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都说校花同桌自闭,直到她跟我到大学

>

都说校花同桌自闭,直到她跟我到大学

陈晨 著

都市小说 都说校花同桌自闭,直到她跟我到大学 陈晨海棠

主角是陈晨海棠的都市小说《都说校花同桌自闭,直到她跟我到大学》,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陈晨”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重生恋爱+憨憨校花 赚钱 搞笑无系统】沈州重生在高考之后,没想到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姜舒月。前世他破产遭到背叛心死跳楼,这一世他要建立一个商业帝国,恋爱?让狗吃吧!“沈州,我想吃片藕。”“沈州,我吃不下了,你帮我吃了吧。”“沈州,阿姨把你的床单换成了我喜欢的粉色。”“姜舒月!原来你才是我成功路上最大的羁绊!”......

来源:qwwrkbd   主角: 陈晨海棠   更新: 2024-05-11 22: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陈晨海棠是都市小说《都说校花同桌自闭,直到她跟我到大学》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陈晨”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第二天一早沈州早早就起来了,头疼的一批昨晚父慈子孝了一下,老爹把自己喝趴了,还真是亲爹亲妈啊,还一个劲儿地劝说什么这是给他上的社会第一课他一个重生佬,早就被社会磨成了老油条,需要上什么课啊而且他重生两天都没见到系统,金手指什么的,都要郁闷死了他现在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先赚一个小目标有人说恋爱?呵,狗都不谈!想起伍清清他就来气,自己对她那么好,那...

第21章 说实话,装逼确实爽

陈晨在家嗦着冰棍疯狂码字“具体的不知道,好像二三十万吧,反正李记牛肉汤现在有沈州的股份。

丁杰“陈晨,沈州是你爹吗你这么替他吹,我们都是学生,你天天给他吹牛比,他给你什么好处了?

李帅在家突然呕吼一声,差点爽出狗叫声。

终于有位姐姐成了他的嘴替,把他一直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李帅“我觉得丁姐说的对。

陈晨“你怎么知道他是我义父?我用得着吹牛吗,我刚从李记辞职回家,快累死老子了,四天赚了400块,美滋滋。

刘莎莎“这个,我说一句,我今天跟妈妈去逛街,确实看到那家店里有堵墙堵着路,那广告牌和店内装修都是沈州来我家店里跟我妈谈的。

李健“陈晨说的没错,沈州确实是老板之一,其实有个消息一直瞒着大家,原先校门口的李记火烧就是我家开的,现更名为李记牛肉汤,欢迎大家来尝尝,提沈州的名打八折。

陈晨发了个呲牙表情“我就说吧,人家当事人都承认了。

此刻群内一片沉默,丁杰最是尴尬,就属她说的最狠,李帅也是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为什么总有人替一个永远不在场的人装逼!

到底是为什么!

他李公子到底差在哪里!难道他没邀请同学们去滨城百货逛吗?

可他们说什么,衣服太土,商场太老,他妈的他们不去啊!

说还不如逛银座吹着空调。

李帅想装逼也装不起来,就很郁闷。

回过头来想想,沈州能拿出20万来投资李健家的店,就很不简单,09年的工资普遍就是2000,2500左右。

他们这些穷学生,兜里能有个五十块都能横着走一周。

陈晨一直是沈州的死党,替他吹牛逼司空见惯了,高一就在班里吹沈州是他的财神爷什么的,没有沈州他能饿死在街头之类的话。

但李健和刘莎莎的佐证,无疑证明,陈晨没撒谎,而且这小子还在群里发了四张红票子的照片。

此时伍清清盯着手机屏幕却在发呆,应该说被惊住了,不知道说什么了。

遥想上月同学聚会,陈晨说沈州在买房,她还嘲讽来着。

加上上月底报志愿最后一天,她鬼使神差把志愿改成了济州大学。

等到第二天睡醒她才跟自己说,一切都是为了离家近点,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其他的。

现在得知沈州不仅买了房,还投资了生意,对她自降身段加他好友的消息也是不闻不问,她心里真的有点慌了。

沈州真的不喜欢我了吗?

伍清清脑袋很乱,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沈州,但看到沈州突然变得这么厉害,她有种脱离掌控的感觉。

以前沈州可是她屁股后面的跟屁虫,什么事都要跟她说,每天都要给她带早餐,就连他在家吃了什么都要跟她分享。

她眼前又突然浮现出姜舒月那不可战胜的高冷美少女模样,脑袋更乱了。

“不会的,他长得一般,家里又没钱,那种千金小姐怎么会看上他!

