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惹腥

>

惹腥

青枝绿叶 著

惹腥 现代言情 秦肆周景辰

小说《惹腥》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青枝绿叶”,主要人物有秦肆周景辰,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结婚那天,我爸出了车祸,被十几辆跑车碾成了肉泥。其中一个凶手竟然就是我的新婚丈夫周景辰,就因为我爸无意中知道了他是gay,他娶我就是为了找块遮羞布,掩饰自己的性取向。我爸躺在血泊中求他救命,但他却说:“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他让那帮狐朋狗友逐一开着车,从我爸的身体上压过去。引擎轰鸣,骨肉成泥。我爸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死了,我妈疯了。我恨周景辰,我要报仇,让他,让所有的凶手都付出代价。洞房花烛夜,我脱下婚纱,去魅色做了小姐,把自己卖给周景辰的舅舅秦肆……...

来源:qwwrkbd   主角: 秦肆周景辰   更新: 2024-05-15 23: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秦肆周景辰的现代言情《惹腥》,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青枝绿叶”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一沓,我没看都觉得头大本以为嫁给周景辰,他会帮我,没曾想,我们家现在的困境都是他一手导致的我妈发起病来不是砸东西就是伤人,我前前后后已经赔了十几万了这次砸坏了一套设备医药费、住院费还有赔偿费,不知道秦肆给的钱够不够我麻木的道歉,承诺会照价赔偿我跟秦肆一夜放纵没合眼,脸色很差,大概医生见我可怜,有些同情,好心道:“你考没考虑过给你母亲换一家医院,北城有专门针对...

第15章

“是。我坦诚。
电话那端静默了一会儿。
一秒,三秒,五秒,对我来说漫长的像是一个世纪。
“好。秦肆的声原本就沉,这会儿更冷,“买的,果然不能惯着。周景辰,你行,我都不知道该说是你贱还是我犯贱。
秦肆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像是被抽光了力气,浑浑噩噩地离开了疗养院。
秦肆这步棋,走到了死局。
他不愿意帮忙插手我爸的案子,走到这一步只是早晚的事。
秦肆没给我宋沄的电话号码。
我只好打车去了宋家。
高门大户,古朴幽静的老宅,彰显着宋家的威严。
管家跟我说宋沄不在家,当然也不会随便把宋沄的号码给我。
我报了自己的名字,求他给宋沄打个电话。
管家起初不肯,我死皮赖脸,软磨硬泡,如果下跪有用,我跪下来求他都可以。
管家被我磨的没办法,这才给宋沄打电话。
宋沄没让我接听。
就在我要陷入绝望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立刻按了接听键“我和秦爷断了,支票我没动,我还给你,你别搞我妈,有什么你冲我来。
“别紧张,放松点。宋沄笑,“你看,这就是你和我的差距,你找我,求爷爷告奶奶,我动你,轻而易举。
“我知道。
我向现实低头,向金钱低头,向权贵低头。
人穷命贱,什么都不值钱。
有的人生在罗马,而我是牛马。
宋沄轻哂“我还以为你多有手段呢。
“宋小姐抬举我了,我就是个鸡,如果有手段就不用去魅色卖了。
对手太弱,宋沄大概觉得跟我这样的人说话都是自降格调,不愿再跟我啰嗦“只要你说到做到,我没理由动你妈,至于你爸的案子,我本来是想查的,但是牵扯面太广。你伺候了秦肆那么久,钱不用还了,还有,我给你指条路,我和秦肆订婚那天,沪市太子爷会来北城。
宋沄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收了宋沄的支票,也记下了宋沄说的话。
沪市在南方。
南程北秦。
这个程就是沪市太子爷,程西礼。
程家在圈子里的实力不亚于秦家。
秦肆不愿意插手车祸案,或许还是因为周景辰,毕竟那是他外甥,虽是旁系,却是血亲。
我高估了自己的性魅力。
我没打车,也没坐公交,沿着马路往回走。
一边走,一边想辙。
我是处都不一定能入了沪市太子爷的眼,更何况我已经不是处了。
还有,就算我能入了他的眼,秦肆能看着自己兄弟搞自己搞过的女人?
一堆问题,都很棘手。
不经意间,我看到了公交车车身上的巨幅广告。
伊莱美医疗整形医院。
走一步算一步,我准备明天先去医院补处女膜,有备无患,以备不时之需。
这会儿正是饭点,时不时经过饭店的门口能闻到饭菜的香味。
我又累又饿,转身进了就近的一个饭馆。
点了两个喜欢的菜,一碗饭,吃了没两口,胃里忽然一阵翻涌,我放下碗筷就跑出去扶着路边的树一阵呕。
我心里顿时浮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我去旁边的药店买验孕棒,店员问我买几根。
“一根。我转而改口,“两根吧。
晨尿验孕比较准,但我等不到第二天早晨了,在饭馆破旧的厕所里用了一根。
看着手里的验孕棒,我心里莫名紧张。
看着逐渐显现的两道杠,虽然其中一道颜色极浅,我的心也凉了半截,整个人如坠冰窖。
我犯了大忌。
我每次都吃药了,有时候秦肆灌的太多,我甚至会多吃一颗,没想到防不胜防,竟然还是出了意外。
我八成跟秦肆犯冲。
刚跟了他,秦家给他安排了婚事,如今断了,怀了孩子。
如果秦肆知道我怀孕了,会怎么想?
肯定会觉得我居心叵测,算计他,想母凭子贵。
我没忘记自己的初心,更没想过跟他纠缠一辈子。
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一秒都没有犹豫纠结,就两个字做掉。
神不知鬼不觉,偷偷摸摸,直接做掉。
打掉孩子,再去补膜。
第二天,我请假去了医院。
这是一家可以保障私密性的私立医院。
做好检查,我拿着单子等着做手术。
就在这时,电梯方向忽然传来一阵躁动。
我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看清楚来的人是周景辰后,我松了一口气。
周景辰一把扯过我手里的单子。
我脸色和声音都很平静“你跟踪我?
周景辰快速地翻了一遍单子。
血检阳性,B超早孕单胎。
所有的资料,白纸黑字,清清楚楚,都指向一个结果我怀孕了,奸夫的。 

小说《惹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惹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