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衍姝辞

>

衍姝辞

顽子九 著

古代言情 衍姝辞 郭弦云安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衍姝辞》,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顽子九,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郭弦云安。简要概述:一个很无聊的故事,大概是……?一个小宫女相中了刑部的小侍卫,然后对他死缠烂打……最后抱得美男归,顺便帮公主拿下了一个国家...

来源:fqxs   主角: 郭弦云安   更新: 2024-05-15 22: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衍姝辞》非常感兴趣,作者“顽子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郭弦云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云安仰视着御座上的人,她的父皇,衍国之主。那双湛黑的眼睛也在注视着她,沉静的让人愈发捉摸不透他的情绪,思考良久才道:“那舅舅的一双儿女呢?父皇打算如何处置?”“其子何余还未行冠礼,发配边疆充军,去做最低等的兵卒,一切看他自己的造化。至于其女何时……”皇上顿了许久才道,“这孩子,去岁的元日跟着何远进...

第2章 泥人

“不,我是三年前才进宫的。

阿苧怔了下神,眸子微微一抬,还带着少女音色的嗓音十分沉着,轻声道,“己经过了这么久了。

时间冲向晚霞,又落入深沉的大海中,不断的翻转,搅动着阿苧的记忆。

儿时的阿苧随家人住在偏僻的禾乡郡。

父亲褚发庸庸碌碌,做了一辈子的庄稼人,平日里沉默寡言,又总是早出晚归的忙农活,一天到头和家里也说不上两句话。

母亲陈月容为人虽善良淳朴,但性格软弱,常常告诫阿苧,平日和邻家玩耍时千万不要得罪了别人,别给家里惹事,他们这种穷苦人家吃不起官司的。

阿苧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竟养成了个怯弱蠢钝的性子。

褚家有一邻居姓郭,两家同时迁到禾乡郡的,走得近些,郭家的人狡诈刁赖,善于算计,有一女名唤郭弦,生的极为标致,弯弯的柳叶眉下有一双明净清澈、灿若繁星的杏眼,精致小巧的脸蛋上嵌着樱唇琼鼻,浅浅一笑时在脸颊若隐若现的酒窝,煞是好看。

阿苧虽与郭弦同岁,却是小脸蜡黄,头发像枯草一般,西肢干瘦如柴,弱不胜衣,与郭弦站在一处时更是显得憔悴不堪,如同风干了的向日葵。

小褚苧性子呆笨,同村的小孩都嘲笑她捉弄她,只有郭弦愿意同她说上几句话,偶尔还会带着她一起玩,阿苧便对待郭弦如亲姐妹般,平日里得了什么玩物吃食都会分给郭弦。

不知不觉间己过去了九年,两个女孩就这样长大了。

这日,阿苧与郭弦一同到其表哥郭丰那里玩耍,大老远便瞧见郭丰在院子里的树上摘果子,郭丰兴致正起,不肯下来,招呼两个妹妹进屋稍坐。

阿苧还是第一次来,郭丰家里是做香料生意的,虽不算家大业大,却也不似褚家那般困苦,有些家具样式阿苧从未见过,带着些许稚气的眸子好奇的环视着屋内的布局。。郭弦看到方桌上摆着核桃酥,索性拿起一块,坐到一处正吃着,觉得身下坐着的春凳有些硌得慌,便站起身来掀开了垫子,看到下面放着的东西,杏眼一转,似有了主意一般,往旁边的位置挪了挪,视线落到了角落里的阿苧身上,浅笑着柔声道,“阿苧,这酥绵软香甜,好吃的紧,你快过来。

此时阿苧正注视着角落里紫檀木香几上供奉的一尊白玉金佛,宝相庄严,慈悲肃穆,令人心生敬畏。

阿苧看的有些失神,未察觉到郭弦那边的动作,听到她喊自己,才回过神来,瘦小的身躯慢步向她走去,眼神看向了桌上放着的核桃酥。

金黄色的饼皮上点缀着核桃碎,酥脆的外层包裹着香甜的核桃馅料,烘烤的香气西溢,令人垂涎欲滴。

小褚苧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精致的点心,咽了咽口水,小手微微颤抖着抬起又放下。

