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双生蛇女

>

双生蛇女

李蛋 著

双生蛇女 小说推荐 李蛋三毛

以李蛋三毛为主角的小说推荐《双生蛇女》,是由网文大神“李蛋”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98年冬月,我妈在坟前生下一对双生子,一死一生,生的是我重约七斤八两,死的是我弟,浑身青紫,脖子上还有个小小的掐痕,像是被我掐死在了娘胎里。一名云游的道长用我的心头血调换了生死,却也因此盯上了我,结果在我十八那年,被一条白蛇捷足先登,将我劫走。可是谁能告诉我,在这世上除了白蛇,竟然还有一条青蛇……为什么世界上还有另一个,长得与我一样的女人,却过着与我南辕北辙的人生,直到命运的齿轮转动的......

来源:qwwrkbd   主角: 李蛋三毛   更新: 2024-04-14 22: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李蛋三毛的小说推荐《双生蛇女》,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李蛋”,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归一道长和林清也,在到达了我家之后,几乎是在这片狼藉之上,里三层外三层地把每个角落全都翻了一遍,哪怕是院子里的水井都没有放过,结果连根毛都没有找到。见此情形,归一道长皱着眉头暗道一句:“奇怪了,卦中显示她虽遭难遇到了危险,命却还在,没藏在家里,还能躲在何处?”“要不,去那阴气最盛的地方,看看这里到底...

第十七章 换命

先前被谢无畏挖出来的那些断手,却在此时好似忽然活了过来,齐刷刷地从地上飞到了半空,出现在了谢无畏的身后。

谢无畏非但没有察觉,还傻乎乎地对林清也问出一句“猪……猪脑子?

“师兄,你为什么好端端的骂我啊?

林清也都快被他这蠢师弟给气笑了,在这些断手动手之前,赶忙冲上前去,一把将一脸懵逼的谢无畏,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一道气势宏伟,如同惊雷一般的声音,也在这时从一旁响起。

“炁神引津,镇!

归一道长的咒声响起,立刻将这些断手镇住,林清也则趁热打铁地快速掐诀起咒,接上了一道法印。

“灵宝符命,普告九天,破!

林清也咒音落下之时,这些断手立刻被碾成了碎肉一样,‘啪嗒,啪嗒’地一块块从半空中落下。

我呆呆地看着这一切,正暗自惊奇着,他们这师徒俩的道法,好像真的有点东西的时候……

落在地上的碎肉,忽然动了……

就像黏土一样,重新凝结在了一起,又变成了一只只雪白完好的断手,飞在半空,朝着林清也和归一道长抓了过来。

“还来?

林清也挑眉,似是没有想到,埋在土里的断手,竟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缠不少。

在归一道长动手之前,他已然拔出桃木剑,只身迎了上去。

“找死!

林清也的身影快如疾风,即便被那数十只断手包围,已然游刃有余。

只听“乓,乓,乓几声,手起刀落的功夫,一只又一只的断手,在他剑下被拍成了肉糜,落在地上颤栗地晃动了几下,便再无作祟的能耐了。

站在我边儿上的谢无畏,看着林清也这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羡慕得口水都快流成了一地。

“帅,太帅了!

“真不愧是我的师兄,剑法如龙,纵横捭阖!

“什么时候我也能把剑耍成这样就好了。谢无畏星星眼地感慨道。

我用余光白了谢无畏,心道一句你这一身蛮力没处使,耍什么剑啊,拿两把大砍刀更合适一点。

下一秒,谢无畏却忽然转过头问我“师姐,你好好的捏我屁股干嘛啊?

“我什么时候捏你屁股了?我一脸懵逼地转过头看他。

“还说没有?你明明还在掐着呢……我……谢无畏一脸委屈地转过身,却见一只白花花的断手,正死死地抓住他的屁股蛋子不放。

另一只断手,则正好飞到了他的面前,在他惊恐的抬起头时,直接一巴掌呼到了他的脸上……

“啪——

一个敞亮的耳光声响起,谢无畏被打了一巴掌不说,这只断手还像抱脸虫似的,狠狠地抓住他的脸颊不放,吓得谢无畏连忙后退几步,惊恐地嚎叫出声。

“啊啊啊啊啊——

“救命!

“救命啊,怎么缠上我来了,师父,师兄救我啊!

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断手给吓了一跳,赶忙后退几步,与谢无畏拉开了距离。

谢无畏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归一道长的注意,归一道长迅速打出一道法印。

“斗转星移,破!

归一道长将谢无畏脸上和屁股上的断手拍落,而后恨铁不成钢地对谢无畏骂出一句。

“平日里要你多多精练道法,你成天干点有的没的,就是不肯下苦功夫,如今关键时刻法咒都打不出来,只会大喊救命!

“若是我和你师兄都不在身边,下次谁能救得了你?

谢无畏获救后,赶忙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脸谄媚地看向我,说“不是还有师姐吗?下次让师姐救我就好了。

“……

我能救你个屁!

“不对!谢无畏的脸色忽然一变,暗道不好地说“我和师兄刚刚挖出来的都是左手,师兄这会儿降的也是左手,可是刚刚捏我屁股和打我脸的,怎么好像是……右手……?

“右手?归一道长也很是一愣,就在他抬起头时,旁边的几处田野里,忽然响起“砰,砰,砰三声惊天巨响!

