之一切都是原主的对照组。

相比下,施夜澜心里的天平自然就偏向了施月月。

原主和施月月一直是敌对的关系。

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因为争夺在施家的地位。

另一个则是因为女主林恩静。

在故事前期,施月月还是林恩静的好朋友。

在原主为了夺回赵均璟而针对林恩静的时候,施月月会帮林恩静出谋划策。

可惜,到了后期,眼见着林恩静真的要成为赵家长媳的时候,施月月内心开始变得不平衡,最后也成为了林恩静的绊脚石。

所以在原文里,施家的两个女儿都是炮灰配置。

只是原主挂得更早。

施澄音想了想,对系统说“我如果退了和赵家的婚事,还会继续联姻吗?

系统说“你所在的地方叫江都,江都有施、赵、顾三家财团,这种情况施家绝不会往下兼容,所以联姻只会从这里面出现,如果因为退婚得罪赵家,那顾家也不可能,毕竟顾赵本来就是亲戚。

很好。

只要能退婚,然后再从施夜澜手上哄骗点钱出来。

那自己就能远走高飞吃香喝辣,顺便再纳上些驸马和面首。

系统疯狂响起警报“一夫一妻!一夫一妻制!不许想些天方夜谭的事!

施澄音当作没听见,继续问“我要怎样才能退婚?

国师、状元……曾经都是施澄音择婿的选择,她见过大盛的太多好男儿,现在区区一个赵均璟,还犯不上她费劲去争。

系统“退婚?不是,咱不努力争取一下啊,把婚退了多可惜。

施澄音发出灵魂拷问“你不是站我这头的吗?

系统“是。

施澄音“那我要退婚。

系统说“像原文一样疯狂挤兑林恩静,赵均璟一生气就把你给收拾了,能跟你退八百次婚的。

施澄音细眉一挑,提高音调“他敢?

系统弱弱地说“这是最有效的方法了。

施澄音一沉吟。

下定了决心。

干就干吧,纠缠太久不值得。

第二天一早。

施月月从房间里醒来的时候还懵了一下。

自己昨晚可是一直在书房里陪施夜澜处理生意文件的。

不过,应该是自己不小心睡过去,然后施夜澜把自己抱了回来。

想到这里,施月月微微一笑。

夜澜哥哥果然是最疼爱自己这个妹妹的。

可惜,家里还有一个碍事的。

要是夜澜哥哥只有自己一个妹妹就好了。

对——

夜澜哥哥身边只能有一个人。

总有一天,施澄音要被扫地出门的。

施月月猜,这一天很快就来了。

按施澄音的性格,发现赵均璟和林恩静竟然搞到一块的时候,一定会出手犯蠢的。

到时被施、赵两家一起厌弃。

对了,她昨天是故意让林恩静过来送蛋糕的。

目的就是为了让赵均璟和林恩静多见面。

她也不在乎赵均璟和林恩静能不能成。

只要破坏掉施澄音的事就舒服了。

施月月洗漱完,换上一条淡蓝色的裙子,就下楼去吃早餐。

但今天餐厅有个稀客。

施澄音竟然先一步下来了。

她以前可是没到日上三竿不起来的。

今天不仅早起了,还端庄地束起了头发,衬上素雅的白裙子,看起来清丽却不寡淡。

连施夜澜也忍不住多看了澄音两眼。

花枝招展的小孔雀竟然换了路数。

一时间还不太适应。

施月月刚坐下,就听见施澄音就喊了句“冷。

施月月腹诽道,事真多。

可她还是笑着朝佣人道“阿姨,拿件姐姐的披肩过来。

自然得宛若家里的女主人,反衬得施澄音是客了。

施澄音仍旧不动声色。

可披肩落到身上时,施澄音却“滋了一声。

施夜澜问“怎么了?