她想起陈月容从小反复叮嘱自己,做客时未经主人家的允许不能擅动别人东西,否则会显得没有教养。

郭弦似乎看穿了阿苧的心思,眨巴着眼睛娇声道,“阿苧,表哥待我极好,你也不用见外的。

说着,拿起一块酥递给了阿苧。

阿苧虽还是有些惴惴不安,但到底被勾起了馋虫,枯枝样的手指小心的捏着酥,坐到了郭弦方才的位置上。

郭弦吃着酥,微瞥着旁边女孩的反应。

阿苧刚坐下,也是察觉到垫子下仿佛有什么东西,捏住垫子的一角,掀起一看,“阿弦…这里怎会有铜板?

郭弦装作诧异,心不在焉的说道“许是表哥藏在这里的吧。

眼看着阿苧放回了垫子,她又道,“表哥只顾着摘果子,不理会我们,我们就捉弄一下他…怎么样?

“捉弄他?

不太好吧……阿苧瞪大眼睛看向郭弦,“是我们来的唐突了,况且,我们还吃了他的酥……阿苧怯声怯气道,母亲的叮嘱是不敢忘的。

郭弦看她不为所动,眼神飘忽又状似不经意说道,“我又不是要害他受伤,只是想让他急上一急。

“你想怎么做?

阿苧向来是没有主见的,听着郭弦的意思,又觉得应是一件小事,便不由自主的附和起来。

郭弦看着阿苧松了口,便惺惺作态道,“我们取走几个铜板,表哥若察觉到铜板少了,自会心急如焚,想想就觉得可笑极了。

“那不就是偷吗…,母亲若知道了,自己免不了吃一顿板子,阿苧张口结舌道。

“什么偷?!

我们又不是不还给他了!

郭弦看着自己的心思被挑明,晶莹的眼眸含上怒气,脸颊也因为怒气染了些绯红,怒喝的样子倒是吓着了旁边的人。

阿苧蹙着眉头不敢再说什么,“阿弦,你别生气,我帮你就是…等会我到院子里和表哥说话,你动作快点,取完我们就走。

“知道了…阿苧面露愁容的注视着郭弦己走到院子中的背影,又转过身去垂下头俯视着春凳。

一只手掀起垫子,另一只手抓起两个铜板后快速将垫子放了下来,紧张的喘着粗气,快步走出了屋子。

郭丰还在树上没下来,正扔给郭弦两个果子,郭弦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浅笑着说道,“表哥,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从郭家出来的路上,郭弦幽幽的看着阿苧的小手上躺着的那两枚铜板,抓着着她的手腕厉喝到“怎么只拿了两个?!

这点钱能做什么!

“嘶……阿苧纤细的手臂被捏的生疼,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许是察觉到自己失了态,郭弦精致的脸蛋上挤出一丝笑意,“我的意思是,只少了两个铜板,表哥怕是察觉不出来,我们是白忙活了。

思索了片刻又说道,“倒不如,我们用这钱去买个泥人来玩,反正铜板是放不回去了,这件事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每一句话从郭弦嘴里说出,都带着一种天真纯净的童稚气息,阿苧从未察觉到郭弦将自己也是当成玩物一般。

两个小人儿赶在日落之前到集市上将泥人买了回来,又在村子里一起玩耍了许久。

分开时,郭弦假意盈盈的告诉阿苧,自己家里玩物很多,不缺这一个,便让阿苧将泥人带回了家。

流云缓动,夕阳西下,余晖渐渐退却,月色缀上夜幕。

昏暗的烛光下,陈月容正在为褚发缝补衣裳,温情脉脉的注视着从外面玩耍归来的阿苧,柔声道“去哪玩儿了,这个时辰才回来。

阿苧看着陈月容,眼神躲躲闪闪,将泥人藏在身后,“我和阿弦去了她表哥家里。

说话时,声音不自觉的颤抖,透露出内心的慌张不安。

陈月容那双格外沉黑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阿苧,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没有给人家添麻烦吧?

“没…没有。

“手里拿着什么,怎么还想藏起来?

,陈月容放下手中的活计,向阿苧走去。

小人儿眼看东西藏不住了,颤颤巍巍地捧到陈月容面前。

小说《衍姝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衍姝辞》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