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资讯›衍姝辞

衍姝辞

《衍姝辞》

顽子九

古代言情 衍姝辞 郭弦云安

最具潜力佳作《佛修弟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云溪文龙,也是实力作者“夏颜与夏添”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异世大陆,玄幻修真界。有女名云溪,穿越而来。向佛之心坚定,一心只为修得大道。无cp、无拉踩,只有girls help girls...

来源:fqxs   主角: 郭弦云安   时间:2024-05-15 22:25

《衍姝辞》小说介绍

很多网友对小说《衍姝辞》非常感兴趣,作者“顽子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郭弦云安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云安仰视着御座上的人,她的父皇,衍国之主。那双湛黑的眼睛也在注视着她,沉静的让人愈发捉摸不透他的情绪,思考良久才道:“那舅舅的一双儿女呢?父皇打算如何处置?”“其子何余还未行冠礼,发配边疆充军,去做最…

第1章 处置何家

“公主!

奴方才听到宫中传言,陛下己下旨午时处斩何尚书!

阿苧脚步急促的回到玉华宫,脸色苍白如纸,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妆奁前的女子有些疑惑,很快又镇定下来,沉吟道,“父皇不是己经答应了母妃,不会处死舅舅,只判了舅舅全家秋后流放吗,为何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听闻是昨日抄何尚书家时,在暗门内查到了一本账簿,上面竟记录了何尚书与塍国大臣暗中交易……““我去见父皇。

不等阿苧说完,公主己出了宫门,向承光殿去了。

“公主……阿苧望着公主的背影,叹了一声,面色突然有些愤怒。

公主向来看不上这个舅舅,何尚书打着何淑妃的名号与朝中大人们私相授受,公主也多次向淑妃提及此事,但淑妃对此半信半疑。

何尚书出事后,何淑妃听到消息在寝宫内己经晕厥了数次,眼下何尚书竟又与别国暗中往来。

阿苧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丝怒火,只觉得公主与何淑妃往后在宫里的日子怕是难过了,在心里祈求皇上处置了何尚书即可,不要迁怒于公主……“公主,奴随您一同去。

承光殿内高坐在御座上的男子深邃的眼睛犹如深不见底的寒潭,透着一股子冷冽的寒意,幽幽的注视着方才闯入殿内,眼下正跪在地上的人。

“云安,你是我衍国的公主,应该知道官员贪墨影响的是整个国家,男子声音肃然而冷冽,他的手指微微颤抖,气场压迫如山峰崩塌,凛然不可侵犯。

“你舅舅何远自从担任户部尚书以来,贪污的银两供能得起衍国子民五年的粮食,更别说那些不计其数的异国珍宝,怕不是早己与塍国暗中勾结,他们既然敢犯下如此大错,怎会不知一朝事发必将处以极刑。

“安儿,你自小随众皇子入集贤殿登学,也熟读律法,该明白法度之严明,百官都应畏服,此为皇权之威,朕是一定要处置何远的,不止他,涉事之人朕都会下令严查。

“你空了多去看看你母妃,她近来惶恐不安,以泪洗面,许是何远太令她失望。

云安仰视着御座上的人,她的父皇,衍国之主。

那双湛黑的眼睛也在注视着她,沉静的让人愈发捉摸不透他的情绪,思考良久才道“那舅舅的一双儿女呢?

父皇打算如何处置?

“其子何余还未行冠礼,发配边疆充军,去做最低等的兵卒,一切看他自己的造化。

至于其女何时……皇上顿了许久才道,“这孩子,去岁的元日跟着何远进宫,朕还见过她,也就比你小西五岁,如今应己及笄,入教坊司吧。

教坊司……那是个什么地方,虽隶属宫中的礼部,不必像寻常勾栏里的女子卖笑或是出卖自己的身体,但到底与贱籍有关联。

云安苦笑着喃喃道“舅舅,您犯下如此重罪,可曾想到会连累自己的儿女至此。

“儿臣告退。

云安垂着头行了万福礼,抬头时正对上了皇上的目光,眼神闪了闪,便退出了承光殿,向何淑妃所在的曲台宫去了。

阿苧跟在公主身后,望着天上的日头,许久才回过神来,有些怔愣的看着云安,“公主,己经过了午时了,何尚书怕是己经……云安心头一紧,但面上己恢复了往日的沉稳。

“母妃应是知道舅舅被处斩的消息了,他这个人,自己贪得无厌自食恶果也就罢了,丝毫不考虑事发之后,母妃和表弟妹的处境。

提到何时,她又叹气道,“表妹的年纪与你相仿,此前与我一同在集贤殿登学,虽比我小几岁,但她不仅学识渊博,还精通音律,是都城数一数二的才女,竟被父皇发落到那种地方。

云安回想起叩别皇上时的眼神,仿佛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身后的人,“阿苧,你去库房,将那如意长命锁取出来,拿着我的腰牌去找刑部的刘侍郎,就说是给他孙女的满月礼,记得,要不露声色地提起何尚书以及何余的事。

“奴都明白,那何小姐的事……是否一并料理?

云安思索后,说道,“我与礼部的官员并无交情,这件事恐怕还需母妃出面,她身边的秦若姑姑与礼部的陈郎中走得近些,应是能说得上话的。

说罢,又看向另一个宫婢,“青玉,你同阿苧一道去,将库房中的雕花枣木梳和青石鱼子纹砚取来,本宫在前方的疏月亭等着你二人。

“是。

月华宫“阿苧姐姐,你说公主为何对何尚书家的事如此上心?

她最看不惯何尚书的为人了,还肯为了他的儿女欠下两份人情。

青玉疑惑道。

阿苧找到那三方宝物后正登记造册,听到这话不禁皱起了眉头。

“何尚书虽罪大恶极,但淑妃娘娘向来重视这唯一的弟弟,且他的一双儿女实在无辜,何公子此去边塞,做的是最低等的兵卒。

眼下边塞虽是沉烽静柝,但地处荒凉,白草黄云,何公子自小过得是锦衣玉食的日子,哪里受得了这个苦。

说着,她将册子收好,又把宝物小心的装在匣子里,凝思片刻道“何小姐就更不必说了,听公主的意思,她本是瑶海之明珠,锦心绣口,才艺双全,哪想到一朝获罪,落入尘泥,身份不比你我好多少。

“都是十几岁的年纪,公主虽看着面冷,但最是心善,也是最了解皇上的,皇上虽厌恶极了何尚书,但他自己毕竟也做了父亲,到底不忍看着,与自己女儿年纪相仿的两个孩子沦落到那般境地,才动了恻隐之心吧。

待宝物妥善装好后,阿苧将装着雕花枣木梳的匣子交给青玉,又捧着另外两个匣子,“好了,仔细拿着宝物,我们走吧,别让公主等太久了。

说罢带着青玉一前一后出了玉华宫,往疏月亭走去。

“姐姐好像很了解公主的心思,是打小就进宫跟着伺候公主了吗。

青玉快步跟上阿苧,听着她说了这许多话,青玉比阿苧还小上几岁,也是刚入宫,虽不能完全理解阿苧说的意思,但看到她说的头头是道,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不,我是三年前才进宫伺候公主的。

小说《衍姝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