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窃雪

>

窃雪

一十八北纬 著

现代言情 窃雪 郑观雪念卿

很多网友对小说《窃雪》非常感兴趣,作者“一十八北纬”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郑观雪念卿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腹黑偏执冷漠大佬X清冷聪慧甜美女孩]他们可以浓情蜜意,情真意切,如胶似漆。闹分手那天,他们却吵的天崩地裂。她的同学说,她去当别人的金丝雀了他的朋友说,他只是跟她玩玩;就连她的爸爸都催促她赶紧断了这段不知羞的关系...之后,删了他微信,拉黑他电话,一切的联系方式都关进了小黑屋,他的爱被她踢进马里亚纳海沟。那一晚,她又被拽到了那个地方,被狠狠地折腾,玉霄落白雪,观雪不念卿。之后,她消失在郑观雪的世界中,两年的出现,竟然是在自己好朋友的婚礼上,她的身边站了一位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男士,亲近的附在他耳边说话,他的双手紧紧的攥着,嘴角微扬,异常的兴奋,那个暗无天日地方又要重见阳光了。...

来源:fqxs   主角: 郑观雪念卿   更新: 2024-05-13 22: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窃雪》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郑观雪念卿,《窃雪》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郑观雪听着古老的滴答滴答的声音,幽暗的眼神里带着一股女孩看不清的情绪在里面。两年时间不长,也就七百多天而己,郑观雪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是燥热的,他知道女孩真的回来了。女孩窝在男人的颈部,鼻息间都是他的味道,胸部紧贴着男人,不由自主的来回的摩擦着,抽噎声似乎成为了配乐,清淡的透露着浓情。男人揽着女孩的...

第4章 重逢后的呼唤

致使彼此拥抱的时间显得漫长而短暂。

女孩望着床顶出神,伸出斑驳的胳膊摘了一朵绣球花放在了郑观雪的鼻子上,男人俊美坚毅的侧颜,室内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显得有些阴沉。

男人睁开眼睛看了眼女孩,将鼻上的花朵,拿了下来,放在了床头,坐了起来,将旁边的毛毛毯拉过来照在了女孩的身上。

“我去洗个澡。

郑观雪起床将落在地上的浴巾拿了起来,围在了下身,朝着浴室走去。

女孩趴在床上,侧着粉嘟嘟的脸蛋看着男人的背影,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先生,我也要洗澡。

郑观雪停住了脚步,顿了一下,才转头眯着眼睛盯着女孩,很严肃的陈述,不应该是确认,“你这两年的坏习惯变得不少。

女孩盯着郑观雪突然变化的眼神,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不是太明白他讲的话,微微的皱着眉头,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男人的骤然突变的眼神,好似没有明白什么。

男人盯着女孩的茫然的样子,眼神幽暗,随后放松了肌肉,她可能没有理解,也可能意识到问题的所在。

“以前我们相爱之后,你没有乞求过我,要跟我一起洗澡。

“啊!

女孩的脸蛋骤然红了,“你一定要说的这么赤裸吗?

“你不喜欢吗?

郑观雪的垂眸看着女孩。

“嗯…有点害羞。

女孩看了眼郑观雪,伸出毛毯的修长的食指扣了扣床框,小声的说。

“言归正传,先回答刚刚的问题。

郑观雪语气甚至严肃。

女孩抬眼看着男人的神情,不禁的想到了以前,两人洗完澡之后这个男人总是会问一些关于他学习上或是学校里的事情,高兴的时候跟郑观雪娓娓道来,不高兴的时候,就闭上嘴巴,不说话,即便是是偶尔的倔强,男人也会让她开口说话,方法总是比困难多。

“…就是难受了!

女孩一脸的怨念的看着不远处的男人,伸手拉了拉毛毯,将自己的脑袋给盖住了。

郑观雪看着毛毯下在蠕动的身形,眉头紧锁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眉间舒展了很多,这几年他知道女孩做过不是很好,甚至说是很清苦,与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是天壤之别。

转念想到再次见面女孩竟然会接受另外一个男人的靠近,平静的面颊上,抵挡不住了内心的波澜壮阔,站在旁边的李锦之端着酒杯看着郑观雪的脸色,深刻知道女孩又要遭罪了。

当然郑观雪的幸福时刻也要即将来临。

郑观雪面色从容的走到了女孩的面前,将笼罩在女孩身上的毛毯撕了下来,弯腰把女孩抱了起来,快速的走进了浴室。

男人和女人的身体,在走动的过程中晃动着,女孩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脖颈埋在了他的肩膀上,灵动的身体,让女孩不由自由的缩了一下,胸前的麻酥感使得女孩不由的发出黏腻的声音,随后就得到男人的狠狠的两巴掌拍在了臀部。

“不要乱动!

声音压抑,白皙的皮肤上顿时出现了红色印记。

“你揍我!

我的都被你走疼了女孩抽噎着鼻子,控诉说。

“谁叫你不老实。

“你都很久没有这么抱我了!

说完,手还不老实的在郑观雪的手背,轻轻的滑来滑去。

引得男人的头上又多了几根黑线,这个女孩还是像以前默认,有过之而无不及。

“念卿!

男人的额头的青筋暴起,他真的很想将女孩在抱回去蹂躏一圈,奈何这样一定会把女孩吓跑了。

因为之前就出现这样的事情。

“干嘛呀,你这样大声叫我的名字,都吓到我了。

女孩一点都不听劝,还是继续撩拨着男人。

时隔两年,第一次听见郑观雪叫自己的名字,在这两年中,很多人叫过她的名字,可是都没有这个人男人动听。

生气时叫她,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高兴时,会带点儿化音,很好听的声音;平时生活中,就喜欢叫她卿卿,私下里,他呼叫的卿卿两个字更加的动人。

仅仅的几步路,郑观雪感觉异常艰难,这个女孩,两年里到底学了些什么,这么的磨人。

趴在郑观雪耳朵边的女孩,倾吐的呼吸声搞得男人的耳朵都是痒痒的。

抱着她的手又收紧了几分。

小说《窃雪》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