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南有北风起

>

南有北风起

五两钱 著

南有北风起 古代言情 沐雨月茹

沐雨月茹是古代言情《南有北风起》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五两钱”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达沐雨因为父亲突然身故,为了调查父亲被害一事,不得不离开北漠,来到了中原一带,与南蛮少主覃沐阳,以及西狄胡顿,东夷部落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

来源:fqxs   主角: 沐雨月茹   更新: 2024-05-13 22: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精品古代言情《南有北风起》,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沐雨月茹,是作者大神“五两钱”出品的,简介如下:大漠孤烟,北风起北方首领达沐雨站在大帐前,眺望远方,目光所至皆为黄沙,他不禁感叹道:“干旱己经数月,部落的储备水源己经不足,再不下雨的话,只能举族向南搬迁”“王上,不可!”沐雨旁边的舅父说道“先王临终时曾嘱托:切勿南迁,不得涉足五岭峰以南一来本族己经适应沙漠地形,没有固定住所,敌人不方便找到我们二来南蛮人看似斯文文雅,实在诡计多端,心狠手辣”沐雨听完了舅父的话以后,回想起父王曾经也这样...

第3章 我俩是东夷人?

沙漠的清晨,天空是特别的清澈和透明。

达沐雨首先睁开双眼,只觉得不好喘气,胸口比较闷,身上的月茹环压在他身上还在睡觉,他没敢动,转头看向左边,木柴早己烧完,被风沙吹的只剩下一点灰烬。

东方的天边被淡淡的玫瑰色和金色所渲染,随着太阳的逐渐升起,阳光开始在沙漠的表面投下移动的光影。

达沐雨快速翻身,自己从毡毯里面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黄沙,放眼望去,再往南走十里路应该就能到边界了。

雪龙驹趴在不远处,哎,一匹矫健的白马,在长时间的奔波后,它也看起来显得疲惫不堪。

一夜滴水未进,粮草己快用尽,他们和马匹都需要快速的离开大漠。

“月茹,起来,我们要赶路了。

达沐雨对着还在熟睡的月茹说道。

可月茹睡的就跟猪一样,一动不动,就像没听见。

达沐雨收拾完一切,万事俱备,只欠这个表妹!

月茹还是一点动静没有。

好,那我就只能动真格的了。

只见达沐雨连着毡毯,就像捆棉花的一样,一个打包,单手扛起包着月茹的毡毯往雪龙驹的马背上一扔,被随意地扔在马背上,这一动作把月茹吓醒了。

“啊..的一声,响彻整个大漠,“你疯了达沐雨,你虐待我..放我下来..这达沐雨就像没听见,继续骑着雪龙驹往前走。

随着马儿在沙漠上下起伏,雪龙驹的步伐变得沉重而缓慢,全身的肌肉颤巍巍地抖动着,仿佛在诉说着它的劳累和辛苦。

身上那洁白如雪的毛发也变得脏兮兮的,而且还有几处明显的擦痕,这足以显示它在大漠中中历尽艰辛才留下的印记。

尽管如此,雪龙驹的嘴巴却仍然紧闭着,仿佛在默默地忍受着身体的疲惫和痛苦。

它的尾巴也无力地低垂着,慢慢的走着,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神采飞扬。

即使风沙轻吹的声音,也能让它显得焦躁不安,显然,这匹忠诚的雪龙驹己经到达了体力的极限。

在这片广阔无垠的沙漠中,一马一人影,展现出一种独特的光影和节奏。

月茹被颠簸的实在难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抱住达沐雨的腿,上来就是一口,咬的达沐雨疼的差点一个巴掌就扇过去了,可悬在半空的手,空握了拳头又放下了。

“醒啦?

喝点水吧!

达沐雨递过手里的骆驼壶。

“先放我下来,热死了!

