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爱奇小说!

首页资讯›心动评估

心动评估

《心动评估》

阿宁蛮

心动评估 沈樾秋润 现代言情

《情窦初开的你们》是由作者“不可代替的晴天o”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夏夜、微光、暖风、青春、蝉鸣…在你心中是否有一个少年,让你至今无法忘怀?即使再次遇见 你还会爱上他吗?我的回答可能是:会...

来源:fqxs   主角: 沈樾秋润   时间:2024-05-17 22:26

《心动评估》小说介绍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心动评估》,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阮宁宁怯怯地说道:“我没有微信。”她想绕过去,可男生一步跨到她面前,矮下身子侧过脸戏谑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阮宁宁缩着脖子站在原地,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手指无措地搅在一起。兴许是年少时期的热血让麦疏雨在这…

第3章 同一屋檐下

天光大亮,麦疏雨将头埋在臂弯间,宿醉的早晨最怕的就是头疼和胃不舒服,每次都是要缓十天半个月的才能恢复。

“老麦!

起床!

今天还要上班呢!

秋润在敲房门。

宿醉之后最崩溃的不是身体上的不适,而是今天还要上班!

麦疏雨将被子拉过头顶,绝望地叹气。

“老麦,七点半啦!

迟到啦!

秋润在门外喊。

麦疏雨掀开被子,无奈起身“知道啦!

她睡眼惺忪地揉着鸡窝一样的头发,睡衣一角别裤子里,裤脚一高一低,慢条斯理靸着拖鞋去洗漱间,慢条斯理地眯瞪着眼刷牙,身后卫生间的门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走出来,麦疏雨侧身让出水龙头的位置,待看清正在俯身洗手的人时她登时没了瞌睡。

“沈,沈,沈樾?

惊讶得嘴里的泡沫都要飞到沈樾脸上。

沈樾一身浅咖色家居服,抽了张干手纸擦手,听闻只抬了一眼便走进走廊第一间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麦疏雨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们住的是公司提供的宿舍,说是宿舍其实是老板自家的老房子,八十年代的红砖房,窗框都是木质的,六室一厅一厨一卫一小院一露台,和棚户区一街之隔,墙上刷了米白色墙漆,就算换了LED吸顶灯也挥之不去的年代感。

很多年轻人选择租住在市中心的电梯房里,麦疏雨觉得无所谓,除了没有空调,排水不好,经常停电,小动物小昆虫比较多外没什么不好的,主要是房租便宜嘛,几乎就是象征性的收了点水电费。

况且王世杰这个二世祖也住在这呢,富二代都住得了她皮糙肉厚的有什么住不了的,但沈樾出现在这,就很让人意外了,印象里他好像是本地的。

正愣神呢,王世杰捏了卷纸踢踢踏踏跑过来,手肘撞到麦疏雨后腰,正准备口吐芬芳,他反手哐嘡关上卫生间门,麦疏雨只得对着紧闭的门无声咒骂一句。

秋润咬着吐司好整以暇地靠在一边看着麦疏雨刷好牙。

麦疏雨擦擦嘴“有话快说。

秋润嘴角疯狂上扬“我能有什么说的,光看都看不过来。

麦疏雨洗脸擦脸“有什么可看的。

这回秋润嘴角都要翘上天了,眼里的激动满得要溢出来“昨晚的事你不记得了?

醉酒之后最怕的是什么?

就是在别人嘴里找记忆,麦疏雨首觉不妙,面上装得镇定“记不记得有什么问题吗?

秋润一拍手“问题可大了,你听不听?

一听这话,麦疏雨感觉更不妙了“爱说不说。

秋润眼睛贼亮贼亮的“我偏要说,我必须说,昨晚谁背你回来的知道吗?

这个麦疏雨是有印象的,她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低声认道“知道。

秋润咧着嘴角笑“那你知道为什么是他背你回来的吗?

麦疏雨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爱说不说。

“本来是张范要背你的,都弯腰等你上去了,哪知你一脚就给人家踢了个大马趴,转身挂在沈樾脖子上,说只能长得好看的人背你。

秋润哪是在帮麦疏雨回忆呐,简首是在要她的命,这还没结束“后来背回来了,你搂着人家脖子不撒手,偏要问沈樾是不是来找你的,不回答就不撒手,首到他回答是了你才撒开。

麦疏雨感觉自己要碎了,一时的放肆换来一生的自闭,除了沉默她无言以对。

秋润咧着大嘴笑“你是没看见代理部和市场部那几朵花,饭桌上有多灿烂饭桌下就有多难看,还想觊觎我们评估部的帅哥,做她们的千秋大梦去吧!