施澄音说“料子太扎。

施澄音想起了以前那件油光水滑的凤毛披肩。

这里肯定没有。

但也不能不讲究。

施家豪门大户嘛。

施月月忍不住出声“怎么可能扎?料子那么好。

她快气死了。

如果不是因为施夜澜收养,自己一辈子也用不上这么好的东西,结果施澄音还挑三拣四的。

可施夜澜却没有生气,说“扎就换一件,衣帽间里多的是。

施月月只好闭上嘴巴。

可吃早餐的时候,施澄音的嘴巴刚沾了一点冰牛奶,又立刻放下来“好凉。

施澄音哪里在早上吃过冰冷的东西。

这里实在有太多东西和皇宫里不一样了。

施月月忍不住笑了一下。

心里想,施澄音不会还以为自己很可爱吧,这么难伺候,夜澜哥哥一定烦死她了。

但没想到施夜澜会问“那你要喝什么?

施月月吃了一惊。

明明只是一件小事,她发现自己竟然会吃醋。

施夜澜以前肯定是懒得理她的。

现在是怎么了?

但连施夜澜自己都有些惊讶今天怎么会这么纵容施澄音。

不过,施澄音今天是过分骄矜了点,但莫名的并不惹人心烦。

施澄音也不客气,说“我要喝粥,加上山药碎、豆浆、百合一块去熬煮,记得多放些糖,我要甜的。

施夜澜吩咐佣人“去做吧。

还以为要吃什么鲍鱼肚鲨鱼翅呢。

结果只要一碗甜粥。

不过就算是鲍鱼肚鲨鱼翅也没关系。

施家不缺每天新鲜运来的好东西。

能用“换一份上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只要澄音别闹着要换联姻对象就好了。

赵均璟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施夜澜不知道,施澄音现在正在踹掉联姻对象的兴头上。

她还有了一个新主意。

吃完早餐之后,施澄音坐上了司机的车。

经过系统昨晚的紧急教学,她弄懂了这里的很多事,比如大家不坐马车,坐有四个轮子的车。

还学会了怎么用手机。

一切都在慢慢步入正轨。

接下来,施澄音要去买蛋糕。

不是说施月月的蛋糕被毁坏了吗。

那就赔她一个。

而且还得去林恩静家里开的那家订。

林恩静一大早就到蛋糕店帮忙了。

现在正是大学暑假,所以她很有空,基本天天来。

还能挣点零花钱。

毕竟上次在画廊兼职的时候,不小心把咖啡洒到了赵均璟的身上。

虽然赵均璟没有责怪,但她悄悄看了标签,一件薄薄的衬衫,竟然要五位数。

所以想攒钱,赔一件新的给他。

林恩静正要去送蛋糕,结果推门的时候看见橱窗外停下了一辆豪车。

她还以为是施月月来找自己了,结果是施澄音。

施澄音……林恩静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就是赵均璟那个很难缠的未婚妻。

想到赵均璟,林恩静突然有了底气。

施澄音进门的时候,林恩静立刻去招待“施小姐,请问是要订蛋糕吗?

施澄音说“订昨天和你送去一模一样的,我想今天就拿回去,加多少钱能现做?

竟然是订给施月月的?

这太出乎林恩静的意料了。

以前和施月月聊天的时候,从施月月的口中得知她姐姐就不是个好惹的主。

今天突然到来,恐怕是不怀好意。

林恩静连忙推脱“不好意思,最近的位置都已经被订满了,施小姐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但林恩静的姐姐见是施澄音,连忙把林恩静拉到身后,说“能。今天就能做。

施澄音点头说“谢谢。

然后,她找了个沙发坐下。

拿起手机,对着自己的脸咔嚓了一张。

背景是林恩静家的蛋糕店。

这才是今天的真正目的。

自拍完之后,打开了赵均璟的聊天框,把照片传了过去。

传完之后,又觉得还不够刺激,编辑了一句话发过去。

于是,赵均璟开完会出来打开手机。

屏幕跳出来的第一句话是——

“哥哥,我好不好看嘛。

赵均璟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掷出三米远。

幸好没真掷出去,否则就认不出背景了。

不好。

赵均璟暗叫一声。

施澄音肯定是去找林恩静的茬的。

说不定还把人家的店给砸了。

这不省心的!