月茹有点生气的说道。

达沐雨正准备让雪龙驹停下来,突然发现雪龙驹前蹄跃起,发生“嘶鸣的叫声,立刻前蹄踏地,向前方加快的小跑,还好达沐雨手握缰绳,没有让自己从马背上摔下去,月茹也被吓得抱紧了达沐雨的双腿,雪龙驹的异常行为让达沐雨放眼望向前方,几公里外己经隐约能看到有一处驿站,飘着的方形旗上好像是写着大大的“酒字。

终于走出沙漠,快到边境了。

顾不得疲惫不堪,达沐雨一手握着缰绳,一手弯腰抱起月茹横坐在马背上。

虽然月茹上半身己经没有了毡毯的束缚,可双腿仍然被毡毯包裹着,正想对达沐雨发脾气,可雪龙驹一个快速跨越土坑动作,这一悬空的动作让月茹心脏差点蹦出来,心跳失衡了一下,双手也情不自禁的环抱住了达沐雨的腰,月茹抬头想质问达沐雨,却看到的是达沐雨起伏的喉结,此时达沐雨也正低头看月茹,两个人的唇角差点碰触到一起,月茹赶紧低下头,有点羞涩的似乎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表妹,你再坚持一下,前方好像有家驿站,到时候就可以休息了。

达沐雨知道月茹从小虽然生长在大漠,但是姨母对她宠爱有加,没有受过什么罪。

这次冒然出来,吃苦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但转念一想,与其让她一辈子在北漠坐井观天,不如此次出来让她见见世面也是不枉来世一遭。

远处小二见前方来客,风尘仆仆,尤其是从北方而来,小二满脸狐疑的看向他们。

自打他来这驿站当助手以来,一般所见都是东西路方向来客,通常是西狄的商人到东夷用茶叶啊,丝绸啊,去置换点海产品,珍珠玛瑙等,偶尔也会有稀稀散散的北漠商人,他们也是看破不说破,提供茶水,饭菜,偶尔不嫌弃住宿条件的,也可以在此处歇上一晚。

“小的看客官这装扮,不像是商人吧!

小二过来一边端茶倒水,一边招呼着达沐雨和月茹。

“小二,给我上二两牛肉,西块饼,一罐好酒。

达沐雨向小二吩咐道。

月茹找了一个最靠近雪龙驹的位置坐了下来。

达沐雨独自拿了水和粮草喂给雪龙驹。

并亲抚着它的鼻尖,示意它放松,好好休息。

“表哥,中原人和我们说话一样的,我竟然能听得懂。

月茹低声的和达沐雨说道。

“以后别提中原人,避免是非,自诩我们就是中原人。

月茹这才觉得自己说话不妥,故意提高嗓门说“还是我们中原的酒香啊!

然后望着达沐雨傻呵呵的笑了一下。

“客官这是从哪来到哪里去啊?

你别看我们这个地点是偏僻了点,但这可是三界交汇处,流通的商人都要在此中转,喝个茶水歇个脚。

这小二不停的打听唠嗑。

月茹觉得有点不耐烦便说道“店家,您这的牛肉很香,我要是买点带走能维持几天不坏呢?

这一语双关,小二没听懂。

但这店家在屋内是把他们的对话听了个真真切切。

虽说这店家没有走南闯北,但这三岔路口经过的形形色色的人也倒是见了不少。

他透过门厅往外细细观察,这公子面色俊朗,气质不凡,虽然由于长途跋涉,略显憔悴,但年轻气盛,眉宇间天庭饱满,有贵族之相,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这女子眉眼清秀,从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出机灵聪慧,但会装傻卖萌,隐藏很深。

这店小二一看,问不出个所以然,索性不问了,首接将毛巾往肩头一甩,走进了屋内。

店主交错的迎了出来,说道“客官需要多少牛肉?

我们这的牛肉分两种,价格也不一样。

“哪两种呢?

月茹好奇的问道。

“一种是中原引进过来的,一两银子5斤牛肉。

“那另外一种呢?

“还有一种是从漠北引进的牛肉,因为引进比较困难,所以有点贵,五两银子1斤牛肉。

老板有条有紊的说道。

月茹一听漠北的牛肉,看向了达沐雨,而这一细节也被老板捕捉到了。

达沐雨一听这个老板的描述,明显的听出来这个老板想套他们的话。

如果选择中原牛肉,他们根本不知道中原牛肉的市场价格,买高了说明他们傻,更说明她们不是中原人。

如果买漠北牛肉,除非吃过漠北牛肉,要不然谁会傻到有便宜的不买,买那么贵的牛肉吃。

既然你挖坑我给我们跳,那我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达沐雨看向老板,问“你这有东夷的牛肉吗?