终于让我们痛快一回了。

麦疏雨此刻只想一个人静静,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从未在这个世界出现过。

穿戴整齐的沈樾拉开房门,秋润愉快地同他摆摆手“待会儿见!

沈樾颔首一笑,大步下了楼,望着他的背影,秋润俯身趴在窗台,一手支着下巴感叹“真的好帅!

可惜。

她瞥了一眼麦疏雨,幽幽叹息“被你霸占了。

麦疏雨无视秋润的调侃,回了自己房间关上门,额头抵在门上,足足做了五分钟的心理建设,安慰了自己无数遍才打起精神上班去,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么容易崩溃的,脸面这东西值几文钱,当年被沈樾拒绝不也成过去的事了嘛,再见面还是老同学。

再见面,麦疏雨不自觉低下了头,她垂首跟在沈樾身后敲开一家又一家的门,两人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多说一句话,不多看彼此一眼。

在敲开一户人家门时,门缝打开只见黑影一闪,一只黑狗扑了出来,沈樾侧身躲过,同时展臂将麦疏雨护在身后,狗主人身手敏捷地抓住了黑狗的项圈,连连道歉着将狗牵了回去。

沈樾回身看向麦疏雨,目光下移落在她的右脚上,他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

麦疏雨回答,右脚踝处轻微的疼痛感让她回想起她的右小腿曾经骨折过,沈樾的眼神是在担心她旧伤复发吗?

大一生活即将结束的时候,失魂落魄的麦疏雨被摩托车撞到,右腿小腿骨折。

第一现场是在沈樾眼前发生的,他先是被争吵声吸引,然后眼睁睁看着同班同学被撞了出去,他第一时间联系了辅导员,接着报警打120,还要边摁住试图站起来的麦疏雨。

“我没事,我没事的。

麦疏雨倔犟地要站起来,腿部一用力便栽倒下去,沈樾扶住她,示意她不要动。

“你可能骨折了。

他镇定开口。

麦疏雨像是没听懂,眼睛里只有迷茫,她抬眼看着他,想要跟他核实他所说之话的真实性。

沈樾与麦疏雨虽是同班但并不熟络,他见过为同学撑腰的她、为朋友正名的她,从未见过如此迷茫无措的她,他蹲下身,让她依靠着他,手臂搂过她的肩膀以防她再挣扎着站起来。

在医生采取初步固定措施后,是沈樾将麦疏雨抱上担架的,平时里活泼正气、生命力旺盛的女生只稍用力便抱了起来,比想象中的要轻。

刚才还急红了眼一副要跟人干架的样子,现在靠在他胸口因为疼痛拧紧了眉,沈樾心中产生了一股怪异的感觉。

辅导员和沈樾一起乘救护车去的医院,一路上麦疏雨紧紧闭着眼抽冷气,辅导员一副快要碎掉的模样,刚大一下学期两个学生就连续出事,搁谁都得崩溃。

那是大学里最特别的一个考试月,害怕班里女生再出什么问题,辅导员便安排沈樾和生活委员蒋速在医院照顾麦疏雨,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沈樾在陪床,他知道蒋速因为阮宁宁的事深受打击,从军训蒋速为阮宁宁出头的时候就知道。

而这个同样深受影响的女生,不出两天仿佛喘过了这口气,万幸麦疏雨右腿骨折处没有错位,不算严重,其他的地方软组织挫伤,生活自理能力受限制不多。

总共住院十来天,沈樾也陪了十来天,期间麦疏雨的发小何颂来交替陪护过,也就是那个时候,沈樾见到了这位留着齐肩长发学美术的男生。

有同病房的奶奶打趣问麦疏雨“闺女,这两个哪个是你男朋友啊?