——

“沈州,你笑的很猥琐,而且你摸腿摸的越来越靠上了。

姜舒月小屁股不自然的往后撤了撤,她被沈州按摩按的心底痒痒的,而且她好像快尿裤子了…

沈州尴尬的把手抽回来,把手放到她的小脚丫上,继续翻看班级群的消息。

你要说他故意揩油,他不会承认的。

这一世,他只奉行一句话,恋爱狗都不谈。

沈州突然感觉手里一空,原来是姜舒月急匆匆的跑进了厕所。

他看到群里陈晨替他装逼,心里爽翻了,心说那四百块没白花啊,那可是他自己贴的钱!

沈州和陈晨一直去原先的李记吃饭,李大刚又不是不认识陈晨,一听他要去打暑假工。

坚决不同意,理由就是新店太高档,装不下那吨大佛,刚哥直接说愿意出资两百,免费请陈晨去大吃一顿,也不愿意让他去上班。

有人可能会问,既然帮了死党,那就帮到底之类的话。

其实陈晨是单亲家庭,他母亲去世后,他爸就一蹶不振了,整日酗酒打牌,陈晨就是吃着二叔陈彪家的饭长大的。

尤其是后世,沈州那天还在外应酬呢,得知陈晨心梗去世的消息时,人已经都火化了。

这也是他的心结之一,既然能重来一次,他一定要督促陈晨减肥,锻炼。

这就有了之前那一幕,叫声义父,减到150斤,给他买房。

想着想着,他QQ来了一条私信。

“义父,我想装个逼,赐我点力量吧。

“你老掺和他们那些聚会干什么,是不是想带李帅那些人去吃饭啊?

“义父知我心啊!我就是看不惯他们那副嘴脸,我给李健打电话,他让我滚,说只有他爹和你说话好使,你打个电话呗。

“该付的钱也得付,同学也不可能免单的,你可别吹牛逼吹过头。

他这边刚给李大刚打完电话,厕所门就开了。

姜舒月手里攥着一条大马猴白色蕾丝小三角,鬼鬼祟祟踢踏着拖鞋来到了阳台。

“等会,你不会是来那…算了,不问了,别晒阳台,挂我屋窗口,天气这么热,回来就干了。

“喔,都怪你,你是个坏蛋!

姜舒月气鼓鼓的样子可爱到爆。

沈州心想,她不会洗了没穿内裤吧?这样出门不太好吧?

他刚准备进屋瞧瞧,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过了五分钟左右,姜舒月穿着一件白色蝴蝶结短袖,下身是一件青色格子短裙,刚打大腿一半。

浑圆的玉腿上套着两条白丝,裙摆和白丝之间是白嫩的肌肤。

沈州都看傻了,心说她什么时候在我家放了自己的衣服?

而且这裙子他妈的也太短了,至少也要达到膝盖吧。

他这个心理还真不难理解,别人家媳妇穿,我可以看,但我媳妇不能穿给别人看!

“换条裙子,太短。

姜舒月眼睛里好像有小星星,很亮,就那么歪头看着沈州,“你不是喜欢摸腿吗?这样就方…

“打住!我没有,不可能!你没跟我妈说过我喜欢摸腿这件事吧?

沈州眼底可见的慌了。

姜舒月脸上带着笑意,“我又不傻。

“姑奶奶,你换条至少达到膝盖的裙子吧,别搞我啊,我是个18岁壮小伙啊!

“喔,我还是18岁美少女呢。

不一会,两人坐着大劳出门了。

沈州决定带小富婆去李记牛肉汤感受下那火热的场面,要不两人一直按摩按下去,要出事啊!

姜舒月听话的换了一件青色格子中裙,刚到膝盖那种。

这是沈州没想到的,竟然中短号她都买了!就离谱!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从哪弄的衣服?

“衣柜里。

“我是说为什么我衣柜里有你的衣服。

“放进去的。

“什么时候?

“你学车,出去,不在家那段时间,阿姨帮我收拾的,上次帮阿姨做饭,衣服脏了都没得换,只能穿你的。

“你还穿过我衣服?

“嗯。

魏女士害我不浅啊!

小说《都说校花同桌自闭,直到她跟我到大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都说校花同桌自闭,直到她跟我到大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