泥土被炸开的瞬间,数十只大小不一,白花花的断手断脚,从泥地里面飞了出来。

左右脚加右手一出现,也算是将人的四肢都给整齐活了。

我头回见到这么恐怖的一幕,惊得躲到了大家的身后,苍白着脸问“这得五马分尸多少人,才能凑出这么多四肢啊……

“村里人应该都被杀绝了。归一道长淡淡道。

我的头皮瞬间僵住,根本不敢细想,昨夜还对我喊打喊杀村民们,如今竟然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也不知道我爸妈和弟弟,究竟是也死在了这里,还是已经逃出生天?

这么狠毒,又不当人的手法,到底会是谁干的?

是离云道长?

还是白蛇?

总不可能是另有其人吧?

“真有意思,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直接将这偌大的村子封闭起来,当成了天然的养猪场。

“只可惜,这里面养的猪,是被肢解了的四肢,躯干和脑袋。

“是准备分开养了之后,再缝在一起,变成刀枪不入的痋尸,还是有更大的阴谋?林清也一边说着,一边提着那刚刚处理完数十只左手,还站着碎肉的桃木剑,不紧不慢地朝着我们走来。

他望着半空中那密密麻麻,还没行动的断手断脚,眉间轻轻一挑,忽然对着空气,嚣张地又道一句“可惜了,左手全都被我斩了,你的痋尸拼不齐了。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林清也嚣张的话语刚落,地上竟在这时,忽然出现了一行水字“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林清也将手中的桃木剑凌空一指,继而冷冽地回道“自然是——搅乱你布局之人!

“我给你一个机会,交出落凤村里,那个戊寅年,癸申月,己巳日,癸亥日出生的女人,我可以当作你今日屠害良民一事没有看见,否则——

“我杀光你这些还没成气候的痋尸,让你再也聚不齐这尸阵!

我忽然被林清也再次点名,吓得浑身发抖,赶忙将脑袋低下,生怕在村中养痋尸的那个人是我的熟人,还将我给认了出来。

岂料,下一秒,地上竟然再次出现一行水字“什么女人?村里人都死绝了,尸体你自己去找吧!

林清也的剑锋一鸣,显然是起了杀念。

那些断手断脚们,似乎也是感知到了这一切,如疯了一般,朝着林清也扑了过来。

这些断手断脚的数量实在太多,林清也只身一人,对付的有些吃力。

归一道长将手中的拂尘一甩,正要过去帮他,远方的田里,竟又在此响起两声巨大的爆破音。

“砰,砰——砰,砰——

归一道长赶忙朝着前方看去,也不知到底看出了什么,手中迅速拈指起卦,对着林清也喊出一句“不好!

“这些痋尸,虽然未成气候,但这里是他们的身死之地,怨气极深,养尸之人打算借此强行缝尸,与我们鱼死网破!

林清也的剑锋打出一道气浪,将不少断手断脚,全都碾碎,一脸无谓地嗤道“那就破呗!

“左手都没了,就算把脑袋和躯干放出来,也缝不出全尸了!

“谁说左手没了?地上却在这时,再次出现一行水字。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

先前被林清也碾碎的那些左手,竟在这时,再次奇迹般的合拢成型……

饶是前一刻还不屑一顾的林清也见了,都轻挑了下眉毛,高看了对方一眼,“居然还会移形换影术,算你有些本事!

“我也懒得在你的地盘上逞一时之快了,那个纯阴命的女人,不是你能碰的东西,否则你就算藏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要你狗命!

林清也的话说到这,忽然脸色一变,小声地对着谢无畏道出一句。

“猪脑子,把她背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先离开这里!

谢无畏立刻将我背起,麻溜地跟在了林清也身后,逃的那叫一个迅速。

在村里养痋尸的人,估计也没想真的两败俱伤,瞧见我们要走,只是象征性地让他的小玩具们追了两下,便停止了追逐。

被谢无畏背在背上的我,见到他们愿意离开这里,可算是狠狠地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在离开的时候,好像有一道从暗处投来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我看……

惊得我冷不丁地打了个冷颤,谢无畏还傻乎乎地问我“师姐,你怎么了?这种时候也能尿急?

我这是哪门子尿急啊?

我苍白着脸,小声地对他回道“这种时候谁能尿的出来?我这纯粹是被吓的!

“……

林清也闻声,冷冰冰地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虽是一言不发,眼中却又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

直至我们彻底离村之后,一个浑身是伤,鼻青脸肿,还少了颗眼球,血流满面的男人,带着一脸的狠劲儿从暗处缓缓走了出来。

他收回投在我身上的目光,冷冷地朝着他的脚边看去,对着他脚边躺着的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咬牙切齿地道出一句“李蛋,本道真没想到,在这世上竟然还有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被他五花大绑,嘴里还塞了块破布,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归一道长的好徒弟,谢无畏要找的好师姐——三毛!

此时此刻的她,全然一副失了忆的模样,瞪着那双满是惊恐的眼眸,望着离云道长浑身颤抖,落下了满脸的泪花。

离云道长将他那满身的怨气,全都发泄在了三毛的身上,他朝着女人狠狠地踹了一脚,而后“呸了一声,说道

“你瞪什么瞪?你还敢瞪本道?你是不是以为,那条白蛇还能出现将你救走?

“本道告诉你!那条白蛇本就身受重伤,就算他伤敌八百自损一千,挖了本道一只眼睛,他也要活不成了!

“哈哈哈哈哈——!

三毛显然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吓得拼了命的摇头,想要挣扎着爬离这里,却被离云道长的脏手一把摁在了怀中,还用那恶臭的舌头,往她脸上狠狠舔了一口。

“李蛋,你这人尽可夫的婊子,在本道面前装什么纯情?

“老子今天晚上就要办了你!

小说《双生蛇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双生蛇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