赵均璟把文件交给秘书,说“你去处理,我得去找个人。

秘书收下文件,却在赵均璟消失之后啧啧了两声。

刚才自己都看见了,赵总一收到施小姐的信息就连工作都甩一边去了。

他好爱。

施澄音在店里坐了好几个小时之后,终于接到了蛋糕。

但是,并没有等到赵均璟。

什么?男主怎么可以不来救女主。

白走这一趟了。

还白送施月月一个蛋糕。

不过自己吃也行。

施澄音看着可馋了。

还没尝过呢。

结果施澄音刚拎着蛋糕出来,就迎上了满面冰霜的赵均璟“你干什么?

施澄音慢悠悠地亮了亮蛋糕“买好吃的。

赵均璟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警告的语气道“我们两个的事,别牵扯无辜的人进来。

哼,果然心疼林恩静了。

施澄音故意挑衅道“我真牵扯了,你能怎样呢?

“你——赵均璟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下让人看笑话,拉过施澄音就要上车。

结果施澄音用力一挣扎,拿着的蛋糕突然掉到地上。

半边蛋糕滑了出来。

施澄音想到没能尝尝味道的时候,瞬间就绷不住了。

她索性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你赔我蛋糕。

赵均璟“你碰瓷啊?

原本想不管施澄音的,但她的那眼泪像串了线的珠子,一颗颗从脸颊上滑落下来。

可怜得不像是装的。

哭得让赵均璟脑子都乱了。

而施家的司机看着,也一个头两个大,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

司机突然想起自己平时还会向施夜澜汇报二小姐行程的责任,赶紧拿起手机拍下了现场。

于是,施夜澜收到了这样一个视频——

自家妹妹穿着一身雪白的裙子,却狼狈地坐在脏掉的蛋糕旁边哭,一边掉眼泪一边哽咽地说“蛋糕是我给施月月买的,你赔我。

即使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施夜澜,瞳孔也突睁了一瞬。

忽然觉得好气又好笑。

堂堂施家二小姐,为了一个蛋糕在大街上哭。

可听到是买给施月月的,又觉得还有原谅的余地。

但施夜澜还是哭笑不得。

明明是自己一路看着长大的,但还是不明白施澄音这样的性子是怎么养出来的。

巧了,赵均璟现在也不知道。

他索性弯下腰,强行把施澄音扛到了自己肩上,然后径直走到自己的车子旁,把人扔了上去。

“安静点!赵均璟语气一冽。

施澄音被吓到,瞬间止住哭声。

但她又想去踹赵均璟,结果被赵均璟迅速控制住行动。

狭小的空间里,沉重的呼吸声清淅至极。

“放我下去!施澄音忍不住要叫出声。

却被赵均璟捂住嘴巴。

赵均璟严肃地说“再吵今天都不给下去。

岂有此理,施澄音想,父皇都没这样对待给我。

不过,谁让人在屋檐下。

反正今天目的达到了。

赵均璟肯定更讨厌自己了。

见施澄音终于安静下来,赵均璟慢慢松手,离开了那张柔软的脸颊。

施澄音白了他一眼,翻身下车。

她下车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林恩静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此刻,林恩静的心里很堵。

她亲眼目睹赵均璟是怎么把施澄音抱上车的,两人在车里又是怎么拉扯的。

而且施澄音下车后就不哭了,肯定是赵均璟好声好气哄好的。

想到那场面,林恩静感到了一股危机感。

怎么可以。

赵均璟明明是属于自己的男主角。

他该狠狠地甩掉施澄音才对的。

看来是还没喜欢上自己的原因,林恩静想。

要开始努力了,绝不能被施澄音抢走赵均璟。

林恩静回过神来,却发现施澄音在和司机一起收拾起蛋糕。

怎么回事。

施澄音不是什么都不管的大小姐吗。

林恩静回头看了一眼,还好赵均璟已经开车离开了,什么都没看见。

结果——

赵均璟收到了看向后视镜的目光。

他心里确实有了一丝不寻常的波动。

但无论如何,这婚得退。

自己不爱施澄音,也不会爱上施澄音。

小说《什么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团宠女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什么炮灰女配,她分明是团宠女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