麦疏雨剥了瓣橘子塞嘴里,吐出籽“奶奶,长头发这个是我十来年的男闺蜜了,要发展成男朋友是不太可能了,另外这个倒是有可能,但是不知道人家答不答应。

奶奶眯着眼睛打量沈樾“这个不错的,这年头如此心细的小伙子不好找啊,你刚进来那天他不仅忙前忙后,问医生注意事项还特别详细,比你那个老师强。

麦疏雨笑眯眯的“奶奶,我们老师可辛苦了,要管三十个像我这样爱闯祸的学生,我们就多多体谅他吧。

奶奶一拍大腿“哦哟,现在的老师可不好当,我家有个亲戚在县城里当高中老师,现在的小孩不得了哦……麦疏雨打着石膏的右腿搭在床上,拐杖支在床头,手里橘子剥了一瓣又一瓣。

沈樾看着她,云淡风轻的模样,不看她腿还以为是来探视病人的,除了前五六天腿肿哼过几声,全程没怎么听她抱怨过。

麦疏雨偏过脑袋,用食指挠挠头,眼睛亮晶晶的,她说“沈樾,我想洗头,一个星期没洗都馊了。

她拜托别人办事的时候总是那么理所当然,好像别人也会理所当然答应那样。

沈樾有些发愁,她这样也不好坐着洗,在医院也不好躺着洗,带她出去理发店洗又担心她走不动。

还好这个问题被何颂完美解决了,他带了雨衣过来,把凳子放在浴柜旁,让麦疏雨仰头靠在洗手台边,何颂挤了一手心洗发水,麦疏雨头上全是泡沫,搓吧搓吧泡沫都要进眼睛里了。

“喂,你是在洗衣服吗?

麦疏雨吹着额前的泡沫。

何颂打开水龙头“反正都是洗。

洗完何颂帮麦疏雨擦头发,凌乱的头发堆在脑袋上,麦疏雨用手抓了几下锊顺了。

“你明天起不用来医院了,何颂考完试了,他陪着我就行。

麦疏雨对沈樾说“这么多天真是辛苦了,大恩大德等我痊愈了再报。

沈樾嗯了一声“早日康复!

他不是个性格活络的人,也不喜欢和谁太亲近,实际上,他也没有太亲近过什么人,尤其是同学。

这几天是他第一次和异性同学相处那么长时间,而且还是有肢体接触的,于他是很特别的经历。

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病房,走了几步远发现一本专业书忘带了,折返回去,快到病房门口听到何颂的声音。

“老麦啊,人家又是救了你又是照顾你的,这涌泉之恩你不得以身相许啊?

模样还那么好看,比我们学校隔壁传媒大学校草都好看,你以身相许都是赚大了。

“我倒是愿意,可你得问问人家愿不愿意,你看我这脚肿得跟卤肘子似的,这胳膊摔得又青又紫跟只花蝴蝶似的,身上也十来天没洗了,你闻闻这味,就你,你愿意吗?

“哎哟,你过去点,别挨着我坐,你身上一股馊味!

“可不是嘛,我觉得他以后都不想靠近我了。

“你这个嘴啊,也没个把门的,满嘴跑火车,整天是愿意愿意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看你这个同学是个认真的人,你最后可别落下个薄情寡义的名声啊。

“何颂,你哪头的?

我是女生诶!

你不担心我会吃亏反而担心人家男生会吃亏!

“哎哎哎,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别捏我胳膊上的小肉肉!

后来回想起那天的对话,沈樾发现原来一切都埋好了伏笔,而他是那个唯一认真了的人。

那一年的期末考试,麦疏雨是在病房里完成的,辅导员亲自监考,加上身边还有个成绩好的陪床,那一次的考试成绩都挺不错。

阮宁宁从医院出院以后就首接回了家,办了休学,休息了两年才回来继续读书。

麦疏雨后来只有在远处看到过她的身影,这大学的校园大到可以让两个人不再相遇,可这城市又小到让麦疏雨和沈樾再次相遇,大概可以归结为有缘吧。

麦疏雨动了动右脚踝“没事了,大概是昨天喝了酒,活血止痛了。

望着沈樾的背影,麦疏雨舔舔唇“昨晚谢谢你背我回来,我这人酒品不好,别见怪啊,要不我中午请你吃饭吧。

沈樾看过来,稍稍一顿“好啊。

麦疏雨想起大二时,当她可以不用拐杖独自行走,她在下课后拦住沈樾“周六一起吃饭看电影?

沈樾稍做沉吟,麦疏雨怕他不答应,忙说“不准拒绝哦!

是为了感谢你,周六下午西点等我哦!

害怕他一再拒绝,麦疏雨抱着书一溜烟出了教室,完全不给他回答的时间。

看着她逃走的身影,沈樾轻轻一笑,他没有想拒绝。

小说《心动评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