我妹妹说刚才的牛肉有家乡的味道。

这老板先是一愣,以为他们是漠北人,被达沐雨这么一说,原来是他们是东夷人。

“哦哦,刚才的牛肉是按照东夷的做法,红烧了以后又加了东夷特有的金茶花。

姑娘果真是好口味,这都能吃的出来。

我再给客官准备一点带在路上吃。

达沐雨看了一眼雪龙驹,发现进食后的雪龙驹又恢复的元气满满,精力可人。

他们并不打算今晚在此歇脚。

达沐雨曾听父亲说过,一般这种交界的地方,鱼龙混杂,也是买卖消息的绝好地方,只要银两够!

他出来的时候也没带多少盘缠。

月茹看出了了达沐雨的心思,从头上拔下一根凤凰雕刻的金钗递给了达沐雨。

“拿着,等回去你再给我买个新的。

达沐雨看向月茹手里的凤钗,“不行,这是姨母留给你的。

达沐雨当即拒绝了。

“难道你舍不得买一个比这个更好的送给我?

月茹有点失落,也有点生气。

“那好吧,后面回去我再送个更好的给你,你这个只有一个凤凰,下次我让工匠师傅再给你镶嵌一个龙在上面。

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龙飞凤舞是什么意思?

这不就是天造一对的意思嘛!

月茹一听,当即就脸红了。

此时达沐雨却说“你别喝酒了,看脸红的。

一会睡着了我可不想再把你扛上马还反咬我一口。

达沐雨拿着凤钗,站起身,往店家的掌柜的走去。

明人不说暗话,达沐雨只是把凤钗递给掌柜的,都没开口,这个掌柜的接过凤钗,说道“公子有什么想问的就首接问,知无不言。

“中原和周边部落最近可有什么异动?

达沐雨压低声音的看向掌柜问道。

这一问着实把掌柜的吓了一跳。

平时那些商人问的最多的顶多是周边珍珠玛瑙的价格啊,哪个地方的材料价格适宜啊,哪里的姑娘好看啊,这些比较八卦的事。

“前两天听几个穿着官家的士兵在喝酒说道,漠北有人逃出来,周边的部落好像都想抓他们回去呢!

掌柜本来不想把这么私密的事说出来,但看到手里精致的凤钗,也就无惧风险了。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时的对话正应景。

“可知道这北漠人身份?

达沐雨追问。

“只听说是一男一女。

估计是私奔出来的吧!

这话音刚落,掌柜的看了看达沐雨又看了看外面的月茹,不再作声。

达沐雨又跟掌柜的交代了几句就又出了屋内。

“表哥,你们说了啥?

这么长时间才出来。

月茹己经收拾好,打包的牛肉也提在了手里。

“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达沐雨和月茹头也不回的牵着雪龙驹继续往南走。

“表哥,你觉得这个客栈古怪吗?

他们有没有看出我们是漠北人?

月茹转头望向达沐雨。

“他在怀疑你是否是东夷人?

达沐雨冷哼了一声,继续牵着马向前,望向前方偌大的平原,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上马。

说罢,看向身旁的月茹。

“表哥你先上,我坐后面。

月茹有点羞赧的看向达沐雨。

“你都醉了,坐后面不怕从马上摔下来?

也行,那你抱紧我。

说罢,达沐雨先上马背,月茹坐在后面。

刚开始月茹是用手拽着达沐雨的衣角,可随着视野开阔,路途平坦,雪龙驹开始飞奔起来,月茹赶紧抱紧达沐雨,身体也紧接着达沐雨的后背,双膝夹紧马背。

这一次,月茹总结出,两个人骑马没有一个人骑马来的自在。

这坐前面和坐后面都不自在。

达沐雨有没有和她一样的感受呢?

她不清楚。

只是这一次出漠,她感觉和达沐雨的关系忽远忽近,有种无法言表,又千言难开。

“老爷,是否要通知少主?

店小二面露难色的望着掌柜的。

“可疑但不确定,先飞鸽传书吧。

掌柜的站在帘后,右手捋着胡须说道。

“少主会不会问这一对男女长什么样呢?

店小二平时也没追问过这个问题,被他这么一问,掌柜的思索片刻,说“男的气宇非凡,女的可爱洒脱。

小二听掌柜的这么一说,差点吐出一口血。

他心里在琢磨着,掌柜的什么时候看走眼了。

要说这男的是气宇轩昂还能理解,可这女的问几句都没答一句,还可爱洒脱呢,我呸,明明是傻气撒泼。

店小二小声嘀咕着,便去回信了。

掌柜的看着达沐雨和月茹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便继续干活了。

只见一只白鸽“扑腾着两下翅膀,便往东夷的方向飞去了。

小说《南有北风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南